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Passpartout/本散】另一種結局

這對可以很甜也可以很虐xx總之寫了糖希望能拉點認入坑buni
大寫的OOC預警
想艾特但是又不記得戰友名字了…小床吧xx

要為了生計放棄夢想?
那個畫家,那單純是遊戲中一串數據的「人類」,因操縱它的玩家並無任何操作導致靜止,尖端沾滿鮮豔顏料的畫筆被握在垂下的左手中,右手端著的調色盤也於此刻靜止,仿佛被固定在空氣中而一動不動。
若不是街道上仍在胡亂走動的NPC,大部分人盡然會認為是遊戲程序崩潰,可這件事並沒有發生,至少此刻如此。
他——逍遙散人正面臨類似站在人生交叉口的一條選項。
汗水自額頭滑落,下巴被沾濕的小塊皮膚足以表現他的緊張。
最終他的選擇是什麼?

突發的事件使他不得不暫時先放下雙瞳清澈的畫家,投入繁忙的工作中忙的焦頭爛額,東奔西走期望能早些解決。
但當他回到熟悉的那條街,那住著未來大畫家的車庫前時,卻再沒有任何畫作供他購買。
也沒有任何通知告訴他不必再給予這位畫家資助,在來前他早已將信箱郵箱甚至任何有可能的地方都翻了個遍,並未找到任何相關的字句,即使一筆一劃也毫無頭緒。
所以他假設是那人累了,或得了無傷大雅的小病,因而窩在家中休息一段時間。
今日等待他的祇有略帶寒冷的風,他衹站了幾分鐘,確認那人目前應是不會出門後扣上棕色風衣的四顆紐扣,微微低下頭嘗試遮住少許寒風。

畫家,或者說是逍遙散人操控的主角,於他做下決定後,戒掉了一直以來深愛的紅酒。
在殘酷的現實下,一切愛好興趣皆是可能因委曲求全消失的存在。
它扭開乾扁的黑色顏料蓋,奮力擠壓錫管將最後的內容物擠出,落在髒兮兮的調色盤一角,然後,便把被過分壓榨的錫製品丟進垃圾桶。
筆尖沾上初來乍到的墨黑,將純白的畫布一點點覆蓋。
這將是逍遙散人操控的畫家最終創作的落幕曲,孤寂的音符獨自在五線譜跳躍,旋轉舞蹈,卻怎麼也無法創造普通歌曲的氛圍。
既然是遊戲,那麼就放手一搏奔向夢想吧。
……雖然很帥氣地做出了抉擇,但現實可不是做什麼事都能如魚得水水到梁成的地域。
即使是遊戲中的現實,那也同樣是現實,同樣殘酷且不近人情。
畫家幾乎一無所有,僅剩的存款也全被拿去買劣質的顏料。
早已對步回正軌不抱希望,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群或停留或離去,留下的人們卻也不過是掃幾眼連作者名也不清楚的抽象畫作,自顧自的説「這是什麼東西」「完全看不懂」「浪費顏料」諸如此類打擊人的話句。
他們認為無名畫家是個不折不扣的傻瓜,它就這麼反復地作畫,畫出無人理解的藝術作品。
說不定,每人都有可能帶著份旁人無法理解的執著吧。

當本傑明再次拜訪這間車庫時,庫房前用來展示畫作供人挑選的長方形桌已經不見了,更別說本應呆在上面的完成品。
興許,不過是自己沒聽見他成名的消息罷。
但事實並無這般巧妙,他衹站了一會,腦海中是兩人初次相遇的模樣;在這時,用自己最後的積蓄買了法棍的畫家回來了。
遊戲裡的畫家看著本傑明,電腦前的逍遙散人也看著本傑明,看著讓自己獲得初份喜悅的買家,看著讓自己說出「我以後就為你畫畫」的NPC。
本傑明也看著畫師,看著它清澈的眼睛,看著它盛滿驚奇的眼睛,看著那副身軀下真正的畫家。
用仿佛能看穿一切的視線,注視它,或說是「他」
感到被盯著的逍遙散人下意識扭過頭,沒一會又覺得自己像個大傻蛋轉正腦袋,遊戲中傳出的眼神怎屬事實?不過是自己畫了太久的畫,大腦在疲憊下給了身體一個錯誤的訊息,也就衹是單純的錯覺而已。
他嘆氣,操控畫家將他畫的最後一副畫兒——月下沏茶交給本傑明。
仍然是一貫的純黑底色、圓潤的月彎、點點繁星,閃爍得像是聚光燈下被打散的白糖、還有熟悉的圓桌。
最後,要描寫的卻並不是美人。
這是他頭一次在月光下描繪男性,也是最後一次。

那正是本傑明。

面上加了八字鬍,背著幾根法棍的他,此刻正坐在椅子上泡茶,全然是悠然自得的模樣。
「我想將結局交給你,交給對我來說是一切的開始的你。」逍遙散人坐在銀幕前,喃喃自語著道出離別。
又是一聲嘆,他操控鼠標準備關閉遊戲,卻在要點擊紅色按鈕時被遊戲中忽然彈出來的,平日人們用來冷嘲熱諷他的,對某幅畫的點評。
「你要走了麼?因為畫賣不出去?」
他看著這句短短的畫,心中泛起淡淡苦澀卻打心底的認為這不合理。
天知道他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在意這個遊戲,又是為什麼會看見不該存在的智能對話?可要問他這時心裡是什麼感受,他大致是會說微妙的。
這遊戲有這麼智能來著?
「……如果是這個原因,你以後不就無家可歸了嗎?」
「我說,你跟我來吧,我很喜歡你的畫,還想再看見你的新作品。1
「我會用穩定的住所和生活作為交換,買下你所有的畫。」
然後是第二句、第三句……劇情似乎朝奇怪的方向進展了。一
本傑明卻在他做出應答前不容拒絕地握住畫家的手,快步趕向自己的家。
就連他也不知道為何自己會做出這般「不理智」的行為,要知道他的一切動作都是由遊戲作者編排好的,他不會有自主行為也不能自主思考,單純是個長相與人類相似的提線木偶。
他覺得身上一直纏繞他的銀線斷了,冰冷的胸膛傳出溫暖,什麼東西在激烈地跳動著,與身邊的誰節奏相似的撲通聲重合,在一片寂靜裡格外明顯。
這樣的感覺,也不賴。
畫家,或說是逍遙散人,為他不斷重複的生活帶來轉折,那麼他也要給他帶來希望。

—————尾聲—————
畫家正式在本傑明家定居,今天是他們同住的第一百二十三天。
逍遙散人也養成了每天打開遊戲,畫上幾幅畫交給本傑明的習慣。
他們不大的家裡掛滿了他畫的畫,他也從不願張望逐漸變為可以面無表情地回頭,雖說內心仍然有些害羞就是。
遊戲裡的畫師變得越來越像他,笑容燦爛,說話帶點兒天津口音,連本傑明也學會運用傻蛋一詞,偶爾會跟他開個玩笑。
他把最後一筆添上,放下畫筆拍拍手,便拎著畫去找坐在外面的本傑明。
「哎,你看,這幅畫的名字就叫『月下飲茶』,好看吧?」
「好看,你畫的都好看。」
本傑明朝他微笑,接過那幅畫掛在最顯眼的地方。
他與畫家一同坐在夜空下,仰頭便能看見數不盡的繁星,當然也有彎彎的月牙,它們低著頭,像在討論草地上並肩的兩人。
這是獨屬於他們的一片天空,他能看見他們充滿幸福的未來,那與平行世界不同的另一種Happy End。
本傑明輕輕地説。
「我愛你,散人。」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