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Undertale/花帕】某個準備晚餐時的小插曲 上

試著發一下看會不會河蟹💦
還是一個辣雞的名字💦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想逼自己好好開車啊xxx
這裡只說到進房間,有很多廢話orz
OOC嚴重請務必慎入
雖然下一次才會寫到但是這篇不會有熒光…那個啥x
最後,謝謝您點擊這篇沒啥用的三輪車(而且還沒到前꧂戲)💦💦💦

這本應是個充滿甜蜜、美好、至少不令人厭倦的夜晚——或許這些形容詞糟糕極了甚至跟意義搭不上邊,但它至少不是充滿意大利麵。
他的前任朋友現任戀人正圍著圍裙泡在廚房繼續研究他的新口味晚餐,那件白得晃眼圍裙掛在他平時怎麼也不肯換掉的戰鬥服外,腰帶被扎至最緊也仍有大塊空位留下,這導致它會因為他的任何一個動作晃動,無論是轉身還是彎腰甚至衹是伸長雙手去夠壁櫃裏的東西。
他系在脖子上的綁帶跟紅圍巾只相識了兩小時卻正纏綿繾綣,跟怪物們的相處方式差了個十萬八千里,要知道他們大多是以帕拉圖式,用類似他們的生命般漫長的日子去談論愛情。
他們很少會去思考性,這對怪物的感情生活而言似乎衹是微不足道的助興,可有可無,直至時機成熟才會順水推舟地行動。
而Papyrus?他連一個吻也難以給予,他總說自己的牙會磕著Flowey的嘴唇,即使花並不存在任何類似嘴唇的器官。
但那也不妨礙他推開花盤,捏著金色的花瓣猶豫不決,他並不喜歡接吻,對他而言用牙去碰愛人珍貴又柔軟的軀體實在是太危險了。
他更傾向於擁抱Flowey纖细卻強韌的主莖,發出眾人熟悉的笑聲,等到另一條藤蔓觸碰自己的脊柱才放開,用食指撓撓顴骨,這才皺著眉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走掉。
Flowey曾想過,像他這般總愛笑著的人若是露出與平時相差甚大的表情會如何?就像冰冷的雪突然在某日變得滾燙,不是很令人驚訝嗎?
那可真有趣,是吧。
他還在廚房裡忙活,氤氳白霧四處逃散,他看起來忘了將窗戶打開。無論如何,花是沒有嗅覺神經的,更別說什麼味蕾,他們連舌頭也沒有。這或許也幫了他一把,要是天天都必須要吃口味詭異的晚餐他們家廚房遲早得遭殃,至少Papyrus的意面估計得「失蹤」幾次了。
總而言之,作為一朵花的他並不介意自己在吃什麼,無論是白開水、蘋果、三明治或別的什麼,他不需要熱量與脂肪,骷髏也一樣,可他們仍然有進食的習慣。興許有點兒奇怪,但他們是怪物,沒人會在意他們吃的是石頭還是肉。
他也可以去碾碎一塊骨頭,或細品它的氣味。
他現在該做想做的便是去品嚐沾滿起司味兒的骷髏,除下愚蠢的圍裙圍巾和套裝,不等他拒絕地吻上他毫無蛀斑潔白無瑕的牙齒,用數根藤蔓將他固定在空中,享受他無法逃離卻仍不放棄的掙扎。
去做吧,用從某處看來的方法,那是個有趣的主意。他不發聲地進入廚房,伸出細長的「手臂」靈活地解開Papyrus背後那懸空的蝴蝶結,它太鬆了,以至於他衹是輕輕一扯也足以破壞。
「嗯?」
Papyrus明顯已經發覺了異樣,將空閒的左手往後探試圖握住一側腰帶,卻衹抓到了一根手腕粗的什麼。
「FLO…FLOWEY!你等等,晚餐待會就好,馬上就煮完了!」
他完全沒發覺對方動作中所包含的意義,他衹是以自己的想法嘗試去理解別人,真是不成熟的思緒啊。
但正因如此,興許會使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情變得更有趣。
將他的圍巾圍裙取下,又扯著衣角讓他脫掉上衣,再接著,抓住褲腿正打算除去最後一絲阻礙時,愣了許久的傢夥總算回過神來,連忙抓住忙個不停的藤蔓不讓它繼續用力。
「HEY……FLOWEY!!拜託,我的面還煮著呢!它會變難吃的?」
他試圖伸手拔掉插頭或是扭動旋鈕,堅持不懈地幾番嘗試後他才選擇放棄,這些綠色的傢夥力氣實在是太大了。
這種狀態僵持了幾分鐘,那之後他才總算如願以償,惋惜地關掉爐火,用憐憫的眼神望著鍋裡有墨西哥玉米片和切片檸檬的晚餐,他覺得它現在肯定已經軟過頭了,簡直糟糕透頂。
懊悔過後他一如既往地試著去理解對方,大概衹是吃膩了罷,他如此設想。
所以他伸手抓住櫥櫃的門把,從裡面拿出一包未開封的蝴蝶面,用嶄新的手套拍乾淨上邊因閒置太久而落下的灰。
「NYEH HEY HEY!!!放心吧,今天就吃這個怎麼樣?偉大的PAPYRUS將會用他精湛的廚藝保證它跟平時的意面一樣棒!」
Flowey衹是睜大眼睛,擺出一副驚訝的模樣——然後,他用藤蔓卷起身上只剩下一條褲子的骷髏。
「喔,Papyrus,真抱歉,我們可能得把這頓晚餐改成宵夜了。」
他輕輕地笑了幾聲。
「我們不如先換個地方?」

评论(8)
热度(23)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想磕更多的K2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