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60S/泰多/全员向】Killer

大概是一个杀手(黑社会bushi)的设定x
多姐和泰德先生是相爱相杀(?)(其实是都接到了杀死对方的指令)的设定
OOC预警x因为不是原作的设定所以我估计多多少少都肯定会有些x
然后这儿的设定是玛丽珍和提米和泰多两人没有血缘关系x
玛丽珍要比原作更有主见一些x然后因为只剩下提米这个家人了所以决定要保护他这样的x是一个好姐姐
全程被蒙在鼓里的提米:???
顺带一提这里的年龄改了改x泰德30+多姐28玛丽珍21提米14
1-3是泰多x
45是玛丽珍和某人以及玛丽珍+提米x
希望你们看的开心x

「我現在應該扣下扳機將妳置於死地。」
漆黑的槍口正對她的太陽穴,他的風衣遮著臉,看不清表情。
「但我做不到。」
他丟下兵器,將目標緊緊擁抱。
「我愛妳,Dolores。無論再怎麼努力,道別的句子還是永遠說不出口。」

「你不能對他出手,他是我的獵物,無論如何都衹能死在我手裡。」

殺手是不能有感情的,有關愛情的一切都被禁止,更別說愛上獵物這般列入禁忌的情況。
我知道在我獵殺她的同時,她也在觀察我。我想,如果沒有外來因素干涉,我們大概這輩子都會活在永不完結的追逐中吧。
但我不希望她因此失去榮耀,我清楚她的身份,她的父親曾是都市人人皆知的傳說,衹要被他盯上不出三天就會離奇失蹤,連屍體也找不到。所以想必她肩上的擔子是非常重的,她肯定承受了超乎想像的壓力。
於是我裝作走錯了路拐進角落,背靠牆壁驚恐地望向她天藍的瞳孔,那之中包含了很多我看不透的憂愁。
我大概不會知道了吧,她抽出掛在腰間的左輪對準我的眼睛,目光淩厲令人恐懼。可此刻她卻遲遲沒有扣下扳機,像在思考什麼也像在猶豫。
我仿佛明白了她遲遲未下手的原因,任由我逃之夭夭逍遙法外的的理由似乎和我差不多啊。於是我笑了,翻找屬於我的手槍指向心臟,卻在下一秒反悔,它早就心有所歸了不是嗎,我將槍口貼准太陽穴,在她奪下我的武器前讓子彈發射。
要是真有什麼轉世輪迴,就請讓我們在可以毫無保留地說出心中所想的地方再見吧。

「妳還打算繼續讓他被蒙在鼓裡嗎?這麼危險的事妳到底是怎麼瞞過去的?」
「在這件事你沒必要管吧,我現在只剩下他一個家人了…就算我再怎麼沒有主見也好,這件事我是永遠不會妥協的。」
「那什麼時候他死掉了我可不會幫妳處理,本來就麻煩妳還非得弄的那麼複杂,你弟也太可憐了。」
「我是不會讓他死的。」
「哈……那就看妳的表現嘍,Miss JANE,期待妳的凱旋。」

刺鼻的消毒液被水稀釋,沾濕棉球用以清潔傷口,突然的刺痛讓一向冷靜的女士也眯起了眼。
「好痛……不然還是算了吧,這麼點小傷沒事的。」
「小傷也是傷啊,再稍微忍耐一會兒,馬上就好…好嗎?」
於是她衹能忍下痛覺,低著頭看她最重要的弟弟手忙腳亂地幚她處理傷口,沾滿血漬的脫脂棉堆成小山,他一下又一下不斷地擦拭赤色,生怕漏了哪顆沙粒哪點污漬引起感染。
最後一包棉花用完了,他似乎才滿意而放下鑷子,轉而拿出紗布開始包紮,全部纏好後開始收拾醫藥箱,最後擺回櫥櫃去廚房端出幾乎全都冷掉的晚餐,再盛好飯,和姐姐面对坐下一言不發地各自填滿肚子。
「……姐姐。」
「嗯。」
「妳到底在做些什麼呢,總是滿身是傷地回家…真的沒關係嗎?」
「我沒事。」
「我不認為那像是沒事…。」
「你沒必要知道這些。」
「嗯……我知道,我會聽話的。」
她揉了揉弟弟蓬鬆的卷髮。
「現在去睡吧,明天還要上學呢。」
「晚安,Timmy。」

评论(6)
热度(8)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想磕更多的K2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