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HTF/红偷弟】五美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CP名可以的x(ni)
其实之前觉得「英偷那么好吃但是拆了双偷和双英,干脆组成两对吧——」
然后我终于在今天写完了这个,虽然是比较近开的东西啦x
总之祝您看的开心!
(依旧是繁体简体排的乱七八糟x真的很抱歉x土下座)

陽光正好的週末,我忽然收到他的邀請。
當我在快到約定時間抵達咖啡廳時,我的座位上不知道被誰放了包裝好的幾枝花,小小的花束里點綴著幾隻幼小的滿天星。

沒過一會他也到了,他跟他口中的混蛋哥哥一樣守時,在時針指至約定時間那刻我甚至可以说你一定会看见他的身影。他仿佛沒有遲到的概念,我對他的印象中就有這點,最近甚至越加深刻。
當然,遲到絕不是一個好習慣;總讓別人等也絕不是個好習慣。
就這點來說,我覺得他還是能好好跟我相處的,因為他不傻,不像某位飛鼠那麼魯莽,看見他用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去搞砸什麼,就想一拳揮過去把他打倒扔進不可回收垃圾箱中。我也挺好奇他的哥哥,只可惜我們並沒有碰過面。
不衹是因為他跟Lifty相像,我更好奇他是如何做到跟某個傢夥和諧共處,甚至還是以戀人的身份。
煩躁感湧上心頭,瞌上眼几秒再挣开,忘掉那个讨厌的家伙。

「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他在我对面的座位坐下,跟服务员仅仅是挥了挥手,他就得到了他平时喝的咖啡,只加一点点糖的那种。
看来这是他常来的咖啡厅吧,我端起咖啡杯小啜一口心不在焉的随口回答他没什么,他也没有追问,或许是本就不打算继续扯这个话题。

嘛。反正無關緊要。

「找我出來是有什麼特別的緣由嗎。」
「沒,衹是想找個人閒聊正好想到你罷了。」
「想聊些什麼?」
「聊些無聊的東西,你要是不想聽了隨時都可以走,不用跟我打招呼。」
「知道了,現在開始吧。」

我坐正身子雙手半握放在桌上,瞳孔直視他的雙眼,靜等他開口講述。

「你覺得那束花好看嗎。」
拿起到達座位時發现的花束,他點點頭,示意他正是指這束。我仔細的看了一會,儘量地拼湊起詞語,以我的審美觀為標準客觀評價。
「我認為就我來說是不錯的,挑選的花很有生氣,葉子也是很完整的形狀;滿天星的點綴恰到好處,並不算顯眼,但去掉或換成別的卻會導致美感多或少的下降。」
「真是全面的評價,我想你果然比某些人可愛多了——喔,我好像真的說了句廢話。」

我不禁笑了出聲,當然他并沒有在意這芝麻小事。

「收到別人送的花開心嗎?我想除了我和某位送給你之外,你應該還是會開心的吧,」
「为什么。」
「因为我在送给某人花后都会从他那里带走五美元,当然仅限于我喜欢的家伙,不然我干脆去某些小破店随便拿两枝应付一下,钱也懒得偷。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对吧,有时候我说不定心情好,就稍微仔细些送出去,或是不收钱之类也不是没有过。」
「你已经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说『收』了吗,如果我亲眼目睹你收取的现场或是有足够证据——别忘了,我是可以随意逮捕你的。无论我们身在何处。」
「停停停,既然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暂时休战几小时也没问题吧。」
「当然,我还以为你知道我并没有准备证据呢。」
他明显的顿了顿,皱起眉头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我,几秒后放弃似的闭上眼。

「我还以为你是个不会……呃……开玩笑的老古板。」
「是吗。真的很难以置信?」
虽然被这么形容可我并不吃惊,我也能猜到我平时在罪犯前冰冷的模样,即使我自认风趣,也并没有对多少人展示过。
就是那种不为人知的性格吧。

「还想继续聊点什么?」
我问。
「先等等,我还是有点缓不过气,停一会再继续聊你意下如何。」
「我没意见,你随意。」

沉默着各自享受起不同的咖啡,最后不知道他是无话可说还是发现自己说完了,放下空掉的咖啡杯,站起身把自己的咖啡结账朝我摆摆手推开店门走了。

我也将咖啡杯放回杯垫上,手伸进口袋中突然发现了什么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Lifty的身影才刚消失没一会。

将钱压在空杯下,朝店员指了指示意后我也走出店门,印象中应该是这么走没错吧。

找到今天约自己的家伙,伸手不客气的用力拍了拍他肩膀

「我会把这当做你在跟我表白的。」
「没问题啊,请自便。」

评论
热度(6)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百合组万岁!!!!x
最近在磕60P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