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Snow on nails 【CP:TC x Jeremy】

还是抽奖做大死攒RP,这次居然中了主食CP?开心又慌张啊简直x顺便,为什么手机开太多后台会导致他傻掉…?害怕,亲们也别跟我一样啊……不过我喜欢一边听音乐一边干别的我承认xxx

Toy Chica x Jeremy

指甲 雪花

自从它有意识以来,让客人们开心即是它唯一需要做的事。

客人就是上帝,它们的制作者在它们苏醒时语重心长地这么提醒到。所谓的制作者,也就是它们口中所谓的「父亲」。

所以,它将这件事当成了唯一的「目标」。

即使是再不爱笑的客人,它也愿意浑身解数地使用一切有可能与不可能的方法,让尊敬的客人们露出或真心或敷衍地笑容。

就算是僵硬勉强地翘起嘴角,它也会认为自己成功了而获取数不清的满足感。

为什么它不会在意敷衍呢。事实残酷而又令人悲伤,但那就是事实,只要证据摆在那里,再不可置信也只能伤心地摇摇头罢了。

是的,它只是个冰冷,毫无体温情感的机器人。

所以它也不会发现人们的勉强,更不会发现他们的厌烦。所以它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将自己认为最灿烂的笑容展现在他们面前,只为他们也对自己笑一笑,只是勾勾嘴角做个样子也足矣。毕竟它根本就不会发现,也更不会伤心。

若只是如此也罢,它只会不知疲倦地笑着,直到它报废被扔进仓库或是被拆开选出损坏度比较小,还勉强能用的零件拿去修补别的机器人。在那之后它便会如同死人一般消声灭迹,别的机器人会代替它活下去。

不过。有一件事很可悲。

「它」一直都认为它是「他」。

它以为自己真的让他们感受到了快乐,殊不知他们只不过大部分都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就像演独角戏的三流演员,台下甚至还空无一人。甚至没有人会去可怜它,就连一句「真可怜呢。」也不愿施舍。

嘛,毕竟只是一个机器人罢了。为它挥洒眼泪毫无必要。

它看着新来的保安忽然突发奇想地过去问了问。

「呐,保安先生,你觉得我是什么呢?」

保安愣了愣随即开始思考,似乎经过了慎重考虑才开口回答问题。

「一个会杀人的机器人,而且还是个男的,喜欢笑嘻嘻地逗别人笑,然而看起来根本就没什么用。」

「哎——我是这样的人吗?明明大家都露出笑容了吧,大家看起来都很开心啊。」

「……算了,你是不会懂的,毕竟你只是个机器人罢了,就连真情假意也分辨不出来。」

「是吗……。」

它抬头看着白晃晃的天花板思考些什么,不知不觉中它发现自己居然变成了低下头,而眼前正是它从未拥有的指甲。它并不清楚指甲的作用,它只知道自己没有这个零件。

保安猛地收回自己的手,疑惑地打量起这个发呆发了很久的机器人。

「你…是不是不够电了啊,要不要去休息室充下电。」

而它忽然站直身子朝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弯腰鞠躬作为道谢,保安被吓得一震将椅子往后蹭了蹭,他现在只想跟这个莫名其妙零件像出了问题似的机器人离远点。

「别这样嘛,我只是忽然明白了什么而已。」

这句话并没有怎样,但配上它刚刚盯着指甲看的动作总觉得被染上了几丝恐怖色彩。

那晚店里依旧平静,除了——修理室中翻找零件铁片碰撞的细碎声音。

后来人们总能看见那位爱笑也爱让别人笑的机器人倚在窗边,陶醉地看着什么,或许是被冻僵的小草莫名其妙地对它有吸引力吧。人们并没有将再多的在意放在它身上,反正没了这么个总要他们笑的家伙也是件好事。

而它依旧不知道人们诧异的眼神,它只是在看着自己被油漆覆盖的手指上自己做的杰作,那些薄薄的铁片它可是耗了一整晚来将它们固定在手指上,它有些懊悔为什么没早点发现人类的指甲那么美呢。

要是有这些漂亮的指甲,人们一定更愿意看到它了吧?也一定能更快地露出笑容了吧。

它开心地想着从今以后的发展,并没有在意越来越冷的风与喊它关窗的喊声,直到冬天的第一片雪花飘落为止它才回过神,关上窗朝满腹牢骚的客人们道了歉。

第一片雪花降落在它食指上,降落在那冰冷的铁片指甲上。

从今以后它也会演着独角戏,与给它启示的人一起,一直一直,永无止境地演下去。它一直都希望能有个伙伴,而现在它正好找到了。

至于伙伴的人选,当然是那个,愿意陪它们在深夜解闷的好人。

保安先生。

评论
热度(5)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最近在磕60P x
还有HSL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