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角色设定病娇化企划

大概是上个月的东西_(:з」∠)_因为我有点想弃了所以就只把写完的两篇发上来x
以及这里的设定是用自家私设病娇化请注意x
总之我要来祸害人间啦病娇是多么的可爱xxxxx愿意把我这篇奇奇葩葩又文笔不好的企划看完的话真的很感谢!鞠躬
那么就不废话啦x开始吧

Toy Bonnie

第一次有了心跳的感觉。

血液仿佛一拥而上地从胸口内的机器溢出。

涂满蓝色油漆的脸颊似乎有点发烫。

不自觉地向着他走了过去,心脏与步伐同步活动。压抑住占据全身的喜悦与他摆摆手打了个招呼,而他也报以一个微笑。

眼神被牵引着望过去,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完美的脸庞。

这是不是父亲所说的爱呢。

无论事实如何,身体与脑电波早已给出答案。

爱的味道真是好呢,即使对「爱」只是个一知半解的家伙,即使还不清楚这到底是不是那所谓的爱。

但是。

但是。

人类似乎只能与人类相爱,只有同类才能称得上恋人。

为什么呢。我想我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明白。

那又该怎么办呢。我是个机器人的事早已被敲定。

没关系,总会想到办法的。

如果不能变成人类,那至少外表要看起来像个人类吧?

要是这样就好多了,办法已经有了。

可不要小看智能机器人的机器大脑哦。

AM 00:00

游戏的钟声被敲响,计划也开始执行。

执行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大概是因为人类与机器人比起来几乎手无搏鸡之力?啊,事实上这种事情一点也不重要。

仔细地,用刚准备好的道具在身上铺设。

虽然很麻烦,但如果这样就可以了的话……。

……为什么要露出如此惊恐的表情呢?我现在的外表已经是个人类了不是吗?

赶在他晕倒的前一秒,我保持着灿烂的笑容将最满意的改装部位展现在他面前。

被强硬拆下的右胸膛部位,里面有着一颗被无数电线连接的心脏。

抱歉呐,即使已经这么努力了,心脏却还是不会跳呢。

(PS:TB在自家设定里大概,大概就是这么个天真却残酷的孩子吧?想要让「他」喜欢,想要成为一个人类,想要有一副人类的面孔。所以就铺上了皮肤,装上了心脏,这样就算得上是人类了吧。天真的孩子还真可爱呢。(笑))
(PPS:似乎算不上病娇了啊,伤心xxx以及为Jeremy先生默哀一秒钟x)
(PPPS:PS那里那么严肃的一定不是我x)

Splendont

「你理想中的恋人是怎样呢。」

某位带着墨镜的盲人记者将话筒递到今日的采访者前,等待对方回答。

「我啊。」

他接过话筒顿了顿。

「当然喜欢听话的人。」

将碎发挽至耳后,他勾起嘴角露出个温和的笑。

徬晚,暖橘色的夕阳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他抬起头看了看天,今日的晚霞也一如既往,微风依旧吹拂,树叶依旧摇晃。

一切毫无改变,四周一片祥和。

拿出钥匙打开大门,换上拖鞋后进入卧室。

躺在床上的人也静静地躺在原处,早已失去光泽的发丝被偷溜进来的风抚起在空中飞扬。

他打开一旁古旧的留声机,婉转轻柔的舞曲开始播放,这为略显阴暗的房间平添几分诡异。

轻柔地扶起床上人牵起对方的手,引导他站起来与他共舞一曲。怀中的人没有反抗,也没有做出迎接。

静静地,静静地,两人的舞步仿佛重叠般敲击着地板,甚至让人分不清跳舞的到底是两个人还是一个人。

一曲舞毕,他将对方抱回床上,将留声机的光碟取出,换成似给人宁静如静夜般享受的小曲。

他很有耐心地取出梳子开始帮对方打理起头发,任何一根淘气翘起的发丝都被一次次温柔的梳理而制服,乖巧地变回它原有的模样。

「果然是个听话的乖孩子呢。」

他笑了笑,将对方抱起走至客厅放在餐椅上,确认他不会滑落后才放下心走去厨房开始准备晚餐。

将两人份餐点准备好后端上餐桌,用筷子夹起热腾腾的菜肴送到静坐的某人嘴边,即使对方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他也安静地等待着。

最后冷掉的菜还是只能被他咽下,即使如此他仍然没有任何一丝恼火的迹象,他只不过是安静地开始进食罢了。

另一份完全没动过的一人份餐点则被倒进了垃圾桶。

被恋人如此对待为什么还愿意继续待在他身边呢?为什么还愿意无数次地露出笑容给看起来根本就不想看的人看呢?

他又笑了笑,垂下眸子走到对方的餐椅旁帮他顺起了头发。

「为什么我会选择这样的人做恋人呢。」

「当然是因为他听话啊。」

(PS:天哪东特先生为什么被我写成这样x但总他的设定感觉要是病娇起来就是这么个感觉啊哈哈xxx)
(PPS:终于写出了恋人方是「不明」的感觉x这样子大家就可以用自己的CP取向去看啦w虽然似乎没什么用xxx)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