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Do you like candy?慶祝萬聖節的三個短篇

實際上跟標題根本沒毛關係的正文xxxCP分別是友光友,希妮與刺紅xx希望各位能喜歡!鞠躬

友光友

穿上田徑部兩位前輩幇自己挑好的衣服在鏡子前照照總覺得是否還缺了點什麼,向四周看了看才終於發现被自己遺漏的灰色尾巴,將其在里褲腰帶処扣好才開開心心地跑了出去。
不知道阿友今天會打扮成什麼模樣呢?因為是演劇部所以應該還化了妝?會不會很難找啊…。最終還是用力搖搖頭驅散腦中的不安,總之衝衝衝——☆地將所有地方都走一遍就好了啊!
最終在隔壁班找到了正坐在自己位置上準備糖果的阿友,那些五彩繽紛的糖紙正在燈光的映照下閃閃發光,像是一顆顆墜落至地的星星。

「餵阿友——!我來找你玩了哦!」
他像是早已料到我一定會來找他一般,應了聲后將頭轉向我這邊看著我眨了眨眼。
「唔?光你這身打扮…還真挺適合你的。」
「是嗎?謝謝誇獎,嘿嘿。阿友的也很適合哦,高高的巫師帽長長的巫師袍,再加上這一點點…妝?看著就像是真的巫師一樣!」
「喂喂,誇獎別人可不能太過頭哦。」
他笑著抓起被放在桌旁的木質魔杖好像想對我施法卻最終還是緩緩將手放下放棄了這個想法。
「不行……我似乎又要代入角色了…。」揉著皺起來的眉頭突然想起什麼將手伸進放在桌旁的袋子裡,就像是被施好定時魔法般不可思議地拿出了幾個萬聖節特製麵包,將它們遞到我身前。
「嗚哇…這個,這個不是麵包店的特製南瓜巧克力麵包嗎?明明我之前已經用最高馬力跑過去卻還是沒有買到的說……我真的可以收下嗎?」
「當然沒關係啊?萬聖節快樂。」
總覺得就這麼收下還是有些不妥,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一個好辦法,將看起來最好吃那包拆開,小心翼翼地撕成兩半將其中一塊遞給他。
看著他疑惑的臉我對他露出一個燦爛的笑。
「阿友,也要萬聖節快樂的說~☆」



希妮

妳正躲在餐廳廁所的小隔間內用隨身攜帶的粉底與小鏡子補著妝,要怪就怪今天的風實在是大,雖然街上的掛飾晃動著的確很有氣氛,可頭髮也不聽話地飛來飛去就很糟糕了。原本努力梳整齊的柔順頭髮也仿佛回到早上剛起床時亂糟糟的模樣,可愛的衣服也被吹得亂七八糟;蝴蝶結的絲帶挂進領口中,本就不太牢固的長長貓尾也仿佛摇摇欲墜。

——這樣子該怎麼讓妮可去見人啦!被粉絲看見絕對會在形象上大打折扣的……。

大約浪費了半小時才終於整理到妳認為可以見人的模樣,拂了拂右側長出一節的秀髮,轉身走出廁所回到座位坐好。
或許是妳浪費的時間有點多,妳剛坐下沒多久她也到了,頭髮跟你一樣被吹亂卻沒有那麼嚴重,稍微順了順便恢復原狀,大概是因為外面的風變小了些吧。

「妮可親,想吃點什麼呢?」
那祖母綠的溫柔雙目望向妳,帶著幾絲微笑,每一次眨眼都似乎將那如水的雙瞳變得更加美麗動人。不知怎地妳突然想起它也曾看過無數別人心底就泛起幾分醋意,孩子氣又任性地發起脾氣,心不在焉地隨意在菜單上點了點便將視線轉移至窗外,不想再多望那雙眸子一眼。
她仿佛被妳點中的東西嚇了一大跳而呆滯幾秒向妳確認。「妮、妮可親?別心不在焉成這副模樣呀,妳知道妳選了妳最不喜歡的辣系菜肴嗎?」
「甚,甚麼——!?」
妳這才連忙望回菜單這才發現自己的確在剛才點中了被稱作店內最辣能讓人忍不住一下子跳起來的可怕雜菜燴,到底為甚麽會這麼剛好啊?妳只好認真地翻閱起菜單最終選擇為了萬聖節而特別販賣的黑色甜味咖喱。
「嗯嗯,那麼咱要……這個吧。妮可親要不要南瓜派?」
「妳想吃的話我就勉為其難地點上一份陪妳一起吃吧。」
「好好好——妮可親最好啦。」
她舉高手喊來服務員點好菜後雙手十指相扣望著對面妳的臉頰出神,妳覺得奇怪於是伸摸了摸臉頰,明明就什麼也沒有,為什麼要目不轉睛地盯著看呢。妳也不是將什麼疑問都藏在心裡的膽小鬼,所以你毫不猶豫地開口問了,而她看起來也並不吃驚。

