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夏日残响 【CP:刺微】

刺ALL大法好xxx这次是百合向的刺微!请慎重食用x渣文笔什么的…抱歉x
总之希望您能喜欢!十分感谢!

风铃在摇拽,清脆的铁物碰撞声回响在室内,这声音悦耳动听让人心醉。
她说她很喜欢风铃的响声,你就这样仔细挑选着买了一个漂亮的风铃装作偶然碰见才买来的送给她。而她似是发现了你的紧张或是因为别的什么,没有拆穿你的小谎言而直接接过了陶瓷风铃。
你为她搬来凳子让她踩上去将风铃挂上去,挂好后她跑去厨房拿出冰箱里的西瓜切好装盘拿过来给你,你拿起其中一块西瓜对着尖顶咬了下去,,清甜的西瓜仿佛一道清泉,冲走人们心中的燥热。
她的笑容却比西瓜还要甜,仿佛融化了你的心。
在夏季的尾声,你送出去一个风铃而获得她的心,收获了最美丽的笑容。接下来的秋天也要和她一起好好度过才行,你在心底悄悄下定决心。
金黄色的丰秋来临。
她带来农田里的青年递给他的一捆稻米,新鲜的切割痕迹似乎能闻到似有似无的稻草味。
一袭白裙包裹她瘦小的身躯,裙摆被风抚起在空中晃动,仿佛一株纯白色的花朵渐渐开放。一想到刚才那不知名的青年看见她这副可爱的模样你就忍不住皱了皱眉,接过稻米拿进厨房清洗。
她似乎没发现你吃醋的痕迹,就这么跟着走进来站在你身后倾斜身子看着稻茎被水流冲洗。
确认洗干净后你关掉了水龙头,跟她一起开始准备晚上的晚餐。
尚未剥去外壳的米粒带来与平时不一样的口感,混着她认真做出来的菜肴放进嘴中真的是一种享受,她会尽量保持菜样不重复,用她的说法来说就是「天天的菜都差不多的话不是就跟昨天一样了吗?会根本就感觉不到时间流动吧…。」
可以称得上是幼稚的理由,你却点点头认同了她的说法,帮她揉揉肩膀轻声告诉她别因为想菜样不一样而太痛苦哦,即使是一样的菜你也会很开心。
因为做菜的人是你呀。她听完后朝你开心的笑了笑,用你最喜欢的灿烂笑容回应你她知道了。
那时也正是如此,对那无邪的灿烂笑容怦然心动,努力的跟她说上了话,做了朋友,亲自拉近彼此的距离,准备巧克力在情人节当天送出,念出对着镜子预习无数次的句子。
她抓着你送给她的巧克力愣了愣,转及抱紧了你。
几千万次都停在中途的手终于伸过去握紧了另一只手,手心贴着手心、十指相扣的感觉让人安心。
你也随着她展露出的笑容让嘴角上扬,两位微笑的十七岁少女就这样,融合在似幻似梦的春季花景中,就像是一副顶尖的画作,让人分不出真假,又仿佛虚实结合。
冬天的飘雪一片一片,散落在城中各地。
雪在屋顶上被屋内火炉的热度烤化,接着继续留在原地等春天到来时化为蒸汽,亦或是再次凝固成冰与其他的雪混在一起。
她苦苦等候的厚实雪地终于堆满了地,穿上防寒服带着手套拉你去到雪地上堆雪人,你小心翼翼的将登山鞋从雪地里拔出继续走下一步,在雪地上留下一个个痕迹。你转过头,人生总会留下那么些短暂的痕迹,或许下一秒就会消失,或许会短存;反正无法名留青史,你一直都觉得自己只会平平淡淡的度过余生,大成就什么的留给别人就好。
你微微一笑,或许是无奈亦或许是无谓。
她转身拍了拍你的肩膀,担心的询问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而你也意识到自己刚刚似乎一直在发呆,连忙跟她道了歉。她听见你的道歉微微皱着眉却还是在笑,大概是拿你没办法吧。
找到一片空地后她开始滚起了雪球,她说过想堆一个很大很大的大雪人来着。你则是开始在周围寻找还能被看见的树枝,一定要是能配上那个大雪人一般长的树枝才行。
被风吹折的树枝还有少许部分连着主躯干,摇摇欲坠的模样看起来真危险,但与预想差不多的长度还是让你决定将它完全折下,这么合适的说不定只能看见这一根了呢。
树枝的位置有些高,你踮着脚才勉强用双手抓住树枝的最下端,将脚踩平确认不会摔倒后你才开始扯树枝。
没过多久摇摇欲坠的树枝便完全脱落了下来,你费力的抱起它踏着晃荡的脚步往回走,厚厚的雪地给你增加了不少困难,将雪地靴从雪里拔出来真的很费力。十几分钟与雪地的斗争换来了她充满感激的拥抱,你也搂紧她给了她一个冰凉的吻,这比交易还真值。
经过来来回回的滚雪球部分你们终于堆完了雪人,插上长长的树枝与一早准备好的胡萝卜,放上石头,最后你将自己的毛线帽给雪人带了上去,而她则是将围巾给它围上。
你们看着自己的杰作对视而笑,寒冷的冬天果然也有冰冷的乐趣呀。
随着夕阳西下你们牵上手准备回家,她转身对着雪人挥了挥手到了再见,你们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了回家。
客厅被红色的炉火笼罩着,包括家具,墙壁,还有相依相偎的你们,被疲劳感填满的两具身体就这么在沙发上相拥着睡着了,梦里下着甜甜的雪。
随着时间的缓缓推进,地上的积雪渐渐融化了。
嫩草萌芽,争先恐后的推开泥土从里面露了头,缓缓的长高着,希望能吸收到更多阳光。
你们脱下厚重的防寒服与雪地靴,穿上轻薄的保暖衣出了门,两只手交叠着踏出不紧不慢的步伐一起在路上散步。
