這周勺子産粮了吗?
産了噢👌老是忘了改我大概要上天x
為什麼我改的簽名沒了(。
黃田推百合腦冷CP控x請多指教了
犯僕監站所有GB xGB那麼好吃真的不來一口嗎xxx

【Passpartout/本散】另一種結局

這對可以很甜也可以很虐xx總之寫了糖希望能拉點認入坑buni
大寫的OOC預警
想艾特但是又不記得戰友名字了…小床吧xx

要為了生計放棄夢想?
那個畫家,那單純是遊戲中一串數據的「人類」,因操縱它的玩家並無任何操作導致靜止,尖端沾滿鮮豔顏料的畫筆被握在垂下的左手中,右手端著的調色盤也於此刻靜止,仿佛被固定在空氣中而一動不動。
若不是街道上仍在胡亂走動的NPC,大部分人盡然會認為是遊戲程序崩潰,可這件事並沒有發生,至少此刻如此。
他——逍遙散人正面臨類似站在人生交叉口的一條選項。
汗水自額頭滑落,下巴被沾濕的小塊皮膚足以表現他的緊張。
最終他的選擇是什麼?

突發的事件使他不得不暫時先放下雙瞳清澈的畫家,投...

【犯僕/黃黑】是夜

總算考完了哈哈哈哈哈哈xxx雖然對成績沒什麼期待就是了x希望各位都能取得自己滿意的成績
仍然是一貫的OOC預警x
也希望同樣考完的你們能在看見這個沒什麼營養的作品時能感受到一點點的溫暖…!
以上,感謝您的點擊!

深夜,窗外橘黃的路燈在雨滴一陣陣的沖刷下短了路,只得用微弱且時而熄滅的燈光勉強籠罩自己負責的區域,等待修理工翌日早晨,發現它的異常然後架上梯子上去修好它。
暴雨帶來的影響不衹於此,大街變為川道,綠色的小魚與五顏六色的大魚在水中流淌,似乎在享受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時光。
作為窗戶中央核心的厚玻璃也被拍得啪啪作響,在這扇窗的另一邊,也就是屋內,黑色頭髮的主人正坐在靠窗的書桌前,筆帽頂頰,像在為什麼苦...

【自製/中文填詞】再見了,採花賊。

因為覺得這首歌太可愛了所以想在學校的比賽上唱xx但是老師說日文不太好所以就整了個一點也不好聽的填詞……x
(雖然比賽的詞兒還要改不過這個直接改的就先發了吧x)

一二三四

談了場 最糟戀愛
曖昧中 便分手了
說不定 這也正是種 偶然的小小幸福

最差勁 的人生 輕易地 便結束了
説不定 早一些落幕 也算是一種幸福吧

在夢中 的夢中 再掀開下場夢的序幕
海岸邊 幼小子貓的 甜蜜黏膩的終結

再見了呐
啪啪啪啪
將花兒們一把摘下
啪啪啪啪
用平扁的腳奔走在沙灘上眺望大海
輕快地踏出 輕快的一步

再見了呐
啪啪啪啪
將花兒一朵朵吞下
啪啪啪啪
除去所有衣裳一絲不掛地跳入海洋
清晰地發覺 心臟正跳動

「我啊是瞭解這點的喲?...

【犯僕/黃黑】龍與魔法師

架空世界注意,這兒大約是人類和各式各樣的生物共存的地方x
黑田→魔法師
黃田→龍
OOC注意
其實其他人的設定也出來了xxx如果不出意外大概下次是綠紫吧x
順便修女是白鳥獵人是赤井x雖然說出來也沒什麼用xx

「接下來我要說一個,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修女坐在教堂附近公園的長椅上,將五顏六色的糖果分給前來聽故事的孩子們。
「坐好了嗎?…那麼,就開始吧。」

下午,陽光正燦。
森林大片的樹蔭中藏了一頭擁有金黃鱗片的龍,牠躲在陰影下,享受酷暑中難得一絲清涼。
牠平日乘涼基本都待在附近的山洞,這次卻是突發奇想來到樹林,雖比不上那濕冷洞穴涼爽,但耳旁鳥語花香著實令人嚮往。
龍眯著眼,輕緩地呼吸著。
在河邊打水的孩子發現了...

