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推特太太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混合着血腥味的清新空气 【CP:觉偷】

某日系列第二发(๑•̀ㅂ•́)و✧这次是清晨的觉偷prpr不过ooc还是很严重…………


睁开眼,头疼的像是要裂开,思绪乱的像是一桶浆糊。

看着自家的天花板实在是让人安心,尤其是居住在这种危险的小镇。

即使是居住在小镇边缘也无法让自己安下心来,一直都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活着,真的很累。

但这就是宿命,或许未出生时就早已被决定好自己的人生了吧。

讨厌这种事情,但却又不得不去相信。

或许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是一个好选择,大脑里的一团浆糊也该好好的整理一下了。

打开家门长舒一口气,清新空气也是可以让人放松下来的好东西,只可惜只有清晨的空气才是最清新的。

趁着人少去街上弄点钱算了,毕竟肚子饿的都快叫出声了。

几经周折终于有了收获,这个点的人不但少警戒性居然还比平时更强,想早上不应该都是迷迷糊糊的吗?

真有点搞不懂,即使自己在清晨思绪也很清晰就是了。

清晰的大脑才能更好的指定计划,逃跑路线,以及下手的目标;常年的从事这种职业让自己起床时即使头疼也能清楚的整理思绪。

大概是经常神经紧张的原因,头疼的感觉也开始渐渐麻木。

但疼痛却仍然不会消失。

所以才会讨厌死亡,毕竟死亡可是很痛的哦。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是无济于事,只会让自己心情变差罢了,现在吃一顿丰盛的早餐才是重点。

找了间挺便宜的店挑了离店门口最近的座位坐下,可以的话当然要直接逃账,乖乖掏钱什么的真是傻到不行,至少自己一直都这么认为。

在店员急急忙忙的端来自己点的东西顺便一边用围裙擦着手向自己道歉时似乎看到了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向着这边前进。

哦…该死的居然是Fliqpy那个家伙,从未见过这家伙这么早出门并且还正好和自己撞见。

这还真是巧,突然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不睡一个回笼觉偏要起来吃早饭。

看了看还在自己附近徘徊的店员快速拿出一张钞票压在自己一勺都没动过的白粥碗底,甚至还没有好好的确认一下钞票的面额便慌慌张张的拉高领子站起身走出了店门。

该死为什么自己现在才发现这条岔路居然封路了?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可就只能原路返回了,也就是,一定要和那家伙擦肩而过的意思。

或许呆在这里等那家伙走掉是个好选择?但那家伙要是无聊走到了这条巷子里怎么办?或许那家伙也不知道这里被封住了的话该怎么办?

大脑的分析和调理都被这家伙的倒来给搞的一塌糊涂,到底该怎么办……。

正当自己犹豫不决进退两难时,对方早已在巷子口等待着自己发现他。

真是个恶趣味的家伙,可以的话真想让那个傻逼Hero狠狠的揍他一顿,让这家伙以后别再做这种事。

当然也只限于可以罢了,这种事情也只能想了吧。

「Shifty,你这家伙想去哪呢?」

正在自己想尝试翻墙时却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还真是,巧呢。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吧,吓的自己浑身一抖僵在原地。

颤抖着转过头还没有看清对方的脸便被对方压在墙上,挣扎着手掌却被对方毫不犹豫的用刀在一瞬间间刺穿钉在墙上,赤色的血液染红了洁白的墙,顺着淌到了地上。

剧痛占满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大脑也被填满到不留一丝缝隙。

现在想的事只有一件而已。

『……好想死。』

下意识的将手伸向天空,对方微笑着抓住自己的手腕狠狠的往下折。

这个力度手腕已经脱臼了吧,但也仍然比不上另一边手掌被刀整个贯穿的剧痛。

好痛。好痛。好痛。

早已无法思考到底该怎么逃走,现在只想能痛痛快快的被对方杀死,然后再享受一次复活时大脑一片恍惚那种令人恶心的感觉。

杀掉我。杀掉我,快点杀掉我……求你给我个痛快吧。

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浑身无力的靠在对方肩上,即使是眼睛也睁不开,呼吸渐渐的变得虚弱,意识也越来越朦胧。

血腥味和清晨的清新空气混合在一起是多么的甘美,甚至可以想象到晨露与血液混合的甘甜。

对方似乎在自己的耳边呢喃细语着什么,但自己哪有那种时间去在意呢。

即使在意,也听不清了吧。

现在只能感受到意识的远去。

「…Good morning.My lovely.」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