空气中还有雪的味道,不知道着是不是错觉,总之空气清新到没话说,身体似乎也变轻了,下一秒似乎就有可能会被微风吹走的样子。
百花齐放的公园里,她正心花怒放的漫步在花坛边,眼中闪烁着对美丽的期盼与向往。她就像要变成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一般,那副美丽优雅的模样在你心中映出,你有些期待也有些害怕,虽然只是妄想却也怕变成蝴蝶的她会被别人抓走,然后就再也回不来了。
你握紧她的手,最希望她变成蝴蝶也是最不希望她变成蝴蝶的你,只能这样看着她眼中的期盼,无能为力让你伤心也让你庆幸,即使她真的变成了蝴蝶也一定会回来也一样。
她在一阵风吹过后忽然站直身子捂住嘴开始咳嗽,脸颊处浮现的红色让你担忧,你连忙拍拍她的背希望她能好受一些。咳嗽声与重厚的呼吸声让你的心一揪一揪的抽痛着,她一定很难受吧。
她终于抬起头充满歉意的微笑了一下,拉住你的手往公园外走去。
到了完全看不到花的繁华地区,她四处张望选择了一间甜品店,随便找了个位置做好后她开始与你细说。
你在她说完的那一刻毫不犹豫的吻住了她,不知所措的你只能这样安慰她,她没有反抗却也没有回应,只是让你吻着她,感受你的嘴唇。
唇分开的那刻你看到了她的泪水。
别哭。
你悄声说着。
没关系。
她微笑着回应。
春季结束时她带着花店里买来的花朵站在山崖旁往下望去,虽然知道她不可能就这么纵身一跃跳入下面的花海,你的担心也是少不了的。
带在她头上的花朵被你用清水冲洗了数十次,为了让她能毫无顾忌带上她所喜欢的花朵你花了不少功夫,一定得把花粉洗净真的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时间依旧在走,秒针不会因为除了没电之外的任何一个原因停下,它不会为了任何一个人停下。
又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太阳毫不留情的将人们的皮肤晒黑,少女们嘟囔着阳光太晒将防晒霜涂在裸露的皮肤上。她也是如此,即使用的不多也能感受到小罐子里防晒霜的明显减少。
她穿着白色的及膝连衣裙,跟去年秋天那件白裙十分相像;头上带着有大帽檐的太阳帽,大大的粉色蝴蝶结系在上面作为点缀;白色的过膝袜将小腿毫无缝隙的包裹住,为了不让腿被晒黑的她在夏天几乎都穿着长袜,即使那有点热。纯黑色的厚底皮鞋踩在地上,随着她的脚步留下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她看起来就是一个完美的十六岁花季少女,一想到这不能只属于你自己你就有莫名其妙的嫉妒感,占有欲燃烧在心让人难受。
你们一起出了门,她在街上啪嗒嗒的跑着,而你在后面跟着。她买了酷暑受情侣与闺蜜们受欢迎的双根冰棒,蓝色的冰棒撒发着白色的雾气,在这种天气里估计没一会就要开始融化了。
你与她分别拿住一根木棍掰开雪糕,随着一声啪你们的雪糕分成了两半,很有默契的在同一刻放进嘴里,你们发出了差不多的赞叹声。
果然夏天就该吃冰棍呢。
她朝你眨眨眼开心的咬了一口雪糕。
嗯……尤其是跟你一起吃,真的是特别特别的幸福。
你微笑着回应了她。
你看见了她脸颊处浮现的淡淡红晕,她低下头继续吃着雪糕不敢回应你。
与她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幸福四季就这么过去了,小小的惊喜与乐趣都能让你们很开心。
是的很开心,如果能忽略掉那渐渐变强的嫉妒感就真的很开心了,嫉妒之花早已萌芽,展枝散叶,花朵含苞待放。
最后一次的浇灌终于让花朵开放,她瞒着你与别人出去吃饭的事情让你嫉妒的快要疯掉,无论是主动喂另一个人吃东西的她还是那从未间断的微笑。即使她跟你在一起时也会笑的很开心,跟现在的那淡淡微笑比起来却像是敷衍的灿笑。
到底为什么?
你的手指深陷进有些扎人的头发里,被划出小小的口子也没在意。
是因为我做的不好吗?
咬紧的下唇开始流出血液,你很讨厌的腥味在此刻却无足轻重。
好担心…她会不会就这样离我而去?
松手来抱住双腿,仿佛卷成一团能让你回复那么点安全感。
你苦思冥想了很久,这段时间你甚至滴水未进。
将她留在身边就好了吧?你终于露出了消失很久的笑容,只要她别走就行了,怎样都行。
在酷热开始散去的日子里,你将冰冷的手铐拷在了她的手腕处,她不可置信的表情让你有点想笑。这样她就只能留在这里了呢,只属于你的她,终于是真的只属于你了。
你给她喝下了从那个蓝色的老师那里找到的药,她想喊出你的名字却又喊不出声。
你没有发现她掉落在玄关处的小礼物盒,里面装着一个漂亮的风铃,你也没有发现上面贴着的小纸条。
她在上面写着。
上次我问Lammy酱到底那种风铃比较适合你,作为感谢我请她吃了一顿饭…哎嘿嘿,希望你会喜欢!
你并不知道,你只知道从今晚开始,她只属于你一个人。
夏天的颜色渐渐消散了。
风铃的声音回响在风中。
「叮铃……叮。」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