「因為覺得妮可親今天也依舊那麼可愛所以忍不住盯著看啊,果然是世界第一的偶像呢,妮可親♪」
這是她的答案。
——甚,甚麼啊,為什麼能那麼冷靜地說出如此令人害羞的話語?因為她是東條希嗎?…大概就是因此吧。
妳掩飾起自己害羞發紅的臉頰抱住雙臂朝她挺起妳小小的胸膛,回答她那是當然。她笑笑,朝店裡的各色裝飾望去。



或許因為是特製料理所以早有準備吧,你們點的東西上得很快,沒一會便被端上來,順帶附上兩個可愛的蝙蝠髮夾作為贈品。
妳們一邊閒聊起日常瑣事一邊吃起各自的料理,這一頓晚餐吃得滿愉快,香甜可口的派與濃郁香味的咖喱吃起來都很合妳的胃口,她看起來也對自己點的東西很滿意,果然是很普通愉快的一餐吧——當然如果忽略掉她中途壞心眼地要你餵她吃幾口就更愉快了。



兩人分別前各自向對方到了句萬聖節快樂,妳朝她揮揮手正準備轉身走掉卻突然被她挽住手臂,幚妳帶上剛剛的髮夾又往妳口袋里裝了一大把糖果才終於滿意地點點頭,卻又忽然打量起妳的臉不知道到底在看些什麼。

然後她在妳臉頰上落下一吻,朝妳調皮地吐了吐舌就轉身跑掉,在街口轉了个彎消失在黑夜中。
「再見啦小黑貓,現在魔法使小姐要去實現大家的願望啦——明天見!」



——啊啊,真是的,完全拿她沒辦法。
攤開手看著自己攥著另外一個髮夾忍不住笑了笑,妳想,乾脆明天自己也去親手幫她帶上好了。



刺紅

「S,Splendont先生?居然會過這種節日嗎?而且居然還打扮成科學怪人的模樣…。」
「是的。雖然不是小孩子但感覺還蠻有趣。」
「雖然知道您並不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但果然還是覺得有點兒不可思議。」
將自己短了節的上衣又向下扯扯,看著對方恐怖的打扮仍然覺得尚在夢中,可自己當然知道這些是否屬實——答案是當然屬實。
或許真的是自己長太高而導致即使是最大碼的衣服也仍然短了點露出少許光滑的腹部,這種柔軟毫無防禦力的部位暴露在外說實話實在讓人不放心,就連別在後腰處的短刀也露出少許,不是基本等于告訴別人「刺這裡啊,要是我手往後就趕緊把我的手拉開啊。」可畢竟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萬聖節,還是想稍微要些糖果感染下節日氣息,因為自己還是個十七歲的孩子吧,雖然說一米九的身高確實跟十七歲看著搭不上邊。
不過既然有客人就別出去了,畢竟是自己的戀人,留下來陪他一次也無妨。明年的萬聖節又不會跑掉,自己也衹是個永遠不會長大的十七歲少年,再說即使會長大,大人就不能打扮成怪物去要糖果嗎。既然如此,又何必擔心未來呢。



招呼他坐在沙發上將自己準備好的糖果放在兩人中間的空隙中,接著倒上兩杯番茄汁放在身手就能夠到的茶几上,打開電視將遙控器遞給對方讓他挑選節目。當然按照他的性格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無趣的晚間新聞,祇不過在剛看見播報員那刻又迅速被切掉了;誰讓今天的新聞播報員被緊急替換成了那位魯莽的藍色英雄先生?
最終電視影像定格在正播放不知道播放了多少次的小鎮歷史上,這段錄影早已在電視上出現無數回,我甚至能背出其中幾句臺詞。
看著完全沒有興趣的東西使我昏昏欲睡,糖果還沒來得及吃幾顆就險些靠在沙發靠墊上睡著,明明是陪戀人卻自己先睡著未免有些差勁吧。



不過他看起來似乎也並不是那麼想看電視,在問了我有沒有想看的節目而得到否定回答后切斷了電源,穿好他那為了今天而準備的破爛外套提出出去散步的想法。其實我想去,但我真的睏倦過了頭,一連打了好幾個哈欠眼皮跟鉛塊兒似的完全抬不起來。
他也沒說什麼,拍拍我的肩膀指指臥室,點頭示意今晚早點休息。我沒有拒絕的理由甚至對此求之不得,站起身走去廁所洗漱一番後直接穿著萬聖節的南瓜打扮爬上床甩掉拖鞋,躺進被子裏與關上燈也躺進來的人背靠背。

「Flaky…?」
似乎不小心轉了個身正巧像是抱住對方,裝作衹是在說夢話般囈語。
「科學怪人先生……雖然衹是南瓜但是我愛著你哦……。」
一陣沉默,我認為他大概已經睡去才睜開眼向他望去,的確是睡著了的樣子。就當做,為膽小的我把欠缺的告白補上吧。
我愛你,晚安。只屬於我的紅色英雄,科學怪人。

评论
热度(5)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嗨嗨x
这儿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蹲啥了orz
我总有一天会把我最喜欢的句子成功引用到我的文里边去的(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