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LL/鳥花】偵探筆記

又是一個將近一個月的坑xxx我還真是不得了啊為啥這麼能拖x
希望各位看的開心!鞠躬x(以及我總覺得會不會x有哪位小天使會看不懂x如果有的話請告訴我xxxx)



小泉花阳在大学毕业后误打误撞自己也不知怎的当上了私家侦探,从不知所措到开始接受现实,最终享受起委托人在她完成任务后由衷的笑容。

今早她被门铃声吵醒,连忙起床穿上拖鞋带上眼镜跑到玄关,发现是邮差后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印章签收。

打开盒子,只见里面装满了她的照片。
无论是笑着的还是哭着的,甚至还有她中学时跟μ's诸位留下的珍贵照片。
甚至连幼时的照片也有几张,照片的边角带着几抹黄色,看起来像触碰到便会碎掉般脆弱。

她愣了好幾分鐘才回過神,被突然響起的短信鈴聲嚇了一大跳,回到床上整個人捲縮進余溫早已散去的被窩中,半響才終於伸出手將放在床頭櫃上仍然響個不停的手機拿入床褥,撫摸自己的胸口安慰自己說不定衹是個惡作劇。

但當她打開手機那刻,她就知道這不衹是个惡作劇了。
威脅的語氣顯而易見,發信人的目標顯然正是她,小泉花陽。她不知道那人有什麼目的,但她能清楚感受到對方對她的可怕執念,不知是恨意還是別的什麼,讓她感到渾身一陣發寒。



她比起從前早已變得堅強,即使如此,也並不代表她能對什麼都不感到膽怯,她終究衹是个步入社會工作剛滿一年的孩子。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她不知道自己正在被誰盯著。
她只知道自己正在害怕,身軀正在顫抖。
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才能脫離這可怕的事件,她甚至希望那些照片上的人根本就不是她。

可那也衹是無法實現的願望。



終於冷靜下來后她開始思索自己該怎麼做,或許可以先去朋友家避避?不行,這樣會牽連到她們啊,重要的人因為自己受傷,被捲入危險的事件中,那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啊。
趕緊搬家?可那人既然有這麼多自己的照片,自己又從未發现,搬家那麼大動靜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不察覺。再說,那人的執念說不定會窮追不捨到天涯海角也不願放過她吧。

本是迷茫的大腦卻突然又想到了一個方法……去調查那個人到底是誰?不行,這也未免太冒險了吧。可除了這之外她還能做些什麼?她能怎麼辦?除了這個她再也想不到任何的可行方法了。



或許,人生是必定得經歷一次鋌而走險的吧。



雖然害怕,她也衹能放手一搏。從零開始讓她擔心的更多,顧慮的更多,可也衹能咬緊牙關走下去了。
她對此心知肚明。
不過無論如何,她還是希望能跟誰稍微傾訴幾句。要是以往也出現想要傾訴的情況,她通常會找自己的幼馴染星空凜;但這次她卻由衷地不想讓凜知道這件事,一點點也不行。
凜,要是知道了肯定會擔心到睡不好的呀?她勉強地對著手機上兩人的通訊記錄笑了笑,返回通訊錄繼續翻閱別的聯繫人。

『不如告訴琴梨醬試試看?』
不知為何,她腦內突然冒出了這想法。
仔細考慮一會兒后,說不定這回正是最應該找她商量的情況。即使告訴繪裡或許更好,心卻是想跟琴梨傾訴的。

