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推特太太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森林妖精与红水晶 【CP:刺红】

时隔多年的刺红xxx
Dont是妖精的设定x渣文笔食用请谨慎xxx

年迈的男子坐在摇椅上,布满皱纹的手正抚摸趴在他腿上的孩子。
孩子突然抬起头,他兴致勃勃地让男子讲个故事,自从在他升上小学第一次走进图书馆后,他就深深地迷恋上那些故事读本;今年他刚升上三年级,图书馆的读本早已在两年间全都了沾上他的指纹,全都被他夹进过自制的枫叶书签。
男子慈祥地笑着,轻拍几下他的肩膀便开口讲述起老人们总爱挂在嘴边那些,他们年轻时的故事。
孩子们也不介意,对他们来说只要故事有趣就足够了。
故事有点扑朔迷离,孩子大概也只觉得是个编出来的故事吧,虽然听得很起劲却也没有与往常一样提问里面的人物或是别的什么。
很久以前…距离现在已经过了四十多年,我那时还是个涉世未深的二十岁青年,有一天我误打误撞地闯入老人们所说的禁地,这片传闻能让人迷路到永远出不来的森林。
我慌慌张张地四处寻找出口,但我发现老人们没有说话,就连我来时的脚印也似是被微风抚平,完全不见踪迹。
头一次理解「绝望」的含义,我也会和父亲一样在这里死去,尸首化作养分让这些树木更加粗壮生长吗?树枝交错在空中,我甚至看不见几块蓝色,若不是还有些零零碎碎的光线从细微的缝隙中射入,这里一定是布满灰绿色的景象。
我摸索树木开始前进,即使只有一线希望也不应放弃,即使绝望笼罩心头也一样。
有进路也一定会有出路,我在心底强颜欢笑着这么鼓励自己,即使我仍然恐惧它。
骗骗自己在某些时候也是个好方法,嗯…跟自我催眠差不多。我催使自己将注意力放到别的东西上,例如那些翠绿的叶子,盛放的各色花朵上。
果然还是自我催眠更适合我,在第十七次被臆想吓到的我这么想着。
在这时从远处逐渐传来的微风,让大片树叶摇拽,沙拉拉的声音越加增大,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独自一人呆在这种地方,小小的风吹草动也足以把人吓得够呛。
面前没有出现什么可怕的物体。
只有一个童话里才会出现的妖精降落在我身前,他抬起头用那清澈见底的双眸注视着我,朱唇微颤愣最后终于用声带发出声。
「你是迷路了吗。」
与我相同的赤色短发,刘海软软地贴在额头上,像动画片里的英雄们绑着的蓝色眼罩,蜻蜓般舒展开的翅膀,中世纪的衣着与鹿皮靴甚至让我怀疑我现在在做梦,难道我被某些不不知名的奇异香气迷晕了吗?
