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Undertale/花帕】YOU KNOW.

花帕真的好好吃啊……
這篇裏的Fri是在走只留下MK的NE
高亮的OOC預警
大概…這裡的fa有了一點在意的情緒,這個是私設,請別當做真的x
Papy會躲在衣櫃裡「揮灑淚水」也是私設,之前忘記加上去了(……原作衹是説帕皮有時候會在裡面而已
劇情奇怪請慎入…
希望您能喜歡!!!鞠躬

你看見那傢夥的腦袋掉了。
說著愚蠢的話句,最終化為灰燼。
與先飄散的同類混為一體,其中夾雜著雪和塵,或許還有些肉眼無法發現的病菌。
你在遠處旁觀,看他張開雙臂在茫茫白霧中堅定地站著,赤色斗篷被風雪吹起在空中搖曳,它看起來快要被吹跑了,就像他一樣。
他肯定不知道自己的模樣有多可笑,你想。
阻止一個殺人魔?他只會譏諷你愚蠢的善良為他提供的便利,然後殺死你,跟他以往的作為相同。
你在人類距離你最近的那個腳印已被新雪掩蓋消失後才去到那堆骨灰的旁邊,望著塵埃難得地沉默幾分。
這個吵嚷又樂觀過頭的骷髏死了,跟人類碰到過的王后、雪人、犬只下場相同,他們全都不會再出現了,他們全都變成了一模一樣的灰。
他正是死於他的善良,你知道的。
他的哥哥現在一定憤怒極了,就跟你在很久很久以前看過的那樣。
他沒有被屠殺的理由,你一次次不斷傷害他,拆下他的肋骨,辱駡他輕視他,他仍然可以天真地向你伸出手,他記得,卻不會憤怒。
他衹是笑著,僅此而已。
愚蠢,不是殺就是被殺。
看,他現在就被殺了對吧。
即使你曾無數次與他成為朋友,但你仍然也殺了他無數次,用不鋒利的玩具刀劃破他的衣裳,拒絕他的擁抱與溫柔。
他再次重蹈覆轍,祇不過兇手換了個人罷。
你用自己的葉片舀起一捧灰,將它帶去你的花園,並揮揮「手臂」讓它們落在角落。
當做肥料也未嘗不可。

接下來的幾天你過得異常平靜,沒人會再來照顧這些花了,所以你也不必躲藏,即使昏睡於此也無人在意。
那個人類並未殺死所有,他留下幫助過他的小怪物,可也衹是僅此。
沒必要去找他了,他會做什麼你知道的一清二楚。
所以你準備去另一個你沒去過的地方,或者説是,這條時間線裏沒去過的。
那正是Papyrus的家,那裡現在會是一副什麼模樣?一團糟?或者跟以前差不多?
他的哥哥不在,你可以輕輕鬆鬆地參觀完整個屋子。
仍然是裡面有叮噹聲的綠沙發,還有沒節目可看的花屏電視,高到他本人可能也碰不到水龍頭的水槽,以及幾近裝滿意大利麵的冰箱。看來他的哥哥並沒理會味道難以言喻的食物,剩下的看起來跟以前沒什麼兩樣。
他的房間沒上鎖,你伸出的藤蔓扭了下門把它便開了,他似乎還未養成鎖門的好習慣。
裡面冷冷清清的,即使與往常毫無差異。
衣櫃沒有他的痕跡,兇手扼殺這些衣服的所屬人,也帶走了他曾撒在這的淚水。
跑車造型的床上沒有任何骨頭,床單平滑毫無凸起。
海盜旗的左上角似乎沒釘好,掉下來無精打采地垂著,再也沒人會把它整理好了。
書架頂似乎落了灰,要是他在肯定不會看見一點髒汙。
但他不在了。
你沉默著從書架最上層抽出幾本書,忽然,從那上面掉下來一封信。
信封是白色的,收信人欄寫著的名字——是你,Flowey。
抱著滿溢的好奇心,你輕易地劃出條長口子,將內容物取出並把它打開平鋪,紙上是密密麻麻的句子,修改的痕跡太多而顯得怪異。
那是些很容易被理解的語句,他一開始似乎衹想説他喜歡你而已,可他貌似迫切地想讓你知道他的心意,絞盡腦汁的去寫滿這張紙,將信紙對折裝進信封,填完寄件人卻再也沒被從書架裏拿出來過。
誰知道他在想什麼?是忘了,還是這本身就衹是個玩笑?
他應是清楚你沒有心的這件事啊,即使如此也仍然一意孤行?
你本想撕碎它的,它遲早會被他的哥哥發現,甚至他早就發現了也不是沒可能。
你把它帶走,丟在遗跡中有著片花兒的地方,你讓它躺在自己主人身體的一部分上,讓它們繼續呆在那裡,直到……直到什麼時候呢?
直到這一切被重置位置。
那個人類,興許還會再回來的。
然後,在他還未走到雪鎮前,跟Papyrus說些什麼?
你想說什麼?
會說些膚淺的句子嗎。
沒有人清楚。
祇有你知道得透徹吧。

评论(5)
热度(34)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想磕更多的K2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