又是一陣猶豫,最終還是下定決心按下通話鍵。

「——花陽醬!居然會在這個時間打電話給琴梨呢♪嘿嘿,好開心哦。既然如此,花陽醬要跟我一起去吃午餐嗎?」
「琴梨醬……!午安喲,會不會打擾到妳了?……咿那個,現在你應該剛錄完歌吧?抱歉…我居然忘了這件事…。」
「唉唉?為什麼要那麼在意呢?明明是琴梨的好朋友不是嗎,怎麼可能會因為這種小事而生氣啦。好了好了,無論花陽醬想說什麼,吃完飯慢慢講吧♪」
「好…好的!琴梨醬中午想吃什麼?」
「就去上次繐乃果醬推薦的那間吧,那裡的米飯聽說特別好吃喲?」
「嗯嗯…那麼我大概過十分鐘就到了,就在店門口碰頭吧。」
「不用太著急哦♪我今天下午是沒有工作的。」

掛斷電話后她開始收拾起需要帶著的東西,錢包、手機、鑰匙,還有筆記本和筆……。
安慰著不安的心情,將門鎖好後小跑著朝目的地出發。



當她在店門口半彎著腰雙手撐膝小喘著氣時琴梨早已到達,担心地凑过去轻抚她的背试图让她好受些。
她勉強伸出手表示自己並無大礙,做了一個深呼吸後站直身子很不好意思地跟對方一起走進店內。
她們最終選擇了比較角落的雙人位,面對面坐著,各自點了喜歡的東西,閒聊著各種瑣事等待熱騰騰的料理端上。
或許是因為午餐時間客人較多導致廚師忙昏了頭,她們等了將近一個小時才看到自己挑選的料理,當然,她們兩人也不介意。

「那個,花陽醬的工作還順利嗎?有沒有什麼困難呀?」
「唔,我的話還是沒問題的啦…。」
「真的沒問題嗎?」
金色瞳孔的注視讓她慌了神,那雙眼睛仿佛早已將她的謊言看穿,等待她坦白。
「嗚……。」
放棄抵抗。
「好啦,這才是乖孩子嘛。」
她眯起眼笑容正甜,雙手交疊放在腿上。



「那個啊,其實就是……。」
猶豫幾分後她總算開了口,大致描述了關於這件事的經過,低著頭眼淚幾乎要脫框而出。為什麼會是自己遇到如此可怕的事件啊…明明什麼壞事也沒有做,現在卻要承受莫名其妙的復仇,今後也會每天都擔驚受怕的度過每分每秒,擔心朋友收到牽連,擔心自己的生命被威脅。
「花陽醬。」
不知何時她忽然坐在她身旁的空位上,雙手溫柔地環住她的肩,讓她挨在自己身上。
「現在琴梨就在這裡哦,稍微哭一會也沒關係的,別人的視線我會盡力擋住。」
低低的啜泣聲響起,她輕輕地幫她拭去淚水,漂亮的眼睛也幾乎快要滴出眼淚。
「琴梨會在你身邊保護妳的……。」
抽抽搭搭的哭聲越來越小,慢慢消失了。



