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衹是一張普通的問卷——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在寫啥xx可能就是對這幾對CP以自我解析分辨了他們的愛情?xxx
總之大概就是這樣了吧orz
以及說好的繁簡雙板x繁體上簡體下雖然這個估計沒人會看吧orzzz
以及順帶不知道有沒有說過說過的話是第幾次的提醒GB真的就是GB是女孩子攻噢xx
OOC注意

黃黑 桃水 井西 鳥土 雪金 紫青 綠 X 綠川

Q1. 他/她是個怎樣的人呢?

黃:「普通也不普通的人。」

桃:「像個男孩子,很厲害的人。」

井:「沉默寡言且孤僻的人。」

鳥:「花心的人吧。」

雪:「有趣的人。」

紫:「我深愛的人。」

綠:「傻的可愛的人。」

Q2. 您認為他/她應該有怎樣的職業?

黑:「足球運動員或者攝影師。」

水:「品嚐甜點的試吃員。」

西:「他喜歡的。」

土:「模特。」

金:「任何讓人感到美好的都可以。」

青:「賽車手?」

川:「恬靜的Gardener(花匠)。」

Q3.  假設你們是一對情侶(或是知道互相心意的友人以上戀人未滿),您認為您對他/她的愛像什麼?

黃:「像攝影師對美麗的風景。」

桃:「像我對難得一見的美味食物。」

井:「像鳥兒愛著春天。」

鳥:「像是賞花人與黃色合歡花。」

雪:「像是容易膩味的繪本。」

紫:「像行駛於單行道的車。」

綠:「像貓對抓到的老鼠。」

Q.4 假設你們是一對情侶(或是知道互相心意的友人以上戀人未滿),您認為他/她對您的愛像什麼?

黑:「像孩子對鍾愛的玩具。」

水:「像小孩子抱著姐姐媽媽之類的吧。」

西:「像引號。」

土:「像突發奇想的施捨。」

金:「像誘惑。」

青:「像對待生命的支柱。」

川:「像Girl喜歡的布偶。」

Q.5 (單向暗戀或雙向暗戀的前提下)最想對他/她説的一句話是什麼?

黃:「你知道嗎?我很喜歡你。」

黑:「謝謝。」

桃:「呐,水野親,其實比起糖果我更喜歡妳。」

水:「抱歉啊,我就是那個肇事逃逸還試圖隱瞞的混蛋。」

井:「過得好嗎。」

西:「我很好。」

鳥:「沒什麼想說的,也沒什麼能說的。」

土:「妳可以試著愛上在感情方面懦弱膽小的我嗎?」

雪:「我知道你在看著我,不過可惜啊——我不怎麼想回頭呢。」

金:「我愛你。」

紫:「求你了,別從我身邊離開。」

青:「我無法回應這份感情,抱歉。」

綠:「綠川君真是個毫無洞察力的笨蛋呀。」

川:「我真的…很喜歡妳Petite(嬌小)的背影。」

——————————
關於Q3Q4的一點解答。

攝影師對風景的喜愛是單方面的,他可以照下美麗的風景照,也可以拿走(擁有)裡面的一片楓葉或是一塊石頭,但它永遠無法完全衹屬於他,即使他再怎麼去渴求所有也無法滿足。

黃田對黑田的愛如果讓黑田來理解,也就不過是像個孩子,對心愛的玩具不願意放手,幼稚、大人(除了他自己以外的人)無法理解的佔有欲。

桃井認為對水野是像對待難得一見的美味那般,水野是唯一一個親近的朋友,所以她是很重視的,像不忍心吃掉的布丁,衹能擺在冰箱裡每天看看摸摸,每次拿出來又很快就放了回去。
她對水野也衹能是作為朋友的摟摟抱抱,她如果認為這是愛,那麼她也會認為水野對自己的情感是愛,接著便是無止境的等待,等待她向自己告白而自己完全不用出手。