【今監/茜白】夢

想想還是在發之前改了標題x
大概是…跟著TE走的一段後續?x
順便茜白真的很好吃啊不嘗嘗安利嗎xxx
ooc預警
希望看到它的你們不會感到嫌棄x

失足落下懸崖,投入冰冷海水的擁抱。
刺痛緩緩彌漫全身,舌尖綻放朵朵鹹澀。
掙扎著想要出逃時,朝你伸出手拯救你的神明是誰?

你醒來了。
自從合租屋事件結束後每夜持續的噩夢早已成為家常便飯,夢魘笑眯眯地勒住你脆弱的頸脖,盤算什麼時候收緊雙手扼殺生命。
無論是不知名的魁魅魍魎或是熟悉的夥伴,復仇、殉情、錢財,繽紛多彩的事件,數不勝數的意外,盡數於腦海逐個播放。
值得慶幸的是夢中並無痛感,這讓他從一開始的驚慌失措銳變為面不改色地看著被染上鮮紅的視窗,看身體被切開,看脫落的...

【今監/藤藍】飛蛾撲火

想念高產的自己xxxxx
大概是個到告白就卡住的玩意兒
因為前邊有一些是大概兩個月以前的所以估計有Bug
這對什麼時候才能多些同好呢……
慣例哦哦洗預警x
依舊感謝你們一直以來的喜歡!

膽小鬼,藤君是個膽小鬼。孩子純真稚嫩的聲音傳入耳蝸敲击耳膜,「藤」被他們圍在中間,笑容有些勉强。
「……真是不好的回憶啊,一點也不有趣。」
他想著,這麼逃出了夢境。

剛起來時頭總會很暈,他揉著腦袋打算再睡個回籠覺,卻又在打開手機確認時間後放棄,若不起來就得餓一早上肚子。
餓肚子通常來說是沒什麼人願意忍受的,或者説沒人願意有負面情緒。誰不希望事事順心呢,一天到晚生氣累的是自己。生活嘛,就是能開心就開心啊。
他皺皺眉,去廁所用冷...

【我家/清柑清】理想的戀人

大概是好幾個月前的坑xxx回顧童年的時候就覺得啊她兩怎麼那麼可愛那麼般配…x百合腦沒救了xxx
帶點川柚xx
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同好x
OOC預警x

「我想要一个能陪我聊天聊到天亮的戀人。」

两位少女坐在長椅上,其中一位紮着丸子頭,有一張与年龄相差甚遠的臉,她似乎是很期待地這麼回答着。

另一位少女看着身邊的她,很隨意地笑着説這明明是閨蜜吧。

两人吃着章魚燒,很普通地繼續談論自己对未来恋人的期盼。

後來她们很普通地毕业了,蜜柑在高中畢業後選擇直接去工作,以她的說法就是反正也不一定能考上什麼好大學啦,到时候被媽媽在耳邊唸經多討厭啊。小清則是順利的考上了大學,雖然不算名牌但也算個挺好的學校。即便兩...

【今監/柚茜】冬→春

別管奇異的標題了我真的起名廢xxxx
大概…是冬春換季的東西xxx
哦哦洗預警
……不知道說啥好了xx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喜歡!

「茜醬,喜歡我嗎?」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她的笑顏綻放於寒冬。

客廳被放上了被爐,以對抗冷空氣而做出的抉擇。
通常在這裡會看見三葉,電視正播放她喜愛的偶像組合相關節目,她邊剝下橘略帶清香的外皮,邊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節目看完了,一個橘子也吃完了。
藤也算是常客,要麼在興致勃勃地編寫文字,要麼筆抵著臉苦思冥想,看電視的次數倒是少。
藍川不常來,但一來就是一整天,大概是因為習慣了被爐的溫度,就難以忍受別處溫差甚大的冰冷空氣吧。
白田作為它的主人,卻是最少光顧的那位,也就偶爾突發奇想...

