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牵牛花 【CP:洁偷】

洁癖男体注意x我就是喜欢吃四妹子ALL嘛xxx(bunigou)
特别迷的一篇……洁偷两人描写甚少还废话多所以建议您还是退出去吧……_(:з」∠)_附加文笔渣预警x请慢慢食用xxx

从记事起围墙上的牵牛花藤就没有停止过生长,卷曲的藤须从插上玻璃碎片的墙顶攀下,春季长满花苞,从初夏逐个开花持续到深秋才逐渐凋零脱落。
栽种这盆牵牛花的人我从未见过正面,只知道他是位不爱说话的男人。实际上似乎不只是一位,我总能听见很多种声音,它们出自不同的人口中,就像隔壁总有很多客人一样。
母亲入夜后坚持不让我呆在院子里,她对父亲说黑夜不适合我这个年纪的孩子留在外面,即使只是院子也不行。父亲点点头默许了,我知道真正的原因,正是因为隔壁那位住客。
隔开院子的墙上有道缝隙,我能从那里看到隔壁,除了铺天盖地的牵牛花藤外似乎什么都没有,偶尔能看见他匆匆打开后门离去的身影,但可视区被缝隙限制,这导致我从未见过他的脸。
母亲不让我跟他说话,她为了保证我没有跟他说话甚至对我说「那个人是电视里说的人贩子,小心他把你拐走,这样你就再也看不到爸爸妈妈和小希了哦。」
小希是我家里养的一只猫,自从去年被作为生日礼物买给我后已经在我家呆了半年,假日中我们几乎一整天形影不离;对牠与父母的依恋让我恐惧起那位先生,我不介意所有玩具和书被夺走,但牠是我唯一不能舍弃的礼物,又更何况我一直依赖地,有养育之恩的父母。
直到夏季某个炎热的下午,大概是实在受不了这燥热的天气,小希自从下午跑出去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我着急地四处寻找却仍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脚印,或是一丝线索。小希的希代表希望,这个词语是父亲手把手教给我的,我学会后毫不犹豫地给小猫取了现在这个名字,牠就是我伤心时一定会过来安慰我的希望。而现在希望消失了,我瘫坐在院子的地板上嚎啕大哭,眼泪止不住地落下。
正在此刻,家里从未打开过的院门头一次被敲响了,我愣愣的抽泣两声盯着院门看,它被一把大锁从外面锁上了,我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让唯一持有钥匙的父亲来开门。我正犹豫不决地进行着心理斗争,门却自顾自地开了,从门缝中钻进来的正是我日思夜想的小希。牠看到我也急急忙忙地扑进我的怀中,我开心地抱住牠以至于喜极而泣,不知如何把门打开的人却只是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家的窗户,关上院门走了。
我并不认识那个人,甚至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只觉得他有些熟悉。黑色系的衣着,深绿色的礼帽,墨绿色的瞳孔;若是分开能让我想到千千万万个人,但拼在一起只让我觉得陌生。
或许,他只是茫茫人海中某个与我有一面之缘的人吧。
小希依偎在我怀里,我擦干泪痕抱着牠回到睡房休息,对我来说现在只需好好地睡一觉就好。第二天我醒得很早,小心翼翼地放开手只为不弄醒怀中的小猫。我伸了一个懒腰,穿上绒拖鞋拿着洒水壶装满水向后院走去,替前几天种下的花苗浇水。
隔壁传来拖鞋发出的沙沙声,我放下洒水壶再次从缝隙窥去。这次终于不是只有花藤的空荡荡院子或是某位男子的身影,我再一次看见昨晚打开我家院门的人,他正穿着睡衣帮牵牛花浇水。看来,他就是小希的救命恩人了吧,虽然被母亲警告不能跟他搭话,但我觉得会帮助别人的都肯定不会是百分百的坏人。
所以我再次小心翼翼地打开大门伸手敲响了隔壁的院门。
「Lifty?这么早来找我干嘛。」
他的声音带着点不耐烦,大概是因为刚睡醒,鼻音也很重,听起来闷闷的。听见从未知晓的名字我不知该怎样答复,只好犹豫着咽了口口水又敲了敲门。
「大哥哥……我是隔壁的,我只是为了谢谢你把小希送回来所以……。」
