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HTF/偷洁】契約戀人

給一個小天使的生賀!www
雖然個人還是覺得不咋好吃啦……總之希望各位吃的開心?
(總感覺十年沒寫BG一樣x)
(以及這個名是我直接用了那位小天使選的梗xxx取名廢選擇哭泣x)

「這似乎的確是個有趣的限時契約,但到底為什麼會找上我。」
「先生,別再說廢話了,這裡還需要你的親筆簽名。」
「喔,真抱歉讓您久等了,那就暫時讓我所疑惑的答案成為一個迷吧。」
他执起筆,草草地簽下自己的全名。
「好的——那麼我將在此宣佈——!」
似乎是見證人的另一位少女微微笑著,將壞掉的話筒放在唇前。
「Shifty先生與Petunia小姐,為期一個月的戀人契約,从此刻開始生效!恭喜兩位,請好好享受這一個月吧,祝你們處的開心。」



「我到底為什麼要任由著她胡鬧啊…契約戀人之類的,未免太奇怪了吧。」
她坐在床邊,用手揉著因煩惱而緊皺的眉心。另一隻手拿著手機,屏幕閃爍著,提醒她仍有幾條未知短信未閱讀。
打開一看,無非全是那位「戀人」所發來的東西。裡面的內容沒什麼營養,無非全是什麼「早安」「晚安」「昨晚睡得好嗎」之類的,就仿佛他們是的的確確在交往一般。
大概衹是單純覺得有趣吧,反正再過幾天大概就看不見了。
不過今天份的短信中似乎有一條多出來的信息。
「今天打算出來約會嗎。」
約會?雖然的確是在契約上表明隔一段時間必須得約一次會不讓別人懷疑,但除了Giggles也沒人知道這事,就算不做到這地步也可以吧。
但略微的一段思考後還是回復了「沒問題,打算幾点鐘在哪裡見面?」不然Giggles那個小傢夥,大概發现了會氣到一個星期不理她也說不定。
畢竟也是她願意由著她任性才會到現在這種田地,她也必須得承受住這份任性帶來的各種才行。
現在她該做的就是穿上喜歡的衣服,帶上必要的東西,出去約會。

在這之前她並不是從未談過戀愛,她也曾經有過一個深愛她的男友。那是僅有一天,恍如一夢的幸福時光。
她仍記得那人溫暖的懷抱,即使他兩都沒有手,他卻仍然能將她抱緊,用那只剩下少許的手臂。
雖沒有多寬大厚實的胸膛,也足夠了。
可惜後來因小鎮的準則她的雙手恢復了,也因此他們最終衹能選擇分開。
她没有拒绝,衹是看著對方漸行漸遠,兩人之間的距離逐漸增加,最後剩下一聲嘆息。

她很準時地到了,對方看起來也是剛到沒多久。
他笑著走上前將收在背後的手伸出,那是一個被精緻包裝好的小巧禮盒,她愣了愣,伸出手接下裝進自己的背包裡。
「想去哪裡呢?」
「……無所謂。」
並不是想不到該去哪裡,而是真的無所謂。反正等這一個月過完,他們的交集也該應聲結束了。
「喔,那就隨便走走吧,雖然盡是些看膩的景色與踩過無數遍的土地,但也不能算毫無樂趣可言。」
「Maybe.」

那天他們真的衹是在小鎮中散步,別的什麼也沒做。沒有牽手,甚至連話也沒說多少。
Petunia在與送她回家的Shifty簡短告別後也總算是回到了家,脫下鞋子放回鞋架,將背包掛回屬於它的架子上,精緻的頭飾也除下放回飾品盒中。一切歸位,包括這時間本該正在餐桌邊吃晚餐的她。
沒什麼心情準備晚餐的她隨意找了些放在冰箱深處險些被遺忘的臨近過期食品放進微波爐,看著它被溫暖的光照耀吞噬,旋轉不停。
味道並不算好,她衹小小地嘗了口就毫不留情地扔進了垃圾桶。
洗漱後她就直接躺上自己喜愛的床,躺在她最愛的深藍色被單中央,被柔軟的觸感包圍、擁抱。無論是沒關好的窗,仍未關上的燈還是尚未看完結局的電視節目都無法讓她再睜開眼。現在她只想在這裡,沉沉睡去,漂浮在夢境的香甜氣息中。

她什麼夢也沒做,眼前祇有一片奇異的雪花,紅色與黑色交織的背景不斷改變形狀,就這麼看了一夜。
當她醒來,本應開著的燈卻被關上了。
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改變,東西都好好地待在原本的位置,就連微微敞開的窗也一樣。
稍微等一等,是真的沒有做夢嗎?說不定她的確做了個夢,但她已經想不起來了。她無暇思考這些小事,將少許碎髮別到耳後,就這麼起了床。



後來她跟Shifty怎樣了?
這畢竟衹是個無聊的契約,在一個月後他們也跟一開始談好那般分開了,兩人不約而同地給對方發了只寫上再見的短信,接著刪除聯繫人,完全沒有任何猶豫遲疑。要說兩人完全沒感情也不是不行,反正他們本來就衹能算是陌生人,唯一的交集,也就是因為這Giggles一時興起的遊戲罷了。
就算分開,又有什麼遺憾?
她衹記得住那人的禮帽、條紋領帶,還有把少許下襬塞進長褲裏的白襯衫。
他衹能回想起柔順的秀髮、一塵不染的白色長裙,以及與她形影不離的空氣清洗劑。
本就不堅固的聯繫斷了,還剩下些什麼?



在很久以後,她偶然發现了某盒不知是誰送給她的禮物。
小小的,絲帶扎成個大大的蝴蝶結,與精緻小巧的盒子看起來格格不入。
她用自己纖细修長的手指緩緩解開蝴蝶結,拆開包裝用的彩紙,最後打開紙質的白色小盒。
裡面躺著一枚戒指,不是首飾店裏那種閃爍光芒或是鑲著各色寶石的昂貴戒指,它衹是個普通的戒指,通體黑色,有些地方的漆甚至被時光磨掉而露出它原本的銀色部分。
它衹是個不值錢的銀戒指,丟在街上也不一定會有人要的那種。
真見鬼。她毫無平時淑女形象地翻了個白眼,將戒指丟到一旁。
明明衹是個混蛋小偷而已。她低著頭,最終還是把戒指找回來,放回屬於它的紙盒小屋內。
與戒指放在一起的信她沒有拿出來,也不打算拿出來。
就這麼讓它們一同沉眠在儲藏室深處。



他在某天路過一面等身鏡時似乎瞄到了什麼,又走回去仔細觀察。
他右手小指的痕跡還沒完全消失,畢竟也是經過數年時間才留下的痕跡啊。
而替代它的是右手中指上黑色的戒指,幾乎是全新的,但看起來像是閒置了很久才終於被帶上。
他忽然笑起來,擺擺手揚長而去。
他仍然會繼續等待,等待那人願意讓他替她親手帶上戒指那天。

评论
热度(4)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嗨嗨x
这儿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蹲啥了orz
我总有一天会把我最喜欢的句子成功引用到我的文里边去的(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