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FNAF/TF x TB】六等星

這對真的超可愛!!!尖叫xx
希望各位看的開心x以及這篇的世界線和我這兒上一篇TFB(什麼鬼簡稱x)不一樣x請注意喔

六等星是肉眼能看到的星星中最暗的一种,就像是闪烁着闪烁着会忽然消失一般。



不同于成熟的旧玩具们,他们就像是几个孩子。明明只是前后辈而已,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差那么多。在前辈面前他们只能被说是幼稚与天真烂漫的集结体,无论是略微有点笨拙的动作还是容易感情用事,抑或是像孩子般的各种想象,一切都在证明他们只算未熟的少年。
说到少年会联想到什么?
朝气蓬勃,对明天充满期盼,相信梦想也拥有希望。这是多么令人向往的年纪啊,对吧?不妨回想一下自己在年少气盛时都做过什么,例如初恋是谁,例如做过什么疯狂的事情,例如都在哪里留下了足迹。
那么玩具们做过些什么?或者说,他们都能做些什么?对他们来说,足迹只能遍布店内,疯狂则会被精密的机械电脑过滤,只剩下不会对店内与自己造成损害的安全事项。
而他们的爱情是怎样的呢?虽然颜料崭新却残破的狐狸,会在跟他一样破破烂烂的海盗湾中拥抱另一位残破的狐狸。两位长相相同的矮个小孩会在派对室内并排坐着,送给对方自己最喜欢的气球。小鸡会不停地追着店内保安,一遍一遍诉说着早已被悄悄接受的爱意。

而熊和兔子呢?他们的日常就是在一起,一个弹奏一个演唱,默契十足。他们给对方的礼物永远是一段吉他乐或是一段清唱,他们的浪漫就是在关店後站在仍未被遮盖住的窗户下,抬头一同仰望像是厨房里被打翻的白糖一般多的满天繁星。
兔子会问,为什么星星不是一样的?
熊会回答,因为它们跟我们一样啊,我们也都是大小各异颜色不一的对吧。
兔子点点头,伸出手指着几乎贴在一起的两颗,几乎快看不见的星星说,呐你看,那个就是我和你吧。旁边其他不一样的星星,最大最亮的七颗是前辈,其他稍微暗淡一点的是跟我们同辈的狐狸,两个男孩,还有小鸡。
熊看着那些聚在一起的星星,半眯着眼溫柔地笑了。他说,是啊,你真聪明。
兔子蛮不好意思地嘿嘿笑起来。



其实作為六等星並不是什麼好事,就算消失了也不一定会被发现,或是要過很久才會被察覺,這是多麼悲傷的事情啊。正如他們,雖是展新的玩具,有著漂亮鮮豔的顏色與完好的身軀,但大家果然,還是更加想念以前的舊玩具吧。即使他們的模樣有點嚇人,不過怎麼說孩子們也是很喜歡他們的,這是无須質疑的事實。

在某一天,如果他們分開了,那些繁星還會互相依偎嗎?
他不知道,但他願意將自己手裡那只手再握緊些。

他們知道自己將會被賣掉的事實,卻也衹是過著跟平常一樣的日子罷了。消失了,不見了,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是很重要的事情嗎,是很可怕的事情嗎?看不見對方,不知對方身在何處到的確可怕,但他們既然知道對方深愛自己的心情,一切也就都無所謂了。
對他們來說,衹是被別人決定了命運罷了。这也是,从出生在世界上,触碰到东西,看到色彩的交换而已。
被賣掉,這件事也僅僅衹是飯後閒談而已,他們似乎對自己值多少比較感興趣,總拿著氣球的男孩甚至與小雞打起了賭,一個賭跟十塊披薩相等的價錢,一個賭跟十五塊披薩相等的價錢。其他人或是微笑看著這幼稚的賭注,或是與身邊的人討論些別的,亦或是完全不在意。
唯一算是擔心的孩子,似乎祇有兔子而已。
或許是因為兔子會因為寂寞死掉吧,就算是機器兔子也至少算是半個兔子。
他攥著熊的手指,像個任性的孩子攥著玩具一般,不願放開。

「Bonnie,我還得去端飲料呢。」
「可是,如果我一鬆手,然後你拐了個彎,就被店長帶走了怎麼辦?到時候披薩店大概會被我找翻了天的。」
「唔……真沒辦法啊,那,我們就一起過去吧。」



就連即將被關閉電源時,他也不願意放開那只與自己大小相同的手掌。
「Freddy.」
他忽然笑起來,扭頭對上身旁人疑惑的臉頰。
「如果我們就這樣,一直一直牽著手的話,星星也不會分開了吧?這個不知道要持續多久的夢,也能夢到你了吧?」
「是啊……一定會的。」
腦內的影像定格在對方微笑的嘴角上。

兩顆六等星依舊保持朦朧的光亮,依偎在對方身旁。

评论(9)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