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Undertale/福帕】☆

我已經放棄想標題了(……
污染tag很抱歉💦土下座
男福預警x其實我覺得大多數性別不明都是男的orz
雖然其實當做女孩子也可以,就是不知道你們吃不吃GB x
大概就是Fri表了白但是並沒有等Papy答覆然後約了他出去看星星的故事……嗯x
OOC預警,感覺有點…沒頭沒尾的

「呃……嘿!人類,你覺得這套衣服怎麼樣?」
*Papyrus並沒穿著他平時喜歡的戰鬥裝,也沒圍著紅色的圍巾——祇有白色的體恤衫和灰色的長褲。
「SANS幫我挑的。當然,即使我自己來,萬能又偉大的PAPYRUS也能找到適合約會的衣服!」
*他是這麼自信地拍著胸膛,你當然不會説你早就從他還沒燙平的布料上看出他翻了很久衣櫃甚至差點遲到,所以你衹是掩著嘴輕輕笑了幾聲。
*Papyrus有點在意你到底為什麼笑,但他終究還是沒發問,雖説即使問了你也會找個好理由搪塞便是。
這不是因為你很會說謊,而是因為收聽者實在是太好騙了。
……或許你們應該先出發,你想。
*你帶著滔滔不絕的他前往山頂,途中買了點棒冰。
*至於為什麼在春暖花開之際買下棒冰又不立馬吃呢?這就得問賣棒冰的小哥了,但這屬於商業機密,他應是會保密,裝進盒子裏還用膠帶封得嚴嚴實實的那種。
*想著些不重要的東西,你們到達了目的地。
*那是一塊放眼望去最高的平地,幾株野花無言地望著遠方。
*你將帶來的野餐墊鋪在地上,或許較為「傳統」的方式應該是直接躺下去不墊東西,可又何必非得跟著流程走呢。
*Papyrus先躺下了,他的腿幾乎全擺在外面。
*你想或許你該帶兩張墊子,又或者把這張墊子加長。
*雖然你的確是這麼想但已經晚了,你只能作罷在他旁邊躺下。
*今晚的夜空很晴朗,以往能看見的星星全都呆在原本的位置。
大概吧,如果你還記得清它們該在哪裡。
「人類,不,FRISK?」
*你扭頭面對躺在你身旁的高個兒骷髏,輕輕應了聲表示你在聽。
「上次你說的……我可沒法答應你,你知道偉大的PAPYRUS是屬於所有人的。」
*你沒插話,衹是靜靜看著他。
「所以我沒法像你愛我那樣愛你,但我們仍然能做最好的朋友!像之前那樣!」
*還是同樣的回答,你笑了笑,兩隻手同時握上他
難得毫無遮蓋的右手。
*總有一天會成真的。你在心中默念。
*你吻上他冰涼的指骨,惜字如金地並無吐字,他也似乎被你這突如其來的吻而慌了陣腳,一動不動直到你的溫度散去。
*須臾間仿佛被靜謐之夜吞噬,世界只剩兩人,天空只剩眨眼的星星,除此之外再別無他物。
「嘿……。」
*他似乎是經歷一場內心劇場才猶豫著開口,卻沒了下文。
*你沒理會他剛開始便已達結束的話句,轉身繼續面向星空。
*流星劃過頭頂,不知是否有人因此許下願望。

*到家時時針早已指向二,這比你們原本預計好的事件要多出整整一倍。
加長的緣故或許是因他不知該何時抽走自己的手,這麼設想的你有些忍俊不禁。
*天哪,你才發現你放在包裡的兩根冰棍都化了,黏餬餬的糖水粘在你的手上,還把野餐墊也拖下水,估計沒人會想用現在的它去野餐了。
*處理好一切的你坐在沙發上,盯著沒打開的電視仿佛在發呆。
*什麼時候才能達成願望呢。
*興許有人會覺得奇怪吧,也幸好這附近沒什麼人類,定居在此的祇有你在地底交到的朋友。
*沒什麼大不了的,你衹是愛上了一具骷髏罷。

评论(12)
热度(44)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想磕更多的K2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