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My name 【CP:英偷】

悄悄的说其实被我改了很多,跟一开始写出来的大概完全不同,可能因此有Bug如果看见请指出xxx十分感谢x
依旧是渣文笔的勺子表示食用谨慎x
大概算有隐晦的性描写?总之注意一点点哦x

I am Splendid.
我在他耳边轻语。
粗糙的麻绳紧紧缠绕在他的手臂上,被紧捆过的痕迹一条一条,淡淡的粉色。
S.p.l.e.n.d.i.d.
我强调着一字一顿的重复到。
记住我的名字,我命令式的强调着。
他只是单纯的喘着粗气没有回应,来不及咽下的唾液从嘴角缓缓淌下。
告诉我,那些东西在哪里。
依旧没有回应。
强制的逼供似乎对他没什么用处,他仍然什么都不说。
依旧是审讯,我依旧是在问好几天前的问题。
「你偷走的东西在哪里。」
他嗤笑一声也依旧回答了我好几天前的回答,他说东西被Lifty拿走了,他怎么可能知道。
顺带嘲讽了好几句我是个不称职的家伙。
我的确不称职,即使他的职业并不光彩,但他对于责任看的很重。
我只好等到晚上再继续。
依旧重复着自己的名字,他似乎还是对此毫不在意。
我开始怀疑这个方法的可能性,尝试着去做这个真的是正确的吗。
他的喘息声打乱了我的心跳。
一阵一阵,混乱的心电图颤抖不已。
颤抖的声线,上下滚动的喉结。
修长的手指拂过他起伏着的胸膛,被寒风侵蚀而挺立的红樱。
我抚摸他的腰轻咬他的肩膀,下身的动作并没有停止。
弓起的背,弯曲的脊椎。
我仍然在念叨着自己的名字。
Splendid.
高潮时我开始分不清一次次说出口的名字到底是在说给谁听,是在提醒自己,别忘了你的名字吗?
我不懂,我到底在做些什么违背道德底线的事情。
我不懂,他每次都在细听着问话却又没多大反应。
他的精神承受力比一般人强上不少,以前甚至还有一段时间盛传过他曾经被别人强制洗脑但失败了的流言。
我该知道对他用这种方法会更难成功的才对,但我却还是执意重蹈覆辙般的尝试了。
我知道用这种方法来强迫他说很肮脏很下贱很卑鄙龌龊,但别的更加没效果,作为英雄可不能肆意伤害别人的身体。
比如说用殴打来强制逼供,这个有效我是知道的,但我至少有作为一个英雄的基本责任感和自己的道德底线。
再说只要一扯到关于钱的事情,即使把他千刀万剐估计也不会听到一句实话。
即使现在所选择的也是背德,但至少罪恶感不会那么重。
稍微有点喜欢他的声音,尤其是那刻意压制而低沉的细喘还是浪荡的大叫,性爱也是一种会让人上瘾的东西。
明明是对立关系却还是有些喜欢,我也真是不称职到一定境界了啊,只希望以后别因此出差错就好。
爱情是可怕的东西,跟偶像一样,英雄也是禁止恋爱制。
沉默。
起身返回地下室,伸手把他身上绑好的麻绳解开,捆绑过的痕迹清晰易见。
粉色的,底下还透着些淡紫。
我索性把准备好的手铐又放了回去,这玩意肯定困不住他,我赌一个月不吃面包。
只要他想走,那还有什么东西能困住他吗?