她一邊挽著對方的手臂,一邊撫摸著她的頭,輕聲安慰她沒關係的。

第二天她清晨便收到了她的短信,告訴她自己準備搬來住的事情。
當她看見短信跑去開門還在擔心對方是不是早就到了,事實上的確如此,她正站在門口微笑著向她擺手呢,身旁站著一個可愛的拉杆行李箱。
她不好意思地撓撓自己仍未梳理的頭髮,連忙將門開大點方便對方將行李箱拿進來。
「對不起呐,這麼早就來拜訪了……。」
「沒關係的…!是我沒聽到短信的緣故啦…話說回來,琴梨醬這樣不會耽誤上班嗎?我才是真的很抱歉……讓妳這麼擔心我……。」
「我沒關係哦,啊對了!琴梨順路買了超好吃的飯糰和蛋糕過來——就當做早餐怎樣?現在吃還是暖和的喲♪」
「好、好的…麻煩你了!」
大概幾分鐘的準備工作完成後兩人面對面分別坐在茶几兩邊,平時總是空曠的茶几上現在被放上了兩份熱騰騰的飯糰與起司蛋糕,還有兩杯冒著熱氣的茶。
「那麼……我開動了!」雙瞳仿佛閃著光的她迫不及待地揭開飯糰包裝在三角形尖端咬下一口,咀嚼著白飯,仿佛幸福填滿般笑的很燦爛。
「花陽醬跟以前一樣,真可愛呀♪」
「啊——琴梨醬別這麼説嘛…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是白米飯真的……好好吃啊……這間店的米蒸的時間剛剛好,不會太黏也不會太硬…別說是做成飯糰了,光是米我也能開心一整天呀。」
「那麼琴梨這份也給你吧♪不過作為交換,我要把花陽醬的蛋糕拿走了唷?可以嗎?」
「嗯嗯!不過那麼好吃的飯糰真的沒關係嗎…被我一個人吃光是不是有點……?」
「當然沒關係!因為花陽醬給我蛋糕了所以完全沒關係哦!……哎,稍微等等。」
聽見對方的話語暫時先將飯糰放下的她,眼前是南琴梨放大了數倍的臉,還沒發现到底是怎麼回事的她只感覺臉上被啄了一下,很輕很輕的啄,像是被力氣不大的鳥先生悄悄親吻了臉頰般。幾秒後她的大腦猛地亂成一團,在感到臉頰發燙的同時聽見對方如同鳥兒的清脆聲音再次響起。
「好啦,這樣子不是就沒問題了嗎?你看,我也嘗到飯糰的味道啦,琴梨是不是很聰明呢~。」
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剛剛的動作是多麼令人害羞的她,現在就像个想要被誇獎的小孩似的,用叉子切下一塊蛋糕後叉起,伸出手將蛋糕傳到她嘴邊。
「唉?」
「花陽醬也要吃一點點哦♪」



早餐時間就在她紅彤彤的耳根與她嘴角上揚的弧度間度過,轉瞬而逝。
吃完東西收拾好餐具後她開始自己的工作,用電腦查看最近的新聞日報看看有沒有相關報導,然後再嘗試搜索有關情報,將可能有關的東西全數寫在跟了她很久的筆記本上。這本筆記本實在是有些年歲,幾乎所有橫條紙上都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墨水字,還有各種亂七八糟的彩色便條紙,方便她找到些常用資料:像是委託人的電話啦住址啦,還有目前案件的記錄,之後就是為了能快速寫上東西而貼在空白頁數上的一張。
一早上的辛勤勞動似乎什麼也沒有換來,她垂下腦袋閉上眼思考自己還能靠什麼途徑去獲得這個人的情報,就算是一點點也好。
如果是靠她以前的經歷來整理思考,也看不出什麼不對勁,畢竟她真的沒有讓誰恨過,也沒有誰有可能會對她這樣啊。
大腦好亂。胸腔好難受。頭好暈。
她煩躁的心實在是無法冷靜,忍不住用拳頭錘向桌面,砰的一下卻像是打在她心裡。
「花陽醬……。」
一雙手忽然與聲音一同出現,環住她的脖子無聲地安慰著。
「沒關係…我們的時間還很充足喔。」
「可是我真的想不出辦法啊…這個人到底會是誰……。」
「笨蛋花陽醬,我還在這裡啊,我也可以幫忙不是嗎?那麼沮喪可一點也不可愛了哦…?」
她沒有回答,但抓住了她的手。
這算是無聲的應答吧。



