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推特太太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犯僕/黃黑】是夜

總算考完了哈哈哈哈哈哈xxx雖然對成績沒什麼期待就是了x希望各位都能取得自己滿意的成績
仍然是一貫的OOC預警x
也希望同樣考完的你們能在看見這個沒什麼營養的作品時能感受到一點點的溫暖…!
以上,感謝您的點擊!

深夜,窗外橘黃的路燈在雨滴一陣陣的沖刷下短了路,只得用微弱且時而熄滅的燈光勉強籠罩自己負責的區域,等待修理工翌日早晨,發現它的異常然後架上梯子上去修好它。
暴雨帶來的影響不衹於此,大街變為川道,綠色的小魚與五顏六色的大魚在水中流淌,似乎在享受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時光。
作為窗戶中央核心的厚玻璃也被拍得啪啪作響,在這扇窗的另一邊,也就是屋內,黑色頭髮的主人正坐在靠窗的書桌前,筆帽頂頰,像在為什麼苦思冥想。
他的戀人此時聊了敲門,興許是雨聲實在太大,大到足以遮蓋身後不遠處的邦邦聲所致,門外人也在得到數次沒人回應的結果後不請自來,怕吵醒說不定已經睡著了的戀人而輕手輕腳的打開門,那人卻是端坐在書桌前,發著呆似的注視窗外滂沱大雨。
他把拎著的馬克杯放在桌上,熱牛奶散發出的熱氣凝結在冰冷的光滑玻面上,留下自身曾存在過證明的同時,沒發覺他「非法入侵」的黑髮屋主也總算做出反應,看看大致塗滿純黑的陶瓷製品再轉身望向微笑的戀人。
怎麼了?他問。
也就是幫熬夜的你一個忙。戀人答,這時屋主才把杯子拿起來,啜了點對舌頭來說熱過頭的牛奶。
他似乎對這個回答挺滿意,便沒再提問,乾脆地將注意力全擺去牛奶上。
戀人盯著他小口小口喝牛奶的樣子,稍有些忍俊不禁。
怎麼?
沒什麼,就是覺得黑田你原來也有可愛的一面,有點吃驚。
……每個人都是多面化的,用不著多在意。
不,不是對誰都那麼在意的。
什麼意思?
正因為是黑田,所以才會在意這些小事。
是嗎,你總算稍微學會點説情話的技巧了。
他將剩下半杯牛奶的馬克杯遞給戀人。
喏,獎勵。
黑田自己喝就好啦,我等會再泡自己那份。
如果我說是我喝不下呢。
真是個小鳥胃啊黑田。
行了行了,喝吧。
清楚他不過是單純隨便找了個藉口跟哄小孩一樣哄他收下獎勵的戀人,還是接住杯子,把那人留給自己的分量一飲而盡。
嗯,甜甜的。
牛奶通常都是甜的吧。
還好沒再加糖。
我可不是甜黨,以後也別考慮加糖比較好。
好好,我知道了。
分明沒飲用充滿糖分的甜牛奶,黃髮入侵者望向屋主的眼神卻滿是水果軟糖般柔軟清甜的意味。若軟糖也擁有雙眼,他看起人來的眼神大致正是如此。
他眨眨眼,忽地站起身奪走屋主手中一直攥著的藍色原子筆。
那麼,安眠的牛奶也喝完了……休息吧。
屋主並未扭頭細看闹鐘時針指向的數字,他想以這根本不算熬夜的理由去反駁,當然,那抗議理所當然的無效。
他衹能裝作憤憤不平地脫掉腳上膠質拖鞋,側躺在早已冷卻的床墊中央,看對方幫自己攤開棉被鋪好,像那日撫平你心中恐懼似的掖好被角。
晚安,黑田。
…晚安。
做個主角是我和你的好夢吧。
入侵者拿著空溜溜的馬克杯,用空閒的左手關燈再輕輕關上門,待僅剩剛好的縫隙時擺擺手,以難得溫柔眯起的雙眼作為落幕。
屋主在突然安靜的睡房裏一動不動地躺著,嘴中仿佛仍然殘留牛奶微乎其微的甜。
還有戀人燦爛如冬日頭一抹陽光的溫暖笑容。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