【今監/藤藍】夫夫相性一百問♪

好久不見x
其實寫相性一百問挺麻煩的buni
哦哦洗預警x還是不知道能說啥……x
眾人還一同住在公寓裡的設定x
一點點茜白/柚葉成分(只在一題(第十題)中出現混個場bushi)
希望你們看的開心x順便最後有附贈的幾題QA喔xxx

1、平时怎么称呼对方?

藤:藍川——!

藍:……藤。

2、初次见面时的第一印象是?

藤:居然會見到留長頭髮扎小辮的人,好厲害啊。

藍:笑聲很煩人。

藤:我覺得很普通啊?

藍:那是你覺得不是我覺得。

3、过往的回忆里最难忘的事情是?

藤:不記得了。

藍:根本就沒有這種事。

4、对他的长相身材看法如何?

藤:為什麼…藍川你會那麼高!會撞到天花板的吧?

藍...

【犯僕/黃黑】紀念日

最後一篇點梗啦xxx
話說艾特之類的……我還是不學了x小床不是更方便嘛x
「在交往的兩人 遲遲不出手的黃田和開始焦躁的黑田」這樣的x
哦哦洗預警x
感謝你們的喜歡…!

那之後我跟他便順理成章地開始交往了。
到今天正巧是三十天的一月紀念日,我帶著一套睡衣打算在他家留宿。

15:31
我到達的時間比預計要早,本來好像是約了四點吧?
因為想早些見面,步伐才快上了不止一點。
但我認為他在家,所以伸手敲敲門,朝裏喊了聲他的名字。
「……來了啊。」
他打開門,退後讓出足夠我通過的空隙。
「你果然會早到。」
「啊,黑田真瞭解我。」
「不瞭解才奇怪吧。」
談話間我將背囊放在沙發旁,稍微審視起這房間。
跟上次一樣,這裡的物品放置井井有條...

【犯僕/綠雪】彼女。

突然開了腦洞所以就肝了篇出來xxx
我會將就解析放在最後的x
白雪並沒有跟青樹交往前提衍生出的故事x
一貫的哦哦洗預警x
話說真的mao人吃百合嗎明明女孩子們怎麼搭都超可愛的……💦

早上好啊。
她笑著,臉龐卻不顯歡悅。

我們相識在骯髒的夜。
身前女人這麼說著,從蒸騰中能勉強看見她精緻的臉,淡薄淺妝在此刻變成扭曲面頰的元兇,紅色的胭脂,長翹的睫毛,不知是帶著美瞳還是天生如此的深灰虹膜,這些全都變得模糊不清。
那杯卡布奇諾在你來前便被放在那兒了,把手內側有少許污漬沒洗乾淨,你還沒猜出那到底是奶茶還是咖啡留下的痕跡,她白皙的手就搶先一步握住了它。
可她沒端起杯子,握了會兒就鬆開手,朝裡面加了幾塊方糖,用小勺攪...

【今監/柚藤】夏

也是點梗!通知還是選擇小床x
梗是「面紅」
其實一開始寫的不是這個不過卡文了…
哦哦洗+GB+梗不是特別明顯預警
希望你們會喜歡……呢x

今天突然就毫無預兆地下起大雨,悶熱空氣讓人煩躁不已,本是籌備好的夏日祭也衹能取消,令人不禁感嘆禍不單行喪事連連。
你以大字型躺在床上,身上穿著的是你上週末心血來潮買回來的浴衣。
衣上有著大片大片的矢車菊,配著與他挑染相似的紫,在被銷毀損壞前拼了命地綻放。
假花不會謝,你用手撫了撫粗糙的布料如此心想。
怎麼說也衹是突然想買的東西,他捏捏錢包瘦弱的身軀,轉身拐進特價賣場。
然後,一眼就看上了這矢車菊。
回家試穿後你才發現便宜沒好貨這事兒是真的,再怎麼抬舉它還是衹能用很糟糕來回應...

1 / 9
©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