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阴阳师/百合拉娘】不来吃一口拉娘的安利吗x

你们好x还是我x
直接打百合拉娘是因为五个段子我写了五个不同的CP x全打上太长了所以x
顺序是丑袖/丑姑/双猫/虫樱虫/虫蝶虫
应该都能看得出来是谁吧x除了双猫和虫蝶虫都是刀子请注意x
OOc预警x
故事全是编的有很多私设请不要当真x
希望能找到同好x

6.

「呐,我说,他早就死了喔。」
「别再等他了,别再爱他了,来爱我吧。妳看,我就在妳身边,永远都不会离开妳。」
她将木锥钉入少女的心赃,亲吻她发白的唇瓣。
「我会每日每夜都诅咒他不得返生,为什么那样的人会是妳弟弟呢,真奇怪呀,他腐烂的脸庞是那么丑陋,妳却青春永驻。他承诺的归来……这就是妳的执念吗?我明白了。」
「只要让妳永远都见不到他就行了,妳就不会消失了,也不会离开我了。」
「诅咒你…诅咒你……!」

7.

姑获鸟所拾来的是诅咒之女,惨白的皮肤,青葱色发,牙牙学语的时候她却只是笑着,笑声渗人。
她明白她不该带走这孩子,但她清澈的双眼与村人恶毒的话语还是让她动了恻隐之念,即便被诅咒,她也只是个孩子罢,她又做了些什么呢。被家母抛弃丢在路边,诞生在这不是她的选择,被诅咒更不是她所期待的,无亲无故的她只能拥有一床破被,就连自己的生命也不属于自己。
她不哭也不闹,脸上依旧微笑,那模样实在惹人怜爱。所以她最终还是带走了这孩子,让她住进自己的家。
日子一天天过去,她逐渐长大,却最终定格在十二三岁的模样,她身上拥有的诅咒之力让她脱离人类的范围变为充满怨恨的妖怪,她的笑容却依旧灿烂,依旧静静地待在「母亲」身边。
她总会这么说。
「我爱您。」
而后亲吻墨色黑羽,像亲吻她的手那般。

她从小看到大的男孩死了,据说是死于非命,失足掉进水里怎么也爬不上来,最后连挣扎的力气也失去了,活生生淹死在不到两米深的小溪。
之后她所养育或养育过的孩子也接二连三的死去,奇怪的是,他们全都丧命于丑时,在正午的阳光下逝去。
终于她在某片不祥的森林中看见了数不清的草人,锥刺深深的扎进树杆,被夹在中间刺穿的咒符写了那些孩子的名字,宏夫、幸子、奈奈美……还有许多她记得不记得的名字被施下诅咒。
她听见身后传来踩踏落叶的沙沙声,但无法言表的悲伤瞬间将她淹没,除了泪水外似乎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妈妈,您终于来了吗?」
话语在耳边响起,是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嗓音。
「您看,现在这世上您就只剩下我一个孩子了呢,为此我可做了很多努力喔……呼呼。」
「所以就请您将所有的爱都给我吧,因为除了我以外,您再也无法去爱谁了唷。」
姑获鸟在数十年前所拾来的是诅咒之女,灰白的肤色,青葱色发,她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灿烂,她的眼眸依旧是那么清澈。
她明白她不该带走这孩子,但现在即使懊悔也无法改变什么一切了。
全部都已经结束了,现在这片树林中,只剩下少女疯狂的笑声回荡。

8.

「……老朽还记得和她初遇的时候是什么场景,不是在酒馆,而是老朽还不会化形,还是只脆弱的幼猫时的故事。」
「老朽从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没见过,甚至没有印象,老朽认识的只是街边偶然看见的同类,也只是一面之缘罢。」
「那时,老朽看见了她,鎏金色划破夜幕,新鲜的鱼被丢在饥肠辘辘的老朽面前,说她救了老朽一命也不为过。」
「老朽试过鼓起勇气向她搭话或是道谢,她却总是沉默不语,只是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老朽,所以当时老朽认为,她是不会说话的。」
「她总是躲在暗处静悄悄的看着老朽,一开始总令人感到毛骨悚然,但后来渐渐地,老朽就不在意了,因为她不是个坏人,对吧。」
「直到有一天,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吧,她没有过来,只剩下自己的老朽被以往曾见过一面的两只野猫逼进死路,眼看那尖爪即将朝我挥下,被撕裂的却是他们。」
「是她,她在最后关头赶到老朽身边,保护了老朽。她没用多久时间便将敌人放倒在地,紧接着便向老朽靠近,老朽不打算躲开,因为老朽知道,世界上最不可能伤害老朽的就是她了。否则以前毫无防备的老朽为何会安然无恙呢,她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对老朽做些什么,现在也是。」
「老朽现在所能想起来的只有她给了老朽一个吻,还有她的一个特点……」
「她的身后,有两条黑色的尾巴。」

9.

