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犯僕/綠紫】魅妖與紫羅蘭花

翻到了以前的一篇我好像還有很多沒寫的東西x但是完全想不起來所以就結尾了……x
總之是黃黑那篇龍與魔法師的設定x不過這邊是魅妖和紫羅蘭花這樣的x
感覺OOC特別嚴重(……
總之如果有人喜歡的話就太好啦x感謝您的閱讀xxx

魅妖,顧名思義,是具有魅惑人心技巧的妖物。大多為雌性,體型飽滿卻不顯臃腫,五官端正媚眼如絲,會將攻陷的獵物帶回棲息地食用。
部分魅妖會把獵物囚禁於身邊,以獲取穩定的食物來源,他們會用妖力造出牢籠,僅供食材為自己食用。

綠正是族群中的一隻未成年體,青草般覆滿生機的柔順長髮高高紮起,似寶石鑲入的眼眶中,是祖母色的雙目。
身著翠綠短裙,裙邊折起的蕾絲如她秀髮一同飄揚。裙下的左小腿上浮現魅妖一組特有的妖紋,右小腿帶著腳飾,小巧的紅繩穿過鈴鐺、繞著腳腕轉一圈,最後再打個結便做出了相同的簡陋飾品。
腳飾與妖紋之下是赤裸的足,它踏過草地清水與枯枝,還有更多無法一一列出的物體,幫助主人到達終點。
像所有年幼的女孩一樣,她會摘下花兒別在頭上,或是手上,接著走去河邊,低頭瞅瞅自己的倒影,繼續修飾自己的「妝容」
這習慣伴隨了她很久,少數幾年多數十幾年,興許是歸功於女人大多都是愛漂亮的緣故。
她的母親在生下她之後便匆匆忙忙地離去,一去就是很久,直到現在,她也沒在出生後見過母親慈愛端莊的臉。
村人對她父母的事向來閉口不談,至少在綠面前是如此。
親情對她來說是迷茫的,家人一詞對她來說是模糊的,因為她是被所有族人輪流照顧長大的孩子,但這並不能影響她健康長大,對吧。膚如凝脂髮如絲綢,小巧玲瓏的身軀裝滿對外對內與對愛的好奇心。
今日的她也以輕巧的腳步在草叢間跳躍,發現漂亮的花兒便稍作停留,仔細觀察確認那須臾間的注視到底有沒有出錯;若是錯了,便站起身尋找下一個目標。若是沒錯,甚至比一眼所見還要更美麗的花兒則會被折下,被施與魔法獲得不會枯萎的能力,在她厭倦後落入土地繼而生長。
今夜是她的成年禮。
樂師吹響豎笛,悠揚婉轉的旋律迴盪在迷宮般的森林深處,麻雀也嘰嘰喳喳地幫著伴奏,仿佛此刻的自己也是歌唱舞蹈的其中一員。
負責撫養她的母親們帶領她登上神聖的臺階,停留於比她低的站位。
走在最後的那位母親將永不凋零的曇花別在她頭上,整理華麗的衣著妝容,最後,她輕輕捧起她的手,親吻背部後轉身朝人群敬禮。
這無疑使人群爆發出震耳欲聾的掌聲,還有歡呼與口哨豎笛的聲音,混合後意外的別有一番風味。
作為主角的綠害羞地笑了,緩緩擺著被親吻過的手,最終以鞠躬結尾。

儀式結束後的廢料被魔法處理,以至於這片森林看起來跟以往一樣,有花有草還有鳥兒啼聲,很普通的一片祥和。
她坐在河邊,用雙手組成的瓢舀水,倒在左腿上細細搓揉,看那如同她髮絲生機勃勃的華麗妖紋,她歪歪頭,繼續清洗另一條腿。
靜靜地擦乾水漬後,她站起來轉身正準備回到群居地,卻被一人遮擋了路徑。
那是位身形凹凸有致的女子,外貌似乎是二十出頭的模樣,左手握拳反置腰側,頭戴朵嬌豔欲滴的紫羅蘭,雙瞳如紫水晶般優雅高貴,那眼球的視線正傾注在綠的臉龐。
而綠望著對方眸中的自己與身旁草木的倒影,胸膛中向來規規矩矩的心臟不可拒否地,猛地加快了速度,噗通噗通的聲音就像在耳邊響起,再聽不見麻雀吵雜的暗語。
擅長誘惑的魅妖也會因某人的一顰一笑失了神嗎,也會不敢直視他過於美麗的雙眼嗎?
她輕輕地握住花妖的手,雙頰羞紅地沉默著,不知該說什麼也不知能說什麼,興許是缺了些勇氣吧。
紫色的花妖被握著手也沒什麼反應,衹是疑惑地低頭看身前面容精緻的女孩。
「迷路了?」
綠不知該怎麼回答,只好點點頭,裝作迷茫的模樣四處張望。
「從昨晚開始就找不到家嗎。」
花妖仰頭望晨光籠罩的松樹,道出自己的猜測。
「嗯……嗯……。」
她聽不清對方的聲音,僅是應聲表示自己沒發呆。
「放妳這麼一個小孩子在這裡也不行,我帶妳出去吧。」
花妖牽著她的手,領導她走向出口。
在到達出口時,綠又看了看花妖漂亮的眼睛,抑制本能盼望魅惑她的期待,將親吻她的渴望深藏心底,同時也希望那是她願她給予的東西。
她還有很久很久的時間能去準備,告白方式是選擇直接的還是間接的,她都能放在未來,不顧頸脖的痠痛感持續仰頭眺望著。
「……喜歡妳。」
她望向某片紫羅蘭花田,喃喃自語著露出笑容。

评论(21)
热度(13)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最近在磕60P x
还有HSL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