她持續調察了一個月仍然是毫無頭緒,不安感卻與日俱增,填滿她小小的身體。唯一能讓她安靜下來的是臨時同居人的那雙手,溫暖的手心總會在她焦慮時帶給她安撫,纖長的手指總會在她不安時帶給她安慰。她就像个孩子一樣,待在唯一的安樂嚮內流連忘返。
忽然有那麼一天,那雙手與它的主人卻不辭而別,留下一封信,用來壓住信的東西是一个空溜溜的籃子,她們昨天還有說有笑地坐在一起吃著橘子呢;她剝皮,再掰下一小塊遞到她嘴邊,笑著看她吃下去。
現在他們都不見了,無論是南琴梨還是橘子。祇不過一個是消失在垃圾桶深處,另一個則是消失得無影無蹤。
她顫抖著拆開信封,裡面是她與南琴梨在前幾天照下的合影,還有一張白色的信紙。打開,裡面祇有一行地址。
她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如果她過去的話大概也會被抓住,但要是不過去的話……不也是一樣危險嗎?她義無反顧地帶上了防身用的噴霧,再裝上手機就匆匆忙忙地出了門,即使是家門鑰匙也被扔在家中。
『琴梨醬……等等我,我現在就趕過去…!』
在度過顛簸的長途旅行後她總算是到達了目的地,加上半小時的路程,她現在站在一棟山中小屋的大門口。深呼吸,然後伸手敲門。
來迎接她的並不是什麼可怕的罪犯,而是她最想見到的,有柔順銀灰色長髮的少女。
「花陽醬——妳終於來了,琴梨…好開心啊。」
「我也好開心啊…不過那個罪犯現在,在哪裡?他沒有對琴梨醬做什麼吧……。對不起,都是我沒有保護好琴梨醬的緣故……。」
「沒關係啦,至於那個人啊…其實,那封信是我寫的啦,為了不讓那個人懷疑,我衹能寫那麼簡短的地址而連署名都沒有…你看,妳的身後誰也沒有,他肯定是被你甩掉了吧。」
「真、真的哎!這麼說,要是待在這裡的話,至少現在是安全的對吧?」
「嗯♪花陽醬真聰明呀,就是這樣!既然如此,花陽醬要不要…考慮一下跟琴梨住在一起呀?」
「當然可以,倒、倒不如說我真的是太高興了…。」
「嘿嘿嘿♪讓花陽醬擔心了真是抱歉。」



後來她們真的在屋裡住了下來,若是有什麼需要買的東西南琴梨則會去附近的市集買回來,市集的東西大部分都比秋葉原便宜些,兩人微薄的存款似乎可以用很久很久。
「呐花陽醬,今天琴梨買了地瓜哦♪我們就生堆火,像露營那樣烤地瓜吃吧?」
「好啊♪那麼用那些枯葉和樹枝做燃料可以嗎?」
「沒問題沒問題,琴梨已經準備好啦,就在屋子後面,很容易找到的,麻煩花陽醬拿過來啦。」
「嗯!我馬上就去拿過來。」
完全乾燥的樹枝加上有指甲油作為引子,火很快就生起來了,兩人用不知何時倒下的树幹當做椅子,仿佛真的回到了從前野營的歡樂時光。
「啊对了,我还有一些垃圾忘了丢,直接烧掉应该也可以吧?毕竟要专门下山丢一点点东西真的是太麻烦了。」
她跑进屋里,没过一会儿便拿出一个白色的塑料袋,里面装着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看来这就是她说的垃圾了。
她把里面的东西倒在地上,一样样朝火堆扔去。感到好奇的小泉花阳却有些看不懂那对小山到底包含了什么。
「那个,琴梨酱?妳在烧些什么呢?」
「都是以后用不上的东西呀,没什么好看的啦。也就是一点电话线和电线,一张电话卡而已,的确没什么好看的对吧。」
「的确是没什么好看的呢……。」
她歪歪头,没有再问什么。



「花阳酱。」
「嗯?」
「妳现在幸福吗?琴梨我啊,特别特别幸福哟。」
「我也很幸福哦,只要跟琴梨酱待在一起,幸福感就像是潮水一般漫溢我的心。」
「那就好♪听到花阳酱那么幸福我也似乎,变得更幸福了呀。」
两位少女不自觉地望向对方,相视而笑。
最终陪伴了小泉花阳一年的笔记本也悄悄消失在赤色火焰中,变成灰烬。

评论(7)
热度(8)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嗨嗨x
这儿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蹲啥了orz
我总有一天会把我最喜欢的句子成功引用到我的文里边去的(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