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恐怖美術館/Mary x Garry】□

又想不到標題了_(:з」∠)_
GB預警,Mary外貌設定可能會有問題
方方正正(?)的OOC預警
很難吃(……但還是…希望你們能喜歡!
好久不見x
其實本來是想寫再會的約定的後續背景,but除了Mary被燒掉了之外好像沒什麼像的…如果你們能不嫌棄就好了omq

當Garry從夢裡醒來的時候,他發現床邊有個女孩,似乎正在盯著他看。
金色的卷髮,仿佛畫作般精緻的面容;還有綠色的洋裝,天藍的領結點綴著,搭上蓬蓬的燈籠袖與蕾絲邊就像是剛從畫裡走出來那般,不現實的美感。
那孩子似乎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而拽起了他的被子。
「Garry!明明說過會早起帶我去吃蛋糕的,快起來快起來!」
為什麼她會知道自己的名字呢,感到錯愕的男子一時鬆了手而導致棉被讓女孩毫不費力地扯掉,突如其來的寒冷讓他不自覺地抱起雙臂。
「哇…哇啊,先讓人家去穿個衣服啦……。」

當他赤足踏入浴室,脫下溫暖的睡衣被寒冷刺了個激靈,大腦才總算完全清醒。
他似乎,從沒認識過金髮的女孩吧。
再者,那孩子怎麼看也不超過十歲,不可能存在什麼因年代久遠而被遺忘的情況。
最重要的是,她知道他的名字,還在大清早讓他帶自己去吃蛋糕之類的。該不會是太勞累了出現的幻覺吧,怎麼想也不可能,但卻是目前眼下最合理的解釋。
一覺醒來就突然有什麼不認識的人在床邊看著你,無論如何都不太現實。
這麼想而感到心底闊然開朗的Garry先生正準備打開門,迎接清晨溫暖的陽光前——他被天使的聲音帶進了地獄。
「……你到底在換什麼衣服啊?Garry要穿裙子嗎?」
「才不是啦!」
「那就快點換好啦!!!」
被催促而衹能隨便套上前幾天丟在洗衣機裏的大衣,是那件他平日鍾愛的,領口被刻意設計成碎布般破爛模樣的長外套。
總之不論如何,他前幾天失而復得找回來的零錢是保不住了。

當他們一起走上街,女孩對一切似乎都感到那麼新奇的眼神使他不禁再次開始懷疑這事的真實性,但即使再怎麼用認真地看,反復告訴內心這衹是幻覺,她踩著水窪的圓頭皮鞋仍然立在那裡。
無論是與微風輕哼無名曲的樹葉,還是服裝店內家人模特華麗的衣裳,甚至不知名的奇異商品她也會駐足觀看。就像是頭一次經過這條街道一樣,那怎麼可能呢?
最後她在潔淨如白晝的窗簾前停下了舞步,展示櫃中糖果色的馬卡龍與塗滿奶油的蛋糕似乎很讓女孩們喜愛。
不出所料,她拽著Garry的衣角讓他幫自己點了那些精緻的糕點,然後坐上對她而言過高的座位,來回晃動被純黑包裹嚴實的雙腿。
似乎與今天是工作日有關,他們的點單很快就被處理好了,小巧別緻的藝術品裝盤擺好,銀叉在燈光的折射下閃閃發亮。就像女孩的雙眼,如風和日麗時陣陣海浪帶來片片金黃,隨意一照便是張漂亮的相片,令人窒息。
興許是不習慣用這麼小的餐具吧,她挖下海綿蛋糕的動作顯得有些笨拙。
她看起來對將黏在叉子背面的奶油塗到沒鋪上的位置很感興趣,畢竟還是個孩子啊,那可愛的模樣使Garry忍俊不禁。
然後是馬卡龍,她似乎是不想用銀破壞甜品圓形的圈而略微停頓,隨即便直接用手拿起它,咬下小小一口。不斷重複這個動作,比蛋糕少了大半的馬卡龍很快便從女孩指尖消失殆盡。
她用墊在餐具下的紙巾擦了手,隨即便跳下長凳,扯扯裙角讓裙子回復平整。
「呐Garry,我們回去吧。」
「啊…好。」

回家的路上他一直試圖向女孩提問她的名字,可即使臨近道路的終點,他也無法撬開口發出任何音節。
直到最後的最後,他才總算道出了問句。
「妳還會再來嗎?」
不是詢問姓名住家或者別的什麼,不過是幾萬分可能會被回答否的問題罷了。
「……。」
兩人都沉默著,四周鴉雀無聲。
女孩忽然轉過身,望著他微微笑了。
「Garry.」
「如果我還活著的話,說不定會有點喜歡你呢。」
溫柔的風靜靜地吹拂,待他回過神身前便已空無一物,他的手裡拎著甜品店的白紙袋,裡面裝著女孩點的點心。
那女孩到底是誰呢,他亂成一團的大腦仿佛瞬間變得清晰,雙眼因震驚而猛地圓睜。
「M…」
她的笑顏突然清晰明亮起來,卻又逐漸被黑色侵蝕,最後,模糊得再也看不清了。

评论(8)
热度(32)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最近在磕60P x
还有HSL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