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流年 【CP:刺军】

Flippy女体慎点(´・ω・`)
渣文笔提醒x渣文笔提醒,渣文笔提醒xxx重要的事要说三次!x

「你在看什么?」
红发少女弯下腰仔细注视着绿发少女认真看了很久的青草。
「我在看草上的露水,你看,它正在向草枝的尖端流去呢。」
她仔细看了看,的确如此。
看起来十分清澈的水滴此时已经挂在尖顶,晃晃悠悠的感觉下一秒就要落下。
绿发少女伸手接住了露水,冰凉凉的水滴在手心破开,扩散。
她轻笑,明明是想接住的来着。
红发少女拍拍她的肩膀,拉起她的手往后山上的花圃走去,她想为她编一个漂亮的花环。在很久以前她就想给她做一个花环了,柔顺有光泽的绿色长发配上鲜活生气勃勃的花朵编制而成的花环一定很棒吧,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到了目的地后红发少女就直接背对她开始编制花环,虽然她可能早就猜出来了却也想试试惊喜,能看到对方的笑颜即是最棒。
扯断花茎将一朵朵盛开的鲜花搜集起来,细心的编制成圈。
让她转过身再悄悄的帮她带上,她瞪大的双眼表达了她的惊喜感。红发少女展露笑容在对方的脸颊上落下浅浅一吻,绿发少女愣神间接受了这个吻。
少女们在山间嬉戏。
和平的乡间好景不长,军队攻陷了安详的家园,为清新的空气带来硝烟与炮火。少女皱着眉,四处沾满了与她头发一般鲜艳的红色,地面被房子的残骸铺满,再也看不见她那时盯着的那珠青草。
家乡再也没有欢笑,原本的居民们四处逃窜躲去别的村落亦或是扔在奔波,她因为一件小事而正好错过了短短的一场战争,正当她的好友都在替她庆祝她的幸运时她却义无反顾的回到了这个早已没有幸福的家乡。
与想象中一样,荒无人烟的镇子让人心寒。
再也没有蝴蝶会在花丛中飞舞,再也没有那些好友一起坐在河边吃着冰棍扇着扇子抱怨夏天的天气,再也没有那些在河里洗澡的男孩子互相泼水玩,再也没有她的笑容会一直作为她的精神支柱。
少女慌了神。
但生活还是该活的,日子还是该过的,她只能独自一人边打着工边寻找她的踪迹。她不知道她那时到底怎样了,或许在战争里受伤变得的面目全非,或许逃了出来在别处生活,又或许直接在那时丧命。
她不知道确切的情况,但她很想她。
她的友人劝说了她无数次,别再为一个童年玩伴耗费时间,生死未卜的人根本就不需要去找她,更何况她还有大好年头可以享受呢。
她摇摇头拒绝了友人的劝说,不知是因为一直以来都喜欢着她还是因为不想这些年无功而返。友人似乎也终于发现自己的劝说毫无用处而选择了放弃,对一个去意已决的人说再多的话也没用。
友人学着她的样子摇摇头,随她去了。
工作的繁忙日程让她皱眉头的次数越变越多,以前她还是红发少女的时候明明从不皱眉的,记忆中的日子越来越模糊,她的笑颜似乎也被那露水沾满了,跟那些十几年前的记忆一样模糊不清。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她的四十岁生日,那天她一直工作的公司被正式宣布破产。
她拿着最后一份工资站在被贴了封条的公司门口,飞驰而过的汽车与花花绿绿的灯光,她迷茫自己现在到底该去哪里。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出租屋,有条不紊的家具排序展现在她眼前。
她瘫倒在沙发上,软绵绵的触感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能缓解紧张,紧绷的神经依旧紧绷着。高度紧张后是无穷无尽的疲劳感,不知不觉中她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醒来时早已变成了深夜,她揉揉太阳穴试图减轻头痛。站起身走去厕所用冷水洗了把脸,她开始慎重思考起自己今后的去向。
继续闯荡社会?
她不想继续在这喧哗的都市里苟且图存,即使缩成一团也无法保证自己不会受伤,她害怕。害怕自己的头发会误伤别人。她害怕,害怕复杂的人际关系网。
她渴望儿时那清新的空气,表里如一的玩伴,还有她。
她……?她是谁呢。
她回到了小时候住着的村庄,这里早已重建,完全看不出以前曾经被毁坏过的痕迹。
早已中年的她没有被任何人认出,她打算拿着以前的存款就这么度过余生。但她还是觉得少了些什么,心里像是还缺了谁,缺少了很大的一块。
每天的她都会有几时愣着神发呆。
清晨的露水晶莹剔透,她蹲在门口望着草叶上的其中一棵微微一笑。
突然,有谁的声音划破了宁静。
「你在看什么?」
虽然略有改变却还是能听出那时的感觉,温柔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我……。」
她听着这把声音又一次愣了神。
「我在看草上的露水。」
记忆里的身影渐渐从深潭低端浮现,逐渐清晰。
绿发的她蹲下来也看着那颗露水露出微笑。
「嗯,它正在往草枝的尖端流去呢。」
她看见了对方脖子上的银色小牌,她虽然听说有些征战队伍那时连女队员也接受的传闻,却也没想到会这么巧。
「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能找到你就很好了。」
绿色与红色的身影拥抱在一起,毫无一丝缝隙的紧拥着。
她没有问关于那些年里她的事,只是跟她牵着手去到小时候的那座山坐下,仿佛她们还只是十几岁的花季少女。
她们给对方编制了花环,亲手帮对方带好。
两只手悄悄的靠近着,触碰到的一刻握紧在一起。
流年渐逝,君在吾安。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