「为什么不说话呢。」
脸上被什么温暖的东西触碰让我猛然间回过神,精致的脸庞被放大好几倍展示在我眼前。我慌慌张张地连忙退后好几步,无论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太过靠近陌生人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但独自一人带来的恐惧感更让人退缩,我只好走前几步对他微笑。
「呃…你好,请问你知道这里的出路吗?」
他瞥了一眼地上的脚印又抬头继续望我,那之前似乎低声说了什么,只可惜我并没有听清,说不定会有关于怎么出去呢。他又一次靠近我,这次我努力劝说自己别害怕,握紧拳头才终于让身体镇定下来。他正盯着我的眼睛,那认真却没让人感到刻意或是可怕的眼神几乎要将我望穿,似乎就这样过了很久,他突然拉起我的手,直接带着我朝深不可测的远处奔去。
似是一遍又一遍重复的道路却在他的带领下逐渐宽阔,最终到达一片小小的圆形区域,中间有一颗与众不同的大榕树,它在高度与粗细中脱颖而出,大概就是最年长的森林标志了吧。
他松开手,鼓动翅膀飞了起来,降落在最宽阔的枝桠上朝我伸出手。应该是要拉我上去吧,事到如今也只能选择相信去放手一搏,我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握紧他。将我拉上去后,他敲了敲树杆便在身前凭空地出现一座木屋,我惊讶地睁大双眼一时说不出话来,直至他打开门后回头正准备朝我走来我才不好意思地走进这间神秘的木屋。
屋里的摆设很简洁,一张桌子一张床,还有一个木板凳;窗边放了盆常春藤,顺着长木棍不断生长,不但从窗口逃至屋外还不停在屋内生长,触及天花板后开始延伸直至爬满墙壁,从翠绿的叶子能看出来它被主人照顾得很好。
他用茶壶倒了杯水给我,我坐在板凳上双手交叠握住杯子,风从窗外吹入,在木杯这个小湖里泛起几层波纹打乱我在其中映照的身影。
轻啜一口杯中清水,清甜甘冽的味道让我吃了一惊,这大概就是小时候所喝的井水吧,混合汗水艰辛打出的一桶桶井水让人们欣慰。他没有说话,只是坐在床边手搭窗台托腮看着我喝水,小小窗口折射进来的光线洒在室内与他的眼里,如同红水晶镶在土地中却仍然对反射光线乐此不疲一样。
我一口一口慢吞吞地把水喝完,打算再次开口询问出去的方法,他却将手放下先开了口。
「我大概不能让你出去,假如我那样做,我会死掉的。」
我愣住险些把水杯丢下,歪歪头装作没听懂的样子。
「别开玩笑啦……妖精先生,这种玩笑可让人笑不出来哟。」
「我没有开玩笑,如果把红水晶交出去我就会死掉,它对我来说跟你们的心脏一样重要。如果一个连名字都不清楚的人要求你把心脏给他,你愿意吗,先生。好好地待在这里度过余生是你唯一的选择。」
我被问得一时语塞,他说的没错,在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好的人存在呢,至少我并不是这种人。
我低下头沉思,说不定本质上是发呆。直到他把油灯吹灭,我才被忽然变暗的场景呼唤回来,我在桌上看见一枚红水晶,月光洋洋洒洒地包裹它让它看起来光芒四射,即使实际上并没有多亮。
这大概就是他的心脏,跟那双赤色的瞳孔一样漂亮,晶莹剔透又清澈见底。
几乎只有一瞬间地犹豫,我拿起水晶快速打开门爬下树朝来路跑去,一辈子呆在这种地方一定会让我疯掉,只能跟树和大自然亲近的日子平淡安全到可怕,谁知道下一秒会不会就这样疯掉?
明明已经跑了很远,开门的吱呀声却仍似盘绕耳边,下意识回过头看向木屋,我只看见他手扶门框站直的身影。似乎在看我,又似乎在看这片望不到边的葱绿森林,亦或者在眺望黑夜,天上的星星。
他的瞳孔仍然毫无一丝波澜,没有怨恨也没有哀伤。
我怕再看下去又会被深深吸引只好强制自己回过头直视前方,原本迷宫一般的森林仿佛被什么东西所推开,跟我被他拉到这里来时一样,逐渐让出一条宽阔的大道。
最后我冲出森林大喘着气,回头望向森林却什么都没有看见,仿佛刚才那一切都只是奇异梦境的小插曲。但手中攥着的红宝石是确切存在于此,微笑着告诉我刚才一切都是真实的,我为了自己杀死了无辜的妖精。
我很内疚,但无法补偿,所以我只能在心底说一声对不起。
故事到这里结束,男子的笑容渐灿,却又在忽然间收起微微仰首望向头顶为人们遮阴的大树。孩子听完故事只觉得昏昏欲睡,趴在男子的膝盖上打了个大哈欠,闭上眼睛准备睡一会。
红色的蜻蜓降落在男子的另一只膝盖上,晃晃翅膀准备停留在此。
树叶被风儿吹动,缝隙间隐约有着一位少年透着微笑的身影。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