水野則認為這真的衹是桃井將她當做靠山,大大咧咧的她很難去想像裡面擁有愛的成分,即使兩人真的在交往她也很難將桃井的位置放在「愛人」上,也就是下意識當做「小妹妹」去照顧,也下意識地認為對方不過是像對母親或姐姐的依戀罷。

赤井對赤西的愛是自由的,即使對方不愛他或自己什麼時候不愛對方了,也不會擺出吃驚的模樣。
鳥兒愛著哪一片花,春愛著哪一隻鳥,這都不是可預測的。
又或許是充滿自信的,像自傲的鳥兒,即使春天無法言語,牠也能清晰地發覺(真相還是錯覺?)春對嘰喳聲的懷念。

引號所代表的可以是所有,也可以是什麼都沒有。
赤西不一定想去探究引號中的話句,引號也不一定會為他在自己中間加上字句。
或者說他從不在意戀人會是誰,會做什麼說什麼,會愛他或否,他衹在意自己的組合,不牽扯到組合那麼他便是個普通至極的自我主義者。

白鳥對這位暗戀自己的人抱有怎樣的愛呢。
賞花人都懂得欣賞花的美,懂得它們內在含義的卻是少之又少,而白鳥正巧是屬於普通的那種。
她知道那人帥氣的模樣,也知道他是個愛搭訕但鍾情於自己的人,卻看不見他悄悄望向自己的眼神與期盼靠近的心。

土屋則單純是認為這不過是白鳥的一時興起,像是什麼都有的她給予他的施捨,或許是認為有趣或許是認為土屋太可憐,除非白鳥本人親口解釋,否則土屋大概會一直先入為主的誤會下去吧。

白雪對掌握別人的弱點很感興趣。
容易膩味的繪本是指什麼呢?就像是在看完全不感興趣的書,也就最多是勉強翻翻,最後還是無法改變被丟棄或扔在角落積灰的結局。
她認為金澤很傻,也感到有趣,所以便收下他的愛,實際卻是把他當做棋子,或說玩物罷,逃不過隨時有可能被拋棄的可能。

金澤認為這份愛被接受白雪在暗示什麼的一點。
像是伊甸園的蘋果,誘惑亞當與夏娃咬下一口。她像是在誘惑他去觸碰,觸碰如玉之肌,觸碰水潤唇瓣。
可惜他不明白這衹是吐著毒舌的蛇,被蠱惑後衹能落得悽慘的結局。

在那之後她應該知道那點了吧,即使再怎麼傾注全力,兩人也衹能背道而行,像從公路駛入單行道上飛馳的車怎麼也無法轉彎般,像交叉線變為平行線無法相交般。
即使紫羅蘭再怎麼深愛青樹,對方也無法回應她的愛。
即使因禮物欣喜若狂也無法改變他將此當做很普通的事的心。

他是無法理解紫羅蘭這般,將這份戀情當做生命支柱的行為。
對他來説這是不可理喻的,又或者說,他是很難去理解愛的,畢竟從最初他就不過是為了自己不可告人的愛好才去接近紫羅蘭,一被發現就分手甚至還在對方不介意,請求拜託下也仍然堅持分手。
他無法理解自己在對方心中的分量,當然,也不想去瞭解。

白雪與綠在某些地方是很相似的。
例如對可戀愛對象的選擇態度,都不過是認為有趣才去接受那些對她們而言不值一提的愛情。
她認為綠川是愚蠢的,即使她刻意露出馬腳也沒被發現,她仍然是對方心中清純老實又可愛的,如同白紙般的存在。
但在結束的方式上兩人少有不同,在興趣被磨損得消失殆盡後便會開始思考處理「廢物」的方法,白雪是乾脆的拋棄,綠會稍微柔和些,最終留下和平分手的結局,也留給對方自始至終的好印象。
繪本是會被毫不猶豫地拋棄的,貓至少會將獵物「處理」好,舔著爪子,踩著高傲的腳步離去。

上面已經提過了,在綠川眼中,綠是如同白紙一般的存在。
他認為對方對自己的愛就像女孩總是喜歡抱著毛絨玩具般,感到羞恥而說不出口,但溫柔的手指仍是輕輕捧著它,不願鬆手。
像喜歡一個布偶般,完全且不求回報地愛著。



Q1.他/她是个怎样的人呢?

