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无名 【Spring Trap x Kevin Rodney】

叫无名的原因是因为我想不到名字_:(´□`」 ∠):_十分抱歉……
然后KR先生是三代的保安哟x似乎有很多人不知道名字所以说一下x(对我之前也不知道xxxx一直喊他三代三代的x)
然后这次还是抽奖x之前太懒了一直在吃吃吃喝喝喝玩玩玩x十分十分抱歉x鞠躬

Spring Trap x Kevin Rodney

无知 沙滩

机器人与人类的差距有哪些?除了外形我找不出任何一点不同。

有一次我突发奇想地这么问了Kevin,得到的答案比我的自问自答丰富不少。他说了很多,例如外表例如行为,但他最突出的一点是我们没有他们的感情。

感情?当然有啊,我会跟他们一样开心和愤怒不是吗;不过他不清楚也没办法,这种事情要怎么解释才会说得通啊,就让他自己慢慢想通吧。即使没了这个帮他上一课的机会有点可惜,实际上也无所谓啦,只是平常都是被教导的那方,一直都挺好奇教导别人的感觉嘛,干脆下次找个机会去教教那个后辈好了。

还是得证明一下才能让他相信吧,我走到他面前咧开嘴笑了笑,又微微低下头皱起眉头一副苦恼的模样,最后挺直腰板扬起下巴一脸骄傲地看着他。

「看吧!我明明有感情嘛!不然怎么可能会笑会烦恼!」

他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在听清楚我的话后换成了无奈,接着直接忽略掉我继续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嘛。只要他明白了就好,忽略我也无所谓啦。

不过看样子总觉得他还不懂…到底要怎么证明才是最有效的方法呢?苦恼地想了想最终决定去请教别人,虽说前辈虚心请教后辈很奇怪吧,但这件事我是一定一定必须得让这个朝夕相处的人类明白才行;就算我自己也不清楚原因也好,大脑感到莫名其妙也罢,我就是单纯地想证明而已,没有任何理由。

听说只有人类和有感情的生物才会做出奇怪的行为,那么我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目标也就在我有感情这点上有多了一个证据。好…接下来就等着看吧,我一定会将证明给他让他对此深信不疑!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验证一次次做过了,询问也每时每日固定地问过了,但答案到底为什么还是依旧没有改动呢?

他到底为什么没有发现我焦急的心情?稍微装一下理解也好,即使我并不由衷期盼但只是这样也好;这家伙根本就像那些天真无邪的孩子,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需要懂,什么也不用懂。

可是这家伙比起孩子更让我心烦。

在某天深夜我掐着他的脖子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我的意愿,他挣扎了几下后安静下来看着我,没有喊叫也没有做出别的反应,咧着的嘴颤抖着仿佛在诉说些什么,反正我听不懂。

接着我把他埋进了地底。我撬开储藏室的地板接着挖了起来,直到我的眼前出现了那一颗颗仿佛白糖般的沙子,他说过他喜欢沙,因为他喜欢沙滩。我愿意让他死的开心些,即使我并不知道他是否感到快乐。

好了,现在唯一一个会无数次反抗我的家伙死掉了,尸体被埋在他喜欢的沙子里。

他就在我的身下,平时我总会坐在这块地板上。

沙滩或许真的很棒吧,只可惜我无法理解。

说不定我真的没有感情吧。

刚才的挖掘导致我本来就锈迹斑斑的手臂脱落,无精打采地倒在地上。对此我只冷眼旁观,因为我从未理解与感觉到痛。

好的。好的。

我是个无知的家伙,我知道了。

Kevin你还真是个混蛋,我以后居然得一直陪在你身旁,果然我现在已经变成了个年久失修的破烂了吧。

或许早就是了也说不定。

总之这些都无所谓了,我在电源被切断前只能原地等待,等着自己被宣判的死刑执行那刻。

嗯?我以前可不是个这样的家伙…明明我只是个活泼乱跳又容易惹事的机器而已…我有这么阴暗吗?

或许这就是真相。

我是个无知的家伙,还在不停的证明自己很愚蠢。

然后杀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这件事我大概做对了,至少以后会有人陪着我,而且是永远。

最后我的耳边只剩下似有似无的鸟鸣回响。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