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犯僕/綠紫】虛實表裡

一個短篇x
OOC預警x
也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了……好久不見x

總算是結束了今晚的工作,稍帶厭惡地扯了扯裙襬,嗅著小巷裏不知到底有沒有營業執照的酒吧飄出來的酒精味,本算足以讓人飄飄然的氣息,但我並不喝酒所以毫無感想。
踩著黑夜籠罩的地面朝家前行,這次難得的肚子不餓,本來還是拒絕跟客人同吃那些小吃的——可那位麻煩的傢夥一副「你不吃我我就要做些什麼」的表情,為了避免客人喝醉酒鬧事,能滿足的還是儘量滿足比較好。
味道確實是差的可以,臨近保質期的麵包倒還沒什麼怪味,夾在三明治中的火腿用油炸了會兒,就像在掩蓋它不怎麼樣的氣味般。生菜番茄都沒什麼特別的,不過是超市里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蔬菜罷。
這樣的東西居然還要八百円也真是離譜,但也多虧店內不正常的收費,這裡的薪水比我以往干的任何一件工作都要豐厚。衹要忍受難聞的酒味就好,別的沒什麼。
生活真是麻煩又鬧心的日常呢,習慣了倒會少些嘆息。
高跟鞋踩在腳底,給予腳尖被擠壓的清晰痛楚。

走過幾條街道穿越幾道斑馬線後總算是到自家樓下了,現在要做的祇有上樓,找出鑰匙開門,再換上拖鞋回家而已。
我本來還認為這個流程不會用超過五分鐘的時間,可我光是站在家門口翻鑰匙的時間就用了其中的五分之四,鑰匙哐當一聲落在水泥地面上,提醒我它目前所處的位置。
無言地拾起金屬塊,將其插入鎖孔旋轉一圈再取出,難得細心地把它放進有拉鍊的側袋才打開門。
除下本該老舊卻因僅有工作日才穿著的使用率而顯得嶄新高跟鞋,赤色混雜在暗色的鞋櫃中格外顯眼。
坐在地面與地板交接的臺階處,漫不經心地揉著足尖使其放鬆並緩解麻痹感。
數著秒大概過了兩分鐘才站起身,換上拖鞋走向客廳。
紫色的雙人沙發披著綠色毛毯,毛毯上是擁有一頭漂亮的淡紫色波浪卷的美人。
「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
我輕聲回應著,摘下冰冷乾燥的面具給予她一個溫暖的擁抱。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