他波澜不惊低垂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淡漠的态度就像是他知道我必定会做这件事,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我不会再用之前的方法来强迫你说,但如果你愿意告诉我的话随时欢迎,不愿意说也没关系,只不过我不会放你离开罢了。」
我背对着他说出准备好的台词,虽然看不见却感觉到了他的动摇,希望不是转瞬而逝的假象。
接着是平稳的日常,我会帮他准备好一日三餐然后送过去,他没有抱怨菜单也没有跟我提起之前的事。
他甚至没有跟我开口说一句话。
但在一个星期后或许是受不了身边有个大活人却不交流的奇怪感觉了吧,他叫住了我。
「Splendid先生,今晚要考虑陪我叨瞌一下吗?自言自语也真是太无聊了。」
有些无奈的样子。
不想因为上周的事情而留有间隔,尽量自然的看准时针指向十一点才踏上楼梯。
打开锁朝一早等待着自己的那个家伙打了个招呼。
晚上好。啊,晚上好。
很普通的问安,不知道接下来的进展会如何。
希望能是和平结尾。
我将一早准备好的装盘蛋糕连着叉子递给他,他毫不客气的拿起叉子将很平常的等腰三角形蛋糕分成好几块,铁质品插入最小的那块放入口中,似乎能感受到蛋糕奶油在温润的口腔里缓缓融化。
他将叉子放回瓷质盘子上留下一句有点过甜的评价。
接着他开口说话,从慰问我今天的经历再到今天中午的菜单,我知道我过分了他点但他这样总让我觉得他在打着什么如意算盘。
毕竟曾经有过被欺骗的经历,他说他喜欢我接着给了我一个拥抱,我恍如梦境般的回到家才发现口袋里的钱包消失了。
或许大家对他一直都只是可见一斑而已,至少我觉得我是。
表面功夫能做成这样,真的还是一个普通的小偷而不是欺诈师吗,虽然说诈骗的勾当他也干过。
只要能获得那些绿色的钞票就无所谓了吗。
接着他开始讲述自己年少时的故事,虽然不一定是完全真实,但这段人生故事真的太过阴暗。
我一言不发的听着,少许睡意也被大脑驱散。
在黑暗深处费力的伸出手希望能触碰到遥不可及的微光,快要碰到它的边缘却又被狠狠的踢回原地。
仿佛能感受到那种眼神,浑浊的瞳孔没有一点光泽,突然转头眼球没有转动直勾勾的盯着你。
「我就像是下水道里的老鼠,只能被污水拥抱睡在脏兮兮的垃圾堆里,昏暗处才是我的栖息之地。」
Shifty在故事的最后这样形容自己。
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在落幕时鼓掌却觉得这像是嘲笑只好作罢。
看了看手表才发现时间将近夜巡,站起身想了想留下一句晚安。
「Kiss me.」
他给出的回应似乎不太对劲,我呆在原地思考是不是听错了。
「I say kiss me; don't hesitate, Splendid.」
他重复了一遍仿佛怕我觉得这是错觉。
突然被索吻实在无法让人冷静,在这种奇怪情况的衬托下更甚。
我想只有这次我才会希望他表明自己在说谎,如果这是真的那也未免太突然了。
一周前的事情他肯定还记得,甚至是历历在目。那他现在的索吻又是为什么呢,单纯的寂寞了吗?如果他身前的人不是Splendid也会是一样的结果吗?
好像在心底泛起了一点醋意啊,无论是那个可信度未知的故事还是刚才的猜测,有点…心酸。
「啧。」
下一秒就被狠狠的拽住领子,差点直接反射性的拉住他手臂给个过肩摔。
我似乎还能看见那手臂上粉色的捆绑痕迹。
「你还真是个麻烦的家伙。」
用力的把我往那边拽去吻住我的唇,甜腻的奶油味似乎还在。
这个吻没有持续多久,估计也就那么几十秒而已。
他松开紧拽住我领子的手转为搭在我肩膀上。
「My name is Shifty.」
「You name is Splendid.」
「Don't need to repeat, I remember.」
最后他对我露出一个微笑,虽然他误解了我一开始的意思但这样更好。我将他拥入怀中头靠在他颈窝处轻声到了句谢。
「那么Shifty,现在我想再问一次,关于那件盗窃案,你还是对它闭口不谈吗。」
「无可奉告,我亲爱的Splendid先生。」
结果还是这幅耸肩的模样吗?还真是拿这位小偷先生没办法。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