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60S】一段自我腦補的「今後」

好久沒發東西了xxx發現這個標籤裡面並沒有遊戲相關啊……所以就寫了x
很難得的沒有CP向的文x
可能會跑去貼吧發……吧x
大寫的OOC預警
如果能找到同好的話要不要來加個企鵝玩兒呢xxx

·沒有媽媽和煎餅的後續

這間新房子就是我們今後的家了。
它有紅色的屋頂,白色的外牆,嶄新的外表正代表著我們的新開始。
災難已經過去了。我,或者我們在心中這麼說著。

我們總算不用再吃那個討厭的番茄罐頭了,即使再怎麼不討厭一樣食物,連續吃上幾十天…或者說一百多天,你是肯定不會想在有別的選擇的時候再選它,至少我們是這樣的。
瑪麗·珍是最高興的那個,如果光從表情來看的話。她已經先吃起了屬於她的那份加大號三明治,看來她是真的很想念麵包與火腿片。
提米用兩隻手拿著剛被判歸他的橘色玻璃杯,裡邊倒滿他喜歡的蘋果汁,而且喝完了還能續杯,不必再為水源問題困擾了。
我們坐在一起,其樂融融地享用新屋子裏的第一份早餐。
這很好。
如果她坐在我旁邊的位置上會不會更好?

我給他們買了禮物,低音大號,畫紙,蠟筆,還有一些書。
提米剛收下自己那份便趴下就地創作,右手拿著紅色,右手拿著棕色,給空白的紙張填滿色彩。
他畫了張全家福,呃……或許我們不能再稱它為「全家」了,多洛莉絲已經不在這裡了,再也不會在這裡了。
但我還是幫他把這幅畫貼在客廳裡,當做一個她的留念?當一個她存在過的證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的兒子已經懂得了緬懷,他懂得了思念,甚至是愛。
已死之人無法返生,若能讓人學到什麼便必定是有意義的。
或許以稚嫩的話語無法解釋好他自己的想法,可他今後一定能學會,就像他從童子軍手冊與實際行動裡學會了生存技巧,從廢墟中一次次返回家中般。
提米能行的!
瑪麗·珍把大號擺在自己的床頭,我認為她是想試試音色的,但她的時間表明顯不允許她這麼做,她得去上課了。
走前她輕輕地撫了撫大號光滑的外殼,依依不捨地丟下它自己走了。
我這才發現我買來的書大多是多洛莉絲愛看的,或者說她基本什麼書都能看,而我們不能。
我只留下了童子軍手冊和提米喜歡的超人漫畫書,別的全部放進空無一物的儲物室。
好吧,我還是沒這麼做,我把它們擺進床頭櫃的抽屜裏,讓它們等一個即使它們落滿灰結滿蜘蛛網也不可能見到的人。
如果多洛莉絲還在這裡該多好,我想念她不停下閱讀的雙眼,還有那些堆成小山的,被她讀過一次的書。

有著一雙愛跑的腿的男孩總算能盡情奔跑在藍天下,他不顧勸告地赤足在我們雜草叢生的後花園奔跑,不停的轉圈直到精疲力盡。
在他準備開始跑第二輪前,剛回到家的瑪麗·珍制止了這有可能對她的園藝設計造成傷害的行為,即使我們無法在亂糟糟的後院看出什麼設計感,但她既然這麼說我們也衹能照做,沒人會願意找她麻煩的,相信我。
提米看上去有些失望,但他一直都很懂事,所以他拎著鞋子回屋裡去了。
我就坐在從屋裡到這兒的臺階上看著瑪麗·珍朝她那些我叫不上名字的花澆水施肥,她是什麼時候買來的肥料?
好的,這不重要,無論這是從外邊撿來的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都沒事,我們的女兒能用它做讓她開心的事情又何嘗不可?
一陣風吹過,她輕輕地把髮絲撫回耳後。

實際上在我買來故事書後,給提米講故事的任務就扛在了我的肩膀上。
以前都是多洛莉絲在陪孩子們的,她現在不在了。
今天的劇本是「金字塔」……這名字看起來可不怎麼像故事書,倒是更類似什麼金字塔的研究報告書。
提米的雙手抓著被褥邊角,只留下嘴唇以上的部位便於呼吸,一眨一眨的眼睛像是夜空閃爍的星星。
待合上書本那刻入夜已深,提米打了個不知道第幾個哈欠後迷迷餬餬地朝我說聲晚安,然後卷起身子縮成一團睡了。
當我走到客廳準備坐下聽聽深夜新聞時我才發現沙發早已被瑪麗·珍佔領,她側躺在雙人沙發上,睡的很熟。
是為了不打擾我給提米講故事嗎?還是她厭倦密密麻麻的文字與我枯燥的講解呢。
無論事實是前者還是後者都可以,我們的女兒似乎長大了。
那麼,看看時間,已經十一點多了,孩子們該去睡覺了。
提米估計在閉上眼睛的那一刻就掀開了夢的窗簾,短時間內肯定也喊不醒剛跑進夢境裏玩的小孩。
所以我現在該做的就是把瑪麗·珍搬去她的床上,我可不想也不該喊醒一個疲倦不堪的孩子。
有點重,她是不是又長高了?但是是直著還是橫著?噢,噢,這不重要,還是別想這些有的沒的比較好。
幫著心愛的女兒拉直被單拍拍枕頭,再把她放下蓋上被子,這一過程裏她完全沒點動靜,包括我在整理床單前先把她放在我的床上,整理完之後又抱過去也沒驚醒她,祇有平穩的呼吸聲在我耳邊徐繞。
晚安提米,晚安瑪麗·珍。
晚安,我們的家。
晚安,多洛莉絲,晚安。
我把沙發挪到窗邊,想想又泡了杯咖啡才端著坐下,我還記得她總是會在我想喝的時候拿來倒滿熱咖啡的杯子,即使我什麼也沒說。
一直以來我都很想知道是什麼讓她洞悉我的想法,苦思冥想卻從未得出合理的結果。
那麼如果現在説,這大概是因為庸俗老土毫無科學依據的「愛」吧。
別誤會,我可不是單純懷念有人幫我泡咖啡做家務的日子,我不過是……想再看見她那雙纖细的手,想再擁抱她的身軀罷了。就算她有點潔癖也有些偏執和神經質,但作為交換幸福日子的鑰匙它們又顯得多麼微不足道呢?
我不怎麼喜歡唉聲嘆氣,現在卻是連續的兩聲嘆息。

今天我們買下的大蛋糕總算送到了,一共有三層,看起來大概有半個提米那麼高。
我們的願望總算實現了,它甚至比我結婚時那個婚禮蛋糕還要大,至少看起來是這樣。
這肯定沒法在它壞掉之前全部吃完,不過無所謂,不光是孩子們,就連我也很開心,畢竟也是長久一來的願望之一,總算實現了心中必然會產生不菲的成就感。
「我要切了。」
比劃幾下後踩著椅子才艱難地將最上層分出三塊,雖然大小不一又把裝飾奶油和塗在海綿蛋糕外層的淡奶油弄混而破壞美感,但我們都同樣地不在意這點小事,一人一塊各自吃了起來。
即使只剩下我們,也能過得其樂融融。
他們總該長大的,總會懂得讓時間沖淡思念的。
她還活在我們心中,那一定是最柔軟的位置。

最後我還是又切了一塊蛋糕擺在窗臺上,留給遠方的她。

评论(62)
热度(15)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想磕更多的K2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