黄:「普通也不普通的人。」

桃:「像个男孩子,很厉害的人。」

井:「沉默寡言且孤僻的人。」

鸟:「花心的人吧。」

雪:「有趣的人。」

紫:「我深爱的人。」

绿:「傻的可爱的人。」

Q2.您认为他/她应该有怎样的职业?

黑:「足球运动员或者摄影师。」

水:「品尝甜点的试吃员。」

西:「他喜欢的。」

土:「模特。」

金:「任何让人感到美好的都可以。」

青:「赛车手?」

川:「恬静的Gardener(花匠)。」

Q3.假设你们是一对情侣(或是知道互相心意的友人以上恋人未满),您认为您对他/她的爱像什么?

黄:「像摄影师对美丽的风景。」

桃:「像我对难得一见的美味食物。」

井:「像鸟儿爱着春天。」

鸟:「像是赏花人与黄色合欢花。」

雪:「像是容易腻味的绘本。」

紫:「像行驶于单行道的车。」

绿:「像猫对抓到的老鼠。」

Q.4假设你们是一对情侣(或是知道互相心意的友人以上恋人未满),您认为他/她对您的爱像什么?

黑:「像孩子对锺爱的玩具。」

水:「像小孩子抱着姐姐妈妈之类的吧。」

西:「像引号。」

土:「像突发奇想的施舍。」

金:「像诱惑。」

青:「像对待生命的支柱。」

川:「像Girl喜欢的布偶。」

Q.5(单向暗恋或双向暗恋的前提下)最想对他/她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黄:「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

黑:「谢谢。」

桃:「呐,水野亲,其实比起糖果我更喜欢妳。」

水:「抱歉啊,我就是那个肇事逃逸还试图隐瞒的混蛋。」

井:「过得好吗。」

西:「我很好。」

鸟:「没什么想说的,也没什么能说的。」

土:「你可以试着爱上在感情方面懦弱胆小的我吗?」

雪:「我知道你在看着我,不过可惜啊——我不怎么想回头呢。」

金:「我爱你。」

紫:「求你了,别从我身边离开。」

青:「我无法响应这份感情,抱歉。」

绿:「绿川君真是个毫无洞察力的笨蛋呀。」

川:「我真的…很喜欢你Petite(娇小)的背影。」

——————————
关于Q3Q4的一点解答。

摄影师对风景的喜爱是单方面的,他可以照下美丽的风景照,也可以拿走(拥有)里面的一片枫叶或是一块石头,但它永远无法完全只属于他,即使他再怎么去渴求所有也无法满足。

黄田对黑田的爱如果让黑田来理解,也就不过是像个孩子,对心爱的玩具不愿意放手,幼稚、大人(除了他自己以外的人)无法理解的占有欲。

桃井认为对水野是像对待难得一见的美味那般,水野是唯一一个亲近的朋友,所以她是很重视的,像不忍心吃掉的布丁,只能摆在冰箱里每天看看摸摸,每次拿出来又很快就放了回去。
她对水野也只能是作为朋友的搂搂抱抱,她如果认为这是爱,那么她也会认为水野对自己的情感是爱,接着便是无止境的等待,等待她向自己告白而自己完全不用出手。

水野则认为这真的只是桃井将她当做靠山,大大咧咧的她很难去想像里面拥有爱的成分,即使两人真的在交往她也很难将桃井的位置放在「爱人」上,也就是下意识当做「小妹妹」去照顾,也下意识地认为对方不过是像对母亲或姐姐的依恋罢。

