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犯僕/黃黑】龍與魔法師

架空世界注意,這兒大約是人類和各式各樣的生物共存的地方x
黑田→魔法師
黃田→龍
OOC注意
其實其他人的設定也出來了xxx如果不出意外大概下次是綠紫吧x
順便修女是白鳥獵人是赤井x雖然說出來也沒什麼用xx

「接下來我要說一個,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修女坐在教堂附近公園的長椅上,將五顏六色的糖果分給前來聽故事的孩子們。
「坐好了嗎?…那麼,就開始吧。」

下午,陽光正燦。
森林大片的樹蔭中藏了一頭擁有金黃鱗片的龍,牠躲在陰影下,享受酷暑中難得一絲清涼。
牠平日乘涼基本都待在附近的山洞,這次卻是突發奇想來到樹林,雖比不上那濕冷洞穴涼爽,但耳旁鳥語花香著實令人嚮往。
龍眯著眼,輕緩地呼吸著。
在河邊打水的孩子發現了這頭龍,從大人們口中聽到的龍總是可怕的,會噴火、暴虐無道、掠奪人們的財寶、以虐殺為樂…可謂劣跡斑斑數不勝數。
那孩子用顫抖的手拎起木桶,小心翼翼生怕驚醒龍殺死他。
到達遠離森林的牧羊場他才將憋著的眼淚全數放出,邊哭邊踏上回村的路。
待他抽抽搭搭地說完經過,圍成人牆的村民們面面相覷,一時誰也沒打破死寂。
直到首領説「我們去請個魔法師趕走那頭龍吧。」人群才猛地喧嘩起來,一時類似殺了那頭龍與先找到龍的巢穴再拿走財寶諸如此類的發言四起,最終混合為吵雜的聲音,嚇跑了屋簷上站著的最後一隻麻雀。
透過村裡獵人的介紹,他們請來了位傳聞法力無邊魔力強大的法師,法師穿著純黑的袍,頭頂是漆黑的尖頂帽,腳下是墨黑的短靴,看起來像個充滿神秘感的流浪法師。
法師説:「等我幾天。」後便拿著自己的木頭法杖和小巧的背包與村人告別,隻身一人前往森林。
他在小溪旁紮營,卸下背囊內的雜物後拎著它走到附近的果樹下,利用魔法摘下幾個熟透的果實裝進包裡,這才正式開始尋找巨龍的旅程。
雖說是「旅程」,但實際上也不過是戲劇的一個過渡鏡頭罷。
龍仍然待在牠午睡的地方,除了雙眼睜開外再無不同。
牠寶石般的雙瞳望向闖入此處的魔法師,並未做出制止對方繼續前行的舉動。
「你是誰。」
龍低沉渾厚的嗓音傳進魔法師的耳裏,這聲線聽起來像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中年男子。
魔法師拿出自己的木頭魔杖,被過低的帽檐遮住的臉無法得知此刻表情,他靜靜地開了口。
「我是來帶你離開的。」
聽見這明顯準備攻擊的話句龍卻不慌不忙地抬起頭,眯起眼擺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緩緩展開他巨大的雙翼。
龍問:「去哪裡?」
法師答:「衹要是遠離人類的地方,無論哪裡都行。」
龍大致猜出了是什麼情況,他揶揄道:「我可不會去洗劫富人的保險箱,也不想抓走公主,更別說這附近祇有普通民家的村落罷。」
「那些村民拜託我讓你遠去。」
「我知道我知道,我會走的,不過……。」
「有什麼條件?」
牠的雙眼忽地流露出星星般閃爍的光芒。
「稍微有些寂寞啊,你能陪著我嗎?」

法師最終答應了,將自己的行李箱交給牠,自己乘在龍的頭頂,抓住牠的犄角以保證自己不會被甩出去。
牠飛得很緩,像是在顧及頭上那人的感受般,也沒飛得太高,僅僅是維持在離地數百米的高度繼續前行。
頭頂是仿佛觸手可及的藍天白雲,腳底是景色秀麗的街道,還有身下的龍鱗,近距離觀察衹能説它更奪人眼球,光滑且閃亮。像是冬日的陽光,或深夜的路燈,擁有不可思議的吸引力。
他們降落在荒涼無人之地,沒有故事書中描繪的城堡也沒有豪華的裝飾,祇有腳底踩著的沙土,即使那也不屬於他。
龍説:「來建造一座屋子吧,順便給你做一個書房。」
「嗯。」
「我就在附近的山洞裡,有什麼事直接來找我就行了。」
「…嗯。」
龍與魔法師在本該同自己毫無關聯的地方定居,安頓後他們幾乎以孤單時的軌跡繼續度日。法師看看書,念念咒,采采以往認為稀有的素材,偶爾調配幾瓶藥劑。
龍盤旋在空中,繞著法師木屋的上方,一圈又一圈,偶爾與路過的鷹一同飛去別處,過幾個小時飛夠了再回家;或是像法師來找他的那天一樣,躺在灌木叢邊眯著眼,曬太陽或午睡。
某日秋夜,龍趕回牠的洞穴避雨,從穴口往裡看,柴火不知被誰點燃,此刻火焰正熊熊燃燒。
牠踏進一步,這才看見坐在裡面的法師,正將雙手靠近熱源取暖。
「怎麼了,有什麼事?」
「祇不過是單純解不開疑惑很在意罷。」
「要問什麼就直接問吧。」
「為什麼選擇我一同前來而不是詢問同族?還是說你找不到?以及,為什麼拋棄那裡的優美環境來到荒野?」
「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理由。」
「那麼說到底還是有理由吧,能告訴我麽。」
「因為…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
「它比我見到的任何一顆寶石還要更加的,更加的具有吸引力。」
『你的龍鱗也是我所見過最美的珍貴品。』他並沒有說出這句子,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認為沒必要說出口,總之他沉默著笑了。
龍也做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實際上龍是不會笑的,但他卻意外的發現了不知是否存在的燦爛笑容。

「我們還有可能看見那頭龍嗎?」
孩子稚嫩的發問為故事畫上句號。
「不知道呢。」
修女不經意似的抬起頭,看著天空那一掠而過的金色載著少許黑色遠去。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