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加拿大死亡之路/魔法少女X前輩】屬於兩人的結局

這對真好吃啊……雖然這個作品並沒有那麼冷門但是好像完全沒有同人啊xx
一看到那句「是不是衹要所有人都是僵屍了,前輩就能看著我?」真的是瞬間爆炸xxxx為什麼她這麼可愛哦x
莫名其妙的很想說一句能找到同好算我輸buni
這個真的會有人看嗎💦
總之…OOC注意💦💦💦

魔法少女 X 前輩

*前輩是女孩子(雖然3DM翻譯是學長但實際上英文版是喊前輩)並且生前是個宅
*在魔法少女「被前輩告白了」的結局前提下自我腦補的故事
*大量關於性格,前輩的外貌,與過去的捏造描寫

鵝毛大雪漂浮墜落,融化為雪地凹凸不平的一部分。
她的頭頂也積起薄雪,如同她的心那般冰冷。
是啊,她總會,總該接受現實的。
她最愛的前輩已經變成只知道咬人的怪物了,沒有感情,沒有思緒,沒有溫暖,什麼也沒有,祇有腐臭的內臟與腦漿。
她獨自一人鋌而走險地前往加拿大,不就是為了躲避這些怪物嗎?而現在她卻這麼的想念其中一隻是不是有點兒奇怪,或者說是太奇怪才對。
但這讓她沮喪許久是真的,她想念前輩那頭清爽的短髮,嫺熟的遊戲操作,靈巧的十指,甚至看起喜歡的動漫時那專注的神情,全都烙印在她的腦海裡,難以忘懷。
越是去想,便會越加痛苦,即便如此仍然停不下高速轉動的大腦。
比起自己她更愛前輩,無論是變裝成她最愛的動漫角色也好,還是接受惡魔的提議給自己施加詛咒也好,不還是沒有保護好深愛之人嗎。
可真沒用呀,她任由豆大的淚水沾濕她可愛的服裝。
稍微有點兒冷了呢,她輕歎呆立數秒,搖搖頭便回去了。

入夜已深,她被指節敲擊玻璃的聲音吵醒,艱難地睜開雙眼,僅僅裹著毛毯就匆忙趕去客廳,黑幕籠罩大地而讓她看不清窗外到底有什麼。
她猶豫數秒,還是伸手打開窗。
強風夾雜著雪模糊了她的雙眼,吹起她卷翹的髮絲,茫然中她只看見一雙手,捏著帶根的花兒,青綠的皮膚毫無血色,花朵也幾近枯萎。
她呆愣著,待回過神她的衣服已濕大半,地板牆壁都沾有大小不一的水漬。
來人翻進室內並幫她關好窗,否則情況或許會更嚴重。
身前站著比她高半個頭的誰,雙手仍然緊抓莖幹斯文不懂,仿佛除了站在哪兒外毫無變數。
斷裂的指骨,幾近粉碎的長襪,還有沾滿污垢的短裙……慢慢向上看,不難得出它是只僵屍的結論。膚色與身體都足以說明這一切,有誰會在手臂骨折又帶著許多傷口的時候上街閒逛?興許是食慾在支撐著它吧,誰又在乎正確答案呢,得不到任何獎勵的。
它沒抓住少女,甚至本是晃晃悠悠的身體現在一動不動。
水手服的領結不見了,髒汙也使得它的衣服色彩繽紛,一塊黑一塊白一塊綠,還有更多可以細分的顏色,這使得她完全看不出這套衣服原本到底是什麼模樣。
但那不屈墮落的銀制戒指與臨近乾枯的棕髮分明就是她的模樣,代表「不婚」的小指,修剪整齊的平劉海,衹能碰到一點頸脖的短髮,説不是她的前輩實在令人難以置信,她們真的,太像了。
她伸出手,撫摸僵屍因腐屍化而脫離肌肉變得易碎的臉龐。
仿佛拂過熟悉的觸感般,她不顧一切緊緊擁抱長相醜陋的怪物,這不正是她深愛的前輩嗎?
前輩用它冰冷的手掌胡亂揉了幾把她的頭髮,就像它很久以前做過的那樣,即使變成僵屍的她應該衹是沒辦法好好控制動作而已,但她不在意,也不可能在意。
她的手裡也同樣緊握那支乾枯易碎的花兒,刺骨寒冰私護也無法分開她們。
「我……最喜歡前輩了,以前一直都不敢說…但是,如果現在也還不鼓起勇氣的話,前輩會消失的吧?」
「不過真的沒想到,前輩還記得我……剛剛已經做好會被咬的準備了。」
「居然是前輩先告白的呐,我們…我們從今以後,可以一直呆在一起吧?」
即使懷中人毫無回應但她仍邊抹眼淚邊斷斷續續地說著,這朵花不已經代替她往日的好友未來的愛人給了她答案嗎?
深愛之人也同樣深愛自己,付出一切終於有了回報,對她來說應該是最幸福的事了吧。

评论(2)
热度(2)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嗨嗨x
这儿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蹲啥了orz
我总有一天会把我最喜欢的句子成功引用到我的文里边去的(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