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HTF/觉偷】赌

700+左右的东西,感觉我最近好像写的东西越来越辣鸡了x
如有不适还是那句x打我就好xxx
……不知道该说什么x总之就是这样吧_(:з」∠)_

「你又輸了。」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用手背托著下巴,也沒看一眼就伸手接住了對面那人丟來的一枚硬幣,正反花色不同的普通硬幣。

「又在打什麼主意?」

對金錢執著到像是偏執狂的傢夥,要是放到平時怎麼可能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輸給別人乖乖付錢?不懷疑才奇怪吧。哦,更別說他手指靈活到可以出老千,不過會不會被別人發现就是另一回事了。

明明是二分之一的幾率卻一連十幾次猜錯,運氣到底是差成怎樣?就算一直猜同面或瞎說至少也能猜中一次,但現在事實擺在眼前。

「什麼也沒有,大爺您就放一百個心吧。」

「你不覺得這樣說話很媽的智障嗎。」

「或許吧。沒Lifty智障就夠了。」

閒話間又一枚硬幣被拋上天空,側面反射著耀眼的光,晃著晃著,最終被扼殺在手心。

「你猜正还是反?」

「得了吧,你应该知道我会选什么的。」

他缓缓将手摊开,用来表示面值的数字正对着天花板。他剛打算將硬幣拋過去卻被本該收下它的人壓住了手掌,接著那人从自己袋里拿出了一枚一模一樣的硬幣塞進他手裡。

「傻逼,這次是你赢了。」

「可你這次不是猜正嗎,是反的話我可不知道,把你的東西收回去,我不缺这点钱。」

「那是我的疏忽。当然我也不缺这点钱,你就收着别跟我再赌硬币了,无聊的跟个无业青年一样,我没那么多时间跟你挥霍。」

「喔。是这样吗。」

他对此一副吃惊的模样,不用想也就知道他只是摆个样子而已。

「那么你觉得什么才算值得用来挥霍时间的赌注呢,Fliqpy先生。」

「只要不是抛硬币,什么都行。」

「看来你对这些也不算觉得特别无聊吧,我想想——就用接下来会不会发生某件事来猜测吧,猜中者获胜。」

「猜什么?」

「猜你接下来会不会给我一个吻。」

「天哪。」

他刻意模仿起对方说话的语气,也摆出一副吃惊的模样。

「你打算猜会还是不会?」

「等你给我一个吻后再说吧,我的先生。」

「希望你这次会猜对,Shifty。」

「当然。当然。这还用你说吗,你明明就知道我只选择会。」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