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HTF/LS】想不到名字的短篇

带着刀子的玻璃渣注意_(:з」∠)_
OOC,渣文笔预警x人物性格设定是自设所以如果看的不舒服可以打我x但是请轻点xx(buni)

「Lifty ,你说要是有一天有个杀手还是杀人魔之类的都好突然问你要么你死要么你哥死你会回答什么?」

「你很闲是吗,问这种屁都没用的问题还真是闲到某种我达不到的程度了呢。」

「是的是的我很闲——所以同样百般无聊的你又为什么不回答一下作为消遣?我以为你会是个聪明人的。」

他说到这里对方终于把视线转向他,做完这个每天都需要做无数次以满足欲望或补充能量的吞咽动作后假装思考了那么一会儿的模样,将手臂压上桌面用手背托住下巴,这才回答起他本是懒得回答的问题。

「当然会让你活下去啊,毕竟我们是恋人不是吗;亲爱的Shifty,我可没你那么无情。」

听到兼任自己恋人及胞弟的Lifty这么回答他仿佛是听了个天大的笑话一般,夸张的大笑起来伸出手指着对方嘲笑他的仁慈。跟他相处了二十几年的Lifty当然不可能像少年时那么愚蠢地被激怒,正如现在一般,他只会看Shifty一眼,接着回去继续干自己的正事。

兴许是真的笑太厉害让他挤出了几滴眼泪,他用手随意地抹了把眼角对着Lifty说出对方并不想听的,他的回答。

「如果那个家伙会问我,那我肯定会很开心的笑起来告诉他,我那个傻逼弟弟随便你整,别动我家里的东西就行;当然,可以的话他如果愿意做件好事把你带在身上的钱拿来给我更好。」

即使是这样过分的话语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地随意说出口,因为他根本就不爱坐在自己身旁的人,所以才能一次又一次去刺伤对方的心。他毫不在意这一切会造成什么结局,因为他对Lifty没有任何一丝在意;他不爱Lifty,因为他从未真心爱过任何人。

像是不想再听Shifty说什么他不想听的东西似得,突然吻住了他带着笑意的唇,直至Shifty推起他的肩膀他才肯结束这个绵长的吻。

「怎么?不想听我说话了吗。」

「当然,接下来你最好只发出些单音节,省得那些本是可爱的词语又被你排序成讨厌的句子。」

「那得看你表现喽,我天真又愚蠢的弟弟。」

评论
热度(19)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想磕更多的K2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