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道别的橘色 【CP:刺拖】

咳咳……依旧是渣文预警请注意xBE预警
刺ALL大法好x
这次没啥废话(shenmegui)来瞅正文吧xxx

对上视线的一瞬就像是永恒。
赤色的瞳孔很漂亮,像是艳阳,像是熔岩,像是灿烂开放的大红色花朵。
那时的我只是个情窦初开的十六岁少年,加速的心跳声与发烫的脸颊告诉我,我大概是恋爱了。
初次见面时我们正在聚餐,不知他到底是被谁邀请还是不请自来,我只知道他独自一人坐在角落低着头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大概是觉得他太格格不入了吧,我拿起一盘三明治去到他面前递给他,他看着递过来的盘子愣了愣伸手接过,抬起头对我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也就是在那时我发现了我的初恋,与普通少年迥然不同的初恋,与我同龄的男孩通常都更愿意将视线看向Giggles,她的确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孩子。
她捂着嘴轻笑的模样让多少少年怦然心动?我不知道,因为我对她只有朋友的喜欢而已。
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我对Giggles或者是Petunia有这种心跳不已的感觉,是为了让我小小的心脏只能装下他一个人对吧?
我不好意思的捏了捏帽子上垂下的布制兔耳,这件黄色的兔耳风衣我靠着三件换洗穿了很久,以至于大家都认为我没有换衣服。
出口打破了这对我来说有些尴尬的场景的人是他,他在吃完其中一个三明治后抬起头看向我,赤色的双眼再次与我对上视线。
「我的名字是Flaky,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哦。」
跟我一样清脆的声线却也不同,或许可以形容为麻雀与布谷鸟?
「我叫Cuddles!请多指教啦Flaky!」
他的微笑仿佛能融化寒雪,丘比特的剑简直贯穿了我的全部,连我自己都觉得我无可救药。
聚餐在我们断断续续的交谈中结束,明明很漫长的几个小时对我来说却只像是过了几分钟。
依依不舍的望向他离去的背影,我终于鼓起勇气追过去尽量自然的问他要了联系方式。
他听清楚我的来意后拿出小小的笔记本与原子笔快速写了一串数字后将纸撕下递给我,收好东西后再补给我一个笑容。
目送同行的同学们离去后我握紧手中的便条纸,心中激动不已,颤抖着拿出手提电话将电话号码输入,填到联系人备注时却停了下来。
该填什么呢。
手指停下来抬头望天,云朵飘过了好几朵。
最后填上了「Flaky」,假如被别人看见我给的特殊备注也不好…。
晃晃悠悠的到了周五,快要到来的休息日激动人心,毕竟是一周只有一次的假日,一定要好好享受才行。
播出那个在这几天默念无数次的电话号码点了播出,清了清嗓子尽量用普通平和的语气开了口。
「周末有时间吗?稍微出来一起吃顿饭如何。」
「……可以啊?能被邀请一起用餐之类的,很开心呢。」
电话那头的他似乎在笑,这么估计着我也忍不住挑起嘴角笑了出来,能被答应真的是太好了。
忐忑不安的等待终于到了尽头,在那天清晨我终于脱下了几乎无时无刻都跟我在一起的风衣,挂在衣架上的它耳朵低垂着,似是在抱怨我有了心上人就直接不管它还把它晾在一边。
难得穿上的正装让我有点不习惯,说不定还有种坐立不安的既视感,扯了扯袖子又理了理领带,还在思考到底有哪里不足。
鞋跟有点高的皮鞋穿起来远远不足还没刷干净泥巴的运动鞋舒服,鞋尖点点地蹲下来又把滑下去几毫米的袜子拉上去。
捣鼓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第一次站在衣柜镜前审视自己现在的模样,往常总觉得乱糟糟的亮黄色短发被梳理整齐,乖顺的贴在后脑勺上;没带过两次的领带被从柜子底部翻出来洗干净,确认一尘不染后才笨拙的系上它;纯白色的衬衫也沾上了少许灰尘,好不容易拍干净后套好,仔细对着纽扣避免扣错位置,笔直的长裤让本属于少年们那长度正好的腿看起来更加修长。
对着镜子中英俊帅气的自己眨了眨眼确认没有看错,这副模样简直就跟梦境一般不真实,伸手捏住自己的面颊,用力一捏的痛楚让我呜了一声,泪腺分泌出的几滴泪水被挤出眼眶。
