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羊刺以及刺军的两个段子

稍微来发一下xCP就是标题上的羊刺和刺军——不客气的发上来啦x
依旧是渣文笔……请谨慎食用x

依靠
我有一个可靠的恋人,她能让我放心的依靠着她。
她说她从前是一家人户的大小姐,我有些惊奇却还是把问题憋了回去。只要能做恋人就够了,以前的事情并不重要。
直到那一天,她强颜欢笑着将血迹斑斑的黄瓜放到一旁,捂住脸轻声呜咽着。
我义无反顾的抱住了她,她靠在我小小的胸膛上一言不发。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不止她是我的依靠,我也是她唯一真实的依靠。

(其实这篇没取名x)
「我说啊。」
少年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
「为什么Flippy先生不愿意回应我呢。」
他歪歪头不解的看向对方的背影,绿色的身影转过给他一个微笑。
他从未回应过对方的我爱你,但他们确实相爱着。
小镇的人们都明白,少年却还是不解。
回应一句「我也是。」是很为难他的事情吗?
他的疑问一直没有解开,但两人还是携手走到了人生的末尾。
年老力衰的少年用尽最后的力气握紧了同样衰老的对方,他什么都没有说,另一个人却自顾自的开了口。
「能和你共度终生很高兴,现在我就告诉你,那个问题的答案。」
少年,或者说是老人。他急急忙忙的睁开了双眼,眼角边的第一条条皱纹无声说出了主人的年龄。
「那时,我知道这个问题让你很不安,我知道你是很没有安全感的人,但我还是说不出口,我无法做到用口头回应你的爱。」
他停下来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喝了口水,对着床上的人无奈的笑了笑。
「我的战友还在看着我呢,他们的灵魂似是一直缠绕在我身边,所以我做不出用这幅样子回应你的事情。」
「我想,只要我能证明我活的很好就够了吧?他们的牺牲不会是无用功的。」
「最后他们对你道了谢,你有照顾好我,我也有回应你的爱。」
「是的……我本来想自己一个人度过生下来的日子,但他们说我需要爱。所以我找到了你,一个深爱着我的人。」
「但我真的没办法回应你,我不知道这是出于不想让他们担心还是出于真正的爱,所以我不敢回答啊。」
「可最后……还是爱上了呢。」
他俯下身给了对方一个吻,仿佛现在只是五十年前一个普通的晚上,他一直都不让对方熬夜,虽然听了恋人的劝告但他还是想要些小小的奖励来作为交换。
接着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五十年。
他望着窗外,暖橘色的阳光笼罩在他的身上仿佛镀了一层金。
「我也爱你,亲爱的Flaky。」

评论(1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