赤井对赤西的爱是自由的,即使对方不爱他或自己什么时候不爱对方了,也不会摆出吃惊的模样。鸟儿爱着哪一片花,春爱着哪一只鸟,这都不是可预测的。又或许是充满自信的,像自傲的鸟儿,即使春天无法言语,它也能清晰地发觉(真相还是错觉?)春对叽喳声的怀念。

引号所代表的可以是所有,也可以是什么都没有。赤西不一定想去探究引号中的话句,引号也不一定会为他在自己中间加上字句。或者说他从不在意恋人会是谁,会做什么说什么,会爱他或否,他只在意自己的组合,不牵扯到组合那么他便是个普通至极的自我主义者。

白鸟对这位暗恋自己的人抱有怎样的爱呢。赏花人都懂得欣赏花的美,懂得它们内在含义的却是少之又少,而白鸟正巧是属于普通的那种。她知道那人帅气的模样,也知道他是个爱搭讪但锺情于自己的人,却看不见他悄悄望向自己的眼神与期盼靠近的心。

土屋则单纯是认为这不过是白鸟的一时兴起,像是什么都有的她给予他的施舍,或许是认为有趣或许是认为土屋太可怜,除非白鸟本人亲口解释,否则土屋大概会一直先入为主的误会下去吧。

白雪对掌握别人的弱点很感兴趣。容易腻味的绘本是指什么呢?就像是在看完全不感兴趣的书,也就最多是勉强翻翻,最后还是无法改变被丢弃或扔在角落积灰的结局。她认为金泽很傻,也感到有趣,所以便收下他的爱,实际却是把他当做棋子,或说玩物罢,逃不过随时有可能被抛弃的可能。

金泽认为这份爱被接受白雪在暗示什么的一点。像是伊甸园的苹果,诱惑亚当与夏娃咬下一口。她像是在诱惑他去触碰,触碰如玉之肌,触碰水润唇瓣。可惜他不明白这只是吐着毒舌的蛇,被蛊惑后只能落得凄惨的结局。

在那之后她应该知道那点了吧,即使再怎么倾注全力,两人也只能背道而行,像从公路驶入单行道上飞驰的车怎么也无法转弯般,像交叉线变为平行线无法相交般。即使紫罗兰再怎么深爱青树,对方也无法响应她的爱。即使因礼物欣喜若狂也无法改变他将此当做很普通的事的心。

他是无法理解紫罗兰这般,将这份恋情当做生命支柱的行为。对他来说这是不可理喻的,又或者说,他是很难去理解爱的,毕竟从最初他就不过是为了自己不可告人的爱好才去接近紫罗兰,一被发现就分手甚至还在对方不介意,请求拜托下也仍然坚持分手。他无法理解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分量,当然,也不想去了解。

白雪与绿在某些地方是很相似的。例如对可恋爱对象的选择态度,都不过是认为有趣才去接受那些对她们而言不值一提的爱情。她认为绿川是愚蠢的,即使她刻意露出马脚也没被发现,她仍然是对方心中清纯老实又可爱的,如同白纸般的存在。但在结束的方式上两人少有不同,在兴趣被磨损得消失殆尽后便会开始思考处理「废物」的方法,白雪是干脆的抛弃,绿会稍微柔和些,最终留下和平分手的结局,也留给对方自始至终的好印象。绘本是会被毫不犹豫地抛弃的,猫至少会将猎物「处理」好,舔着爪子,踩着高傲的脚步离去。

上面已经提过了,在绿川眼中,绿是如同白纸一般的存在。他认为对方对自己的爱就像女孩总是喜欢抱着毛绒玩具般,感到羞耻而说不出口,但温柔的手指仍是轻轻捧着它,不愿松手。像喜欢一个布偶般,完全且不求回报地爱着。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