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Replace 【无CP向注意?】

终于写了篇文出来x开心xxx
这篇大概会有点看不懂?以及主角是Did先生哦x
对Did的个人描写挺阴暗和糟糕请注意……虽然这才算自家设定的完整版?平时很少写内心完整想法所以其实这个写的很开心哈哈x
废话似乎多了点x那么我们开始吧——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的影子逐渐有了颜色。

与他本身廻然不同的颜色。

他有着一头蓝天般的短发,逐渐侵染影子头部的却是鲜艳的赤。

他很疑惑,却不能根据真实情况去疑问。毕竟他明白不可能问到答案,这件事实在是太玄乎了。

影子忽然有了颜色之类的,要是忽然被问不是吓一跳就是觉得对方没睡醒。

无解还真是悲伤啊,他摇了摇头。干脆就这么顺其自然得了,什么事情都不可能坏到极致对吧。

英雄就是英雄,是没有休息日和假期的。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传来呼救他就得在第一时间赶到,救出深陷泥潭的呼救人或是惩戒坏人。即使有时他会稍微翘翘班走走神,他也是小镇里唯一一个英雄,唯一一个有超能力的英雄。

即使没做到最好也仍然收到爱戴,并不会有人发起抗议,并不会有人拒绝被帮助。

大概是因为,英雄在某种时候算得上救世主吧。

他勾起嘴角微微笑着。

是啊,即使心中有恶也一样,只要他能在群众面前做足样子,多跑去救救人就够了,即使做错了什么只要掩盖成不是自己干的就好。

只要他们没发现,他就仍然是最棒的英雄,人民的救世主。

要是不小心出了差错,那就杀了目击者吧。反正小镇的诅咒会让死者无限重生,这样就没问题了,他们根本就不会记得死前种种,也更不可能记得杀掉自己的人是某个被自己崇拜得死心塌地的英雄。

完美的英雄,完美的偶像,根本就不该出差错。

对啊,这就是高尚英雄的真面貌,可惜根本就没人发觉。

他的嘴角更加上扬,笑容仿佛扭曲般越加灿烂。

第二天清晨,他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打了个哈欠睡眼朦胧地起床走去梳洗。

熟悉的家,家具摆放位置也从未改变。

太阳依旧从东边升起,天空依旧碧蓝,小河依旧反射着紫外线让河面波光粼粼。

根本就没什么改变,跟昨天一模一样的小镇,跟昨天一模一样的居民。

真要硬揪出那么点不对劲大概也就是,英雄先生那令他苦恼的影子了吧。影子的色彩似乎比之前更加真实,身影甚至还被灯管朦朦地镀上了一层白光,让它显得越来越真假难辨。

它,到底是一个影子,还是一个人呢。

他用力摇了摇头硬是让自己别太在意,在意这种事情只会变得没完没了,深陷思考的漩涡可不会让他收获分毫。

影子只能是影子,他在心里这么提醒自己道。

取出冰箱里放着的面包片用手拿起塞进嘴里两三口随随便便地解决掉,食物什么的只要能填饱肚子提供足够的热量就够了,美味只不过是次要罢了。

窗外一片平静,只有鸟啼与微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什么也没有,难得没有人呼救的一个清晨。

真令人开心啊。他靠在椅背上抬头望着天花板,除了白漆与灯管外别无他物。那么要给自己放个假吗,忙碌英雄可是很难得才有个好好休息的日子呢。

他操控自己独有的超能力腾空飞起,从窗户钻出去直径朝远处的海滩飞去。

没过几分钟他就到了目的地,站在沙滩上望着看不到边际线的大海。耳边仿佛只剩下海浪拍打陆地的声音,既然已经决定放假就将远处忽然传来的呼救声忽略掉吧。

他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转身朝着传出声音的地区露出一个笑容。

时间过得很快,太阳也从东边逐渐移动到西边准备下沉,橘红色的光芒笼罩大地显得格外美丽。

仿佛一个海军般将手放至额前,眺望逐渐消失的太阳,大海宁静地衬托着这一切,它并不会说话,也没有谁在说话。

他又一次腾起身子朝家飞去。

自从那天过后,居民的求救声明显地减少了。

他很疑惑却也觉得幸运,即使好奇却很享受目前悠闲的生活。

事实上比起求救声减少他更担心的是影子,那个逐渐有了色彩的影子,他在这些日子里变得越加真实,仿佛要从地面走出来一般。

影子似乎露出了微笑,又似乎没有。

最后到底会变成怎样呢。

在那之后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他醒来时发现有几分不对劲,他似乎无法自由地操控身体,这让他陷入了极端的焦躁与恐惧中。

他忽然发现身前有着谁。

那人有着一头红发,脸上跟他一样系着眼罩,但那却是蓝色的。

他忽然转身对他笑了笑,他有着跟他一模一样的面容。

这时他忽然发现了什么,面前这个家伙,似乎就是他的影子。

因为是影子所以才长得一样吗?

影子对他无声地说了一句话。

『我会替你继续爱着这个世界。』

影子推开门,阳光倾洒在脸上暖洋洋的感觉让他扬起嘴角。

新的一天开始了。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