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FNAF/TF x TB】唯一剩餘之物

玩具組的兩隻超可愛!想寫這對很久了x現在總算是寫完惹……開心x




我想,我已经喜欢上他很久了吧。

他每天都几曾数次想到某人的身影,因为机器人是不会感觉到「爱」的非生命体,所以他将其归类为「喜欢」比较特殊的那种「喜欢」。

毕竟其实他喜欢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无论是哪位前辈,还是哪位同辈後輩,甚至是客人,他大多都抱着喜欢的情绪。



「Freddy——!怎么又开始发呆啦?」
Toy Chica忽地拍了拍他肩膀,仿佛想到了什么摆出一副明白的模样捏起下巴点点头。
「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呢?」
「哇啊,Chica你可别开玩笑,机器人是不会有这种情绪才对。」
「别那么认真啊,你看,我不就喜欢着保安先生吗,喜欢就放手努力去追逐呀,总有一天会被接受的!」
「可那是你不是我……。」
「好吧好吧,真拿你沒辦法…不過要是有什麼煩惱的話就儘管找大家傾訴吧!隨時歡迎你哦!」
「……謝謝!」

雖然有那麼多可靠的夥伴,但這對他來說並不是能隨意說出口的事情。



「喜歡……出現這種情緒還是頭一次呢。」
衹要想起他就變得暖洋洋的,衹要能被他注視就感到緊張的情緒,衹要一見到他的笑容就會忍不住翹起嘴角。
好開心啊,衹要能跟他待在一起。
喜歡,果然是個美好的詞語呢。

他並沒有去告白,衹是放任著,等待著。
不是怯懦或害怕著什麼,就是單純地認為沒必要而已。
畢竟即使告白,被告白的人又會懂得愛嗎?就連他也無法確定他的感情到底是什麼,他又怎能去放下一切向他告白。
所以才會放任自流,低著頭不用遙望未來。



可是一帆風順的平靜日子終究會結束,結束後波濤洶湧的大浪也差不多該到達了。
他不知道到底是誰放了火,他也不知道別人的情況到底如何,總之他是被火困在其中一個派對房中。跟他待在一起的人還有Toy Bonnie,對方正坐在椅子上晃悠著自己的雙腿,盯著天花板角落處的攝像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其實是想拉起他的手一起跑掉的,但這種火急火燎的心情卻莫名其妙地逐漸消散了。
『莫非…是我和他都認為跑不掉了嗎。』
Toy Bonnie突然轉過頭對著身後的人笑笑,然後又繼續發起呆,仿佛在思念從前的日子般,雙眼望著昔日曾吵雜熱鬧過無數次的派對室,似笑非笑地歪著頭。
『不,或許衹是我……自私了吧。』
他下定決心至少要讓對方跑掉,畢竟Toy Bonnie就是,填滿了他大半記憶芯片的人啊。
也是他喜歡著的人啊。

他不再猶豫,牽起對方的手拉住他準備沖出房間。被拉住的人倒是完全不領情,仍然一動不動地坐在原處,頭卻微微地低了下去。
「Bonnie,快……!快起來,我們走,从這裡逃出去!」
「……我不要。」
明明是輕如微風的回答,卻像是重錘般擊中他的腦袋。
「Freddy明明也想跟我一起待在這裡的,為什麼要做犧牲啊,要是為了救我而讓你消失殆盡也未免……太殘酷了……。」
他愣在原地久久沒有消化出這段話的含義,不過他似乎抓到了一个很重要的小細節,心情闊然開朗起來在對方身旁的位置坐下。
「Bonnie你是不是…也喜歡我呢。」
Toy Bonnie沒有回應,衹是用他的雙手握住另一雙手。

原來如此啊。

他們坐在硬邦邦的塑膠凳上,互相凝視著對方的眸子,一直一直,此刻仿佛早成永恆。
火苗已竄入房間點燃桌布,他們卻毫不在意。
因為是機器人啊,不會有任何痛覺的。
體內汽油被即將點燃,兩人的油漆已被炭烤開始掉色。
在自身也開始燃燒前,他開口。



「我喜歡你。」
「嗯。」



雖然火勢在幾十分鐘後被控制最終撲滅,但披薩店早已看不出原本的模樣。
到處都是亂糟糟的,空氣中漂浮著數不清的有毒氣體與灰燼,還有各式機器人無法確認的殘骸。
唯一讓人們有點在意的是某雙緊緊握著的機械手臂。
或許,這是他們之間朦朧初戀存在過的唯一證明。即使衹是個小小的,難以解讀的痕跡。

评论(1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