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Undertale/swap/蜂蜜意面】Date

我想要跟幾個月前一樣有動力啊💦💦💦
總而言之…大概就是個辣雞短篇orz
OOC預警,如果有什麼地方設定奇怪那一定是我的鍋💦
如果能被喜歡的話,那…可真好呀x超級幸福的
感謝您的點擊!

那本應衹是個普通的日子。
他的兄弟Sans仍熱衷於佈置謎題,樂此不疲地遊走在雪鎮各處,給將會路過的人留下或困難或簡單的一個個阻撓。
而他選擇腐爛在沙發深處,興致勃勃地做些什麼明顯不符合他平日的作風,今天也沒有任何臨近處理期限的事件…衹是暫時,但已經足夠他拋下所有,在安全舒適的家裡睡一小會了。
事實似乎總不合人願,在左腳踏入夢境前,熟悉的聲音先一步闖入,它從門口,與肉醬的味道同時趕到。
語調跟他的兄弟很像,那是另一個平行世界的他,住在雪鎮的Papyrus。
他們所居住的地區同樣和平,他們沒必要總繃緊了臉打量四周確認安全,也不必對任何人留有敵意。
這讓這兒的Papyrus「和藹可親」,讓那兒的Papyrus「天真無邪」。
自從眾人發現能在不同的世界裡往返後,想碰見個相似又不相似的自己變成了只需動動身子便能實現的小事。
在雪鎮的Papyrus認識了這位跟他兄弟一樣懶散的自己後,他拜訪這兒的次數逐漸增多,像照顧Sans那樣照顧不怎麼介意呆在垃圾堆裏的自己,當然其中也參雜些別的因素,但總地來說前者要多許多。
來人端著意大利麵,全都一如既往。
他們今天該去約會的,交往後的第一次約會,他該起來了。

橘黃色的,溫柔的夕陽從忘了解開窗簾的玻璃往內打量,帶來足以讓平日失眠的傢夥也能輕易睡著的光芒。
兩個高個子睡在客廳做著各自的夢——管他是美夢還是噩夢呢?一片祥和的模樣不是挺好嗎。
身著衛衣的骷髏先行清醒,他坐起身鬆了鬆自己稱其早已老化的骨頭,他們應是不可能有這種現象的,他知道。
等他終於開始整治頭部才看見趴在餐桌上睡著的Papyrus,對方似乎真的很累,脊背仿佛壓著足以讓他睡到天荒地老的疲憊。
他們本該是去約會的,但他在準備前就睡著了,另一位主角也在等待戀人清醒前做了一大堆家務而抵擋不住睡意進入睡眠。
他盯著看了會兒,從沙發上撿起自己午睡時用來當枕頭的毛毯攤開,蓋在另一個Papyrua的肩上。即使骷髏不存在什麼著涼,但他還是做了這多餘的動作。
也就衹是動動指頭的小事,他在心中默道。
倒不是這麼做很奇怪,就像單純的本能反應,跟人們總會認為熊愛吃蜂蜜差不多。
放輕腳步走向廚房,從冰箱裡翻出自己上個月一時興起買來的半打檸檬汽水,現在還剩下大半,甚至空出的兩地也是他弟弟負責處理。
他不愛喝碳酸飲料,Sans也談不上多喜歡檸檬,即使如此他還是買來了,甚至是六瓶。
他本來是想給如碳酸般充滿活力的,跟自己幾近對立面的,深藍色的Papyrus。但在熟識後卻發覺他更像柔和,卻不失活力的橙汁,所以他便任由這些沒人要的孩子堆在角落積塵變質。
他倒了杯水,順便幫另一個他倒了杯牛奶,他還沒到因為一盒飲料就能拖著身子去商店的地步。
輕輕地將玻璃杯放下,就在他前方幾釐米的位置,衹要睜開眼就能看見。
然後是寧静的時光,他坐在沙發上盯著仍在睡夢中的自己看了很久,帶著燈籠袖的短寸衫,類似泳衣的三角褲,顯眼的紅圍巾紅靴,一身全黑內村…這就是他所謂的「戰鬥裝」跟他本人一樣,在人群中如此凸顯。
橘黃逐漸轉變,成為顯眼的赤,從窗邊緩緩覆蓋上地毯、矮凳、木桌,最終停留在Papyrus的小指旁,像是發覺了身旁的溫暖,他挪動右手向前,接觸後便停留在此。
穿著橙色衛衣的懶骨頭難得不因有事不得不做才站起身,他用很慢很慢的步伐朝餐桌前進,那甚至慢到不能被稱為步伐,更像是以類似行走的方式平移。
他親吻模樣酷似自己的骷髏,並裝作什麼也沒有發生地回去了。
但他做的不夠完美,被親吻的人感受到異樣而清醒過來,眨了眨眼,便起來了,沒發現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似乎也不算糟糕。
「嘿!!!HONDY,我們該出門了!」
他們今天本該去約會的,卻因他的瞌睡延時,可即使晚了太多,他的戀人看起來仍興致勃勃。
在確認時間還沒太晚前,他從沙發下拿出球鞋慢悠悠地套上。
現在還不是能讓他發現的時候,他得在Sans回家前先到家。
就讓他有了愛人的事兒暫時深潛海底,跟那個吻一起,好好地藏起來吧。

评论(6)
热度(19)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最近在磕60P x
还有HSL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