落樱纷纷的花林下,总有一位女子翩翩起舞,她的舞姿优雅大方,她的容貌清纯唯美,每每当她舞蹈,我都会不经意地被她吸引,目不转睛地望着她轻盈的步伐,直到一曲奏毕。
她是樱化成的妖怪,却比樱更美。
不论是心灵,还是躯体;她从未打算将擅闯此地的我赶出这片樱花林,鲜少有人来访的世外桃源便成了我的家,即便我显得格格不入又多余,但只要她还在那里…要忍受多少失落也没问题。
我看着她与那位男子相遇,除了桃花妖外,我大概是唯二的见证人吧。我目睹他们的爱情,被生死相隔,在阴阳师的帮助下再次见面,许下承诺。
……我必须得承认,我是非常痛苦的。
我早已深深的爱上了温柔的她,却永远无法和她在一起,我是那么、那么的丑陋,也从未和她说过一句话,不是朋友,更不是伙伴。我明白这份感情终究是不可能实现的奢望,所以只要我能永远待在这茧中,静静地看着她就足够了,我已经满足了。
沙拉沙拉…听,是风的声音,它卷下春樱,点缀她华丽的舞步。
真的,很美呢。

10.

虫师们在破茧成蝶前,会在茧中做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冬去春来,她们便会醒来,冲出茧变成美丽的蝶。
现在要说的正是,一位起迟了的,虫师的梦。
若是做了可怕的噩梦,总会因惊吓醒来,她却没有,需要休息的身体不听使唤,再怎么焦急也对此无动于衷。于是她只能不断地向更深处奔跑,只要能远离梦魇,无论是到哪里都行。所以她最终迷了路,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早就不在自己的梦里了。
这是个漆黑的世界,没有一丝光,连自己的身体也看不到。恐惧越加浓郁,正当她的泪水不经意地淌下面颊,手也不知道该放去哪儿的时候,却突然传来帕莎帕莎的铃鼓声——有人牵起她的手,引导她在黑暗中摸索前进。
「不要害怕,一会儿我们就能看见光了。」
是女孩清脆甜美的嗓音,不知为何,她带有种令人安心的气息,害怕也早被中和,变成了平静。
在那女孩的带领下,她们很快就到了另一个梦里,这里说不上有多美好,但至少比全黑的缝隙好些。她看见女孩的脸,柔软的面颊,漂亮的头发,晶莹的双瞳盛着温柔的笑意,她是个可爱至极的女孩。罗兰紫的蝶翼缓缓挥舞,她的身上仿佛带着阵花香与暖和的春阳,就像只真正的蝴蝶,无忧无虑地在花丛中玩耍嬉戏。
「我现在就带妳回去妳的梦里,妳没在这儿漏下什么吧?」
「没有……但是,那个…!」
对梦魇的恐惧再加上这女孩的出现让她不想再回到自己冰冷的梦境,于是她便将自己的经历,还有刚刚的噩梦全都告诉了她。她本不认为对方会感到担心或是别的什么,毕竟谁知道这故事是否属实呢,于是她也没多期待,只是,不免有些失落。可那孩子却担心的抚了抚她的头发,而后再次紧握她的手。
「那…就和我一起来吧,直到妳醒来为止,我都会陪在妳身边的。」

铃鼓轻快的节奏照亮前方的道路,她跟在那孩子身后,经过一个又一个千奇百怪的世界,她这才发现原来地球是那么广阔,不止是恐怖和黑暗,还有如此善良温柔的人存在。虽然仍忘不掉身上伤疤的来历,但她已经完全不怕醒来后空荡的树林,两人紧握的手给了她勇气,只要想到下次还能握着她小巧的手心,一切落寞都变得没那么要紧了。
漫长的旅途终于到了终点,她回到自己的梦境,这里早就不是最初扭曲的模样了,梦魇也不知去处,剩下的只是鸟语花香。
「虽然有点寂寞,但是……还是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呀。」
「……嗯。」
「啊,在那之前,有一个礼物想送给妳,可不可以稍微弯一下腰呢?」
感到疑惑的虫师照着对方的指示弯下腰低着头,她所感受到的是捧着脸庞的双手,还有落在眉心的吻,甜味在触碰的瞬间填满她的身体,连那些经久不愈的伤口也被治愈了般,她忐忑不安的心赃终于轻飘飘的落回地面。
「要做个好梦唷。」

评论
热度(11)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最近在磕60P x
还有HSL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