「好痛……。」
小声嘟囔着轻揉自己透着一丝红色的脸颊,扭头看向床头柜的闹钟确认时间,发现将近出门时间后慌慌张张的跑去客厅将必要品装进口袋出了门。
一路小跑到了目的地,灿烂的太阳照耀大地将地上的小水洼烤干,蒸发到天空中。
路上的人们也被烤出汗水,沾湿衣服亦或是雨水般倾洒在大地,我也总有种汗流浃背的错觉。
用手背擦擦发根处的一层薄汗,还真是有点热啊。
没到几分钟我就发现了坐在附近店里的他,他点了一杯加了冰块的碳酸饮料坐在座位上等着我,大概是因为天气太热了才会这样吧。
他穿了一件白色短T恤,大概在之前套着的暗红色外套被系在腰间,深棕色的半长裤裤脚停留在膝盖上方,白皙的腿部皮肤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
放着两片柠檬片的碳酸饮料里,一个个气泡正在争先恐后的往上升,堆积在水平面下或者直接消散在水面上。
他似乎没发现我已经到了,看了看饮料剩下的大半杯又看了看手表,他似乎并没有等多久?而我也并没有迟到。
应该是害怕自己迟到了才会这样吧,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上去,正含着吸管喝饮料的他放开吸管坐正看向我。
「等很久了吗?」
「并没有…是我自己来早了而已。」
依旧是微微一笑,他站起身朝我伸出手。
「那么接下来…先一起去逛逛吗?」
我站起身犹豫再三还是没有直接顺势握住他的手,毕竟也没认识多久,到现在为止估计只是我单方面的爱慕罢了。
跟他并肩走在街上这种事,简直就像是做梦一般。
但真的,好开心啊。
他在经过厨房用品店时不知为何停下了脚步,呆呆的注视着货柜里反射银光的刀具。
难道有什么东西在哪里吗?好奇心催使我仔细的看一遍,但仍然没有发现什么端儿。
过了会他才有了反应,朝我充满歉意的笑了笑再次踏出脚步准备往前走。
虽然好奇却把问话咽了下去,即使只是自己单方面的猜测,但他应该不太想被别人问这件事吧。
他似是发觉了我有哪里不对劲,慌张的指了指路边的某间餐厅,勉强保持那抹笑容用手拉拉我的袖子,我呆愣几秒连忙点了好几次头。
一间没来过的餐馆,橘黄色的灯光笼罩着,面对面的我们气氛一次带上点暧昧。
如果是粉色的灯就更不得了了吧?捏着领带尾端犹豫着该不该开口打破现在不好不坏的气氛。
他拿着点餐牌食指抿唇正认真的思考着该点什么,我也只好拿过另一份点餐牌仔细审视一番。
过了几分钟我抬起头发现他早已放下菜单把牌放回原位,他没有像别人那样拿出手机解闷,而是选择看着一些别的地方…发呆?总之他没有拿手机我很高兴,要是他拿出手机我就不能跟他聊天了,随意乱打扰别人会被讨厌的。
我举高手就像在课堂上要回答问题似的示意服务员过来,大概是因为店里人不多的原因,店员来的很快,摆出招牌式微笑拿着笔与点餐单问我们要来点什么。
点了各自的餐后我在点饮料时僵住了,他微笑着对我说「随便一点就好,不如让Cuddles先生来帮我决定吧。」他带着期待的眼瞳将目光洒在我身上,这样我反而更害怕会不会一个不小心点了他不喜欢的饮料引起他的反感。
坐如针毡是我现在的状态,我已经听到了服务员不断摁着原子笔上面那个让笔出来的东西了,随着他一遍一遍的摁下按钮,我的汗滴也越积越多。
对面的Flaky倒是很从容,一副完全不介意的模样。
我能感受到我声线的颤抖,指尖的犹豫。
「那……就要一杯橙汁和可乐吧?」
我尽量选了不会被这个年纪的同龄人拒绝的饮料,点可乐的原因还有一条,在今天刚见面他就正好在喝碳酸饮料,可乐应该也没问题吧。
他低着头看不太清表情,总之应该不会看见他嫌弃的表情?那就够了。
先上来的是饮料,他拿过可乐喝了一口,气泡漂浮着,破裂着,似乎在高兴自己能被人喝掉。
看来可乐的确没点错,我暗自松了口气也拿过橙汁慢吞吞的喝了起来。
在饮料的水平线下降大概三厘米后,我们的主食也被端了过来,意大利面与咖喱饭,在我们的这里并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东西。虽说现在国际化后连国外的食物也能轻易买到,但还是会有某些人仅此就做出差异表情的事情发生。
他拿着叉子的手很漂亮,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要是被那些最近大家讨论的那些手控看见一定会尖叫吧?