他像是迟疑了会一般,过了几分钟才回应我。
「门没有锁,要进来就自己开门吧。」
开门进入这个空间,这时我才发现牵牛花藤覆盖的区域完全我的超乎想象,不但墙上,甚至地上也被铺满,看起来简直就像藤蔓做的地毯与墙纸一样。
我没有刻意夸大的意思,但这确切地让我惊讶到合不拢嘴。
他打开房门让我进来,顺便提醒了一句别踩到花藤,虽然不知道原因,但牵牛花对他来说一定很重要吧。我踮着脚尖绕过花藤踩着空隙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到达终点,现在想想我还是第一次到别人家去做客,犹犹豫豫地害怕鞋底弄脏地板,就像在跳华尔兹一般,或许说我仍然像在院子里踏着空隙行走一般。「不必拘束,就算这里某一天被流弹炸的灰飞烟灭我也不会介意。」直到他开口这么说我才放下心放平脚步继续行走,到达沙发边坐下。
他给我倒了杯果汁,接着拿着杯咖啡做到我对面仰头一饮而尽,眉头紧皱的他看起来不太喜欢咖啡。我双手捧杯思考该怎么感想,直接说「谢谢你把小希带回来」似乎不够诚恳,那,站起来鞠个躬再说「十分感谢您的帮助」又似乎过于隆重,会造成很尴尬的场面吧。正当我犹豫不决沉思时,他却先开了口。
「道谢之类的免了吧,这种事情无所谓,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听他这么说我倒是有点尴尬,被看穿思想还被告知没必要道歉,简直像是被讨厌一样。
「啊。不过你随随便便就跑来这里没关系吗,家人会骂你吧,毕竟我是个有前科的家伙呢。」
「有前科……?什么前科?」
我疑惑地歪了歪头。
「当然是犯罪前科了,我可是进过几次监狱的家伙。」
这难道就是电视里的犯人吗?并不像母亲所说的可怕,倒只像一个普通的青年,会对自己不喜欢的兼职悄悄与朋友说它的坏话那么普通。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母亲不让我跟他搭话了,因为她有一棵爱子的心,她不希望我收到侵害,更不希望我被拐走。所以我匆匆忙忙的站起身,弯腰朝他道了谢后连忙从后门跑回自己家,父母仍然没有动静,假如他们知道我做了什么一定会大发雷霆吧,尤其是母亲。我真希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假如他不是犯人的话,我们说不定可以做朋友呢?可以一起抱抱小希,可以一起讨论养植物的要点。
但我对此很不解,为什么他要待在这里,又为什么要养牵牛花呢。孩子的好奇心终究浓厚,我忍不住趁出去玩的几个小时向别的邻居们打听关于他的事迹。
最终我如愿以偿,得知了整件事。
他有一个恋人,名字的含义是喇叭花,所以他栽下满院的喇叭花,希望他会知道他在这里。他们在他入狱后暂时分手,但他出狱后却找不到他,所以他只能回到家乡,在小时候居住的房子里等待,一直等待。
我想,要只是这样下去一定会像是悲情小说一样以眼泪收尾。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我曾见过他牵着一个深蓝色头发的男子坐在院子里的石椅上,我想,那大概就是他的恋人了吧。
除了名字的含义外,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他要栽种牵牛花。
直至很久以后,我为了准备考试而拿起植物类书籍一遍又一遍地阅读,累积知识。这时我早已搬家,住在市中心处的某处,每日匆匆忙忙的上下学,重复差不多的日子。
牵牛花的花语是守望辛福,还有爱情。
明明只是一种普通的花,却又如此令人吃惊的花语,带着淡淡地辛福与忧伤。
我想,他大概早已把花摘除,因为,辛福本就不应守望。
爱情也早已留在身边。

评论(2)
热度(3)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最近在磕60P x
还有HSL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