午餐本该是谈天论地增加感情牵绊的时段,我们却都没有说话,专心解决着食物亦或是饮料。
用餐完毕后服务员看准时间走过来向我们索要费用,写了食物名字的点餐单在我们眼前晃来晃去。
他似乎默认了AA制,看了看总费用拿出一般的钱放在桌子上,见状如此我也只能拿出另一半费用将钱递给服务员。
本来想说「我请客吧。」却还是没说出口。
真糟糕啊…果然恋爱会让坚决的人变得犹豫不决,聪明的人变得愚笨,玩世不恭的人变得稳重。
这么说恋爱到底是好还是坏呢?我不知道,还是让别人来决定好了。
现在的场景似乎有点眼熟,疑惑絮绕心头却百思不得其解,好讨厌啊。
走出店门后我们一前一后前脚搭后脚的走着,尴尬的气氛让我害怕,我想搭话却怕他不应我。
「对不起,明明已经这样了我却还是无法让你开心……我果然是个很差距的人。」
他停下脚步回头对我微笑,笑容里带着数不清的苦涩。
我走前两步想帮他擦擦眼泪,却突然抬不起脚步。
低下头看了看才发现肚子那里不知在什么时候被切开了一个大口子,大肠小肠掉了出来在地上拖着。鲜血淋漓我却没有感受到任何一丝疼痛,他伸出手想抱紧我却又放了手,是不想抱吧。
身体因贫血而无力,跪倒在地无力的抬头望着他,他的眼里带着一丝惊恐与满满的歉意。
我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不,其实也不算很久以前。
我被查出了奇怪的病症,那天我正被拒绝了表白,而表白对象当然是那个红色的少年,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
果然初恋都不可能有个好结局?他拒绝了我。
他在得知我的病症后拜托Lumpy与Sniffles做了一台机器,在带上那个头盔后我进入了梦境,或者说是我的意识去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Flaky也跟我一起过来了这个地方。
重新来过的相识,我同样爱上了他。
接着他尝试与我做一次约会,让我能走的安详点。
但他还是做不到平下心跟我约会,所以才会向我道歉。线头终于理清,梳理完时我大声的松了口气似是在向他表明我理解了。
我抬起头给他一个微笑,夕阳斑斓让我的亮黄色变成了橙色。
他看见我的微笑也松了口气却还是没有给我刚刚卡住的拥抱,听说过他有被害妄想症的事情,看来是真的没错。
还真是个糟糕的家伙…。
指尖触碰他胸口的布料用口型对他说了句话。
『再见,但我想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他漂亮的瞳孔染上了满满的惊恐,想想是因为我就让人想笑。
我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在心底给他施下恶毒的诅咒,我想让他也跟我一起走但做不到。
觉得会被伤害所以不愿意谈恋爱,甚至连一个拥抱也不肯施舍给我。
但我还是无可救药的爱着他,所以我没有诅咒他也跟我一起死去。
『我诅咒你无法爱上任何一个人,也没有人会愿意爱你。』
对啊,我正处于叛逆期呢,让我任性一回吧,我也只是想捣最后一次蛋而已。
最后一句我开口发出声亲口说给他听。
「我会在地狱,等着你哦。」
亲爱的Flaky,我最喜欢你啦。
时间凝结在我最后留下的微笑。

评论
热度(6)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想磕更多的K2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