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FNAF/B x TB/TB x B】兄弟

雖然是以前的東西補完x不過感覺意外的還不錯?xxx
兄弟設定注意x
OOC屬於我x


Bonnie时常会想起年幼时与弟弟相处的时光。
那段时间十分短暂,短暂到只能在人生的漫长路途中走上小小几步。
但他就是记得,这块记忆仿佛刻苦铭心般印制在脑中,跟女孩的长发一样挥之不去。

赶不走,也不能硬来啊。
就像你再怎么讨厌前桌女孩的长发总喜欢在你眼前晃悠一般,不能为此而强制要求她去把这瀑布般柔顺的发丝剪去吧。记忆也是如此,就算你再怎么厌恶它也会在脑海中徘徊,你更不可能对着它咆哮说「快给我滚!」因为那根本毫无用处。
况且既然它是记忆,也就一定是过去的事了,你无法做到修改过去,即使你遗忘它也确实存在。

虽然是这么说,但实际上他根本就不打算遗忘那段时光。
因为啊,他的弟弟已经跟他分开很久了。掰着指头算算,少说也有十几年吧,更何况在记忆里他还是个乖孩子呢?

他今年二十八,这么说弟弟今年应该也差不多二十五了。
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他又成长为一个怎样的大人了呢。会跟印象中差不多是个害羞怕生的人吗?还是会完全相反变成个成熟热情的人呢?
他不得而知,也并不多在意。

为了了解弟弟而向别人打听可不是他的惯例风格,他会靠自己去了解,在别人不知不觉间悄悄地搜集情报。可实际上他现在做不到,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对方住在那里,更别提他的人际关系了,他是完全一无所知。
毕竟即使再见面他也不一定能认出对方,他只记得对方那头天蓝色的短发,除此之外再也不记得任何特征。
明明是血脉相连的兄弟,却对他的了解甚少,大脑里也只剩下逐渐模糊的回忆。
这么一对兄弟见面时的场景会多么尴尬,他们知道对方跟自己的关系,却连搭话该说些什么也想不到。或许他们很在意很在意对方,但关于他的事也仅限于知道很久很久以前的一点点;当然也说不定连那所剩无几的东西都早已遗忘,毕竟它真的有不少年头了。

他想,大概就是因此才总是不愿重逢吧,因为他很有可能会疑惑地问对方是谁,即使那头蓝发会让他在第一时间联想到弟弟,即使他能认出这个人,对方也不一定认得出来他啊。
所以他一直选择沉默,无动于衷。



直到某天經過一間披薩店為止。
一開始他衹是覺得店裡的那孩子跟他弟弟很像,卻在第二次無意識間再次經過時莫名其妙就肯定了對方的身份。那孩子就是我的弟弟,大腦悄悄傳播這份信息送至全身,讓每一個細胞都知道這件事。
所以他推開門,打算親自去確認。
來接待他的是一位帶著棕熊耳朵的男孩,年紀似乎跟他弟弟差不多大,但感覺上更為成熟。他帶領他去到一個靠窗的雙人座,請他坐下後遞給他菜單。
他點了杯咖啡,畢竟不是專程來吃東西啊。
那個天藍色頭髮的男孩,正在店裡的另一邊陪跟著家長一起來的兒童嬉戲,爽朗的笑聲充滿店內,配合店內播放的輕巧旋律竟是意外的合拍。
「先生,會不會稍微有點吵?如果您需要的話,我們可以給您換個安靜點的地方用餐。」
沒一會咖啡就被端來,穿著及膝長裙圍著口水巾與圍裙的女孩對他露出一個微笑,指了指最角落的座位。我擺了擺手示意不用,她也點點頭轉身走掉了。
他把咖啡喝了一半,還沒站起來過去找他,對方倒是先過來了,站在他身前,露出跟幼年時幾乎無異的燦爛笑容。

「嗨,Bonnie哥哥,好久不見啦。」
很好,他確實沒猜錯。
他站起身,對方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Toy Bonnie很想你……能再見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接著他在他對面坐下,講述起自己在之前經歷過的各種趣事。
居然跟小時候一模一樣啊,至少表面看來的確如此。這麼坐在一起,就像是回到了幼時,在餐桌那兒玩遊戲的日子。
他負責傾聽,對方負責生動活潑地演講。
就像是回到了十幾年前。

但即使是再好的派對也終會有結束的一刻,夜漸漸深了,Toy Bonnie的故事也說完了。
他站起身,對正在收拾餐具的Toy Bonnie擺了擺手,推開玻璃店門準備回家。



第二次再來時他帶上了一盒禮物,裡面裝著大大的糖果罐與五顏六色的各種巧克力、軟糖,以及硬糖,幾乎應有盡有,仿佛全世界的珍奇糖果全被濃縮在罐子中。
喜歡甜食的Toy Bonnie能收到如此心儀的禮物也是開心得不得了,也拿出他自己本是留著收藏的自製小掛件送給Bonnie,並幫他把掛件掛在包上。
果然還是個小孩子。Bonnie不禁啞然失笑,伸出手像對待孩子那般揉了揉對方蓬鬆的藍色短髮。
他似乎很開心,微微低下頭嘿嘿地笑着,享受对方宽厚手心的温暖触感。
「话说回来,Bonnie哥哥不打算跟我一起在这里工作吗?这里可是一个很棒很棒的地方喔!大家也都很和善很好相处,有什么地方不懂可以问Freddy前辈或者Chica前辈,都会很耐心地作出指导呢。而且……我也很希望能跟哥哥在一起工作,这样就能跟小时候一样,一直一直待在一起了。」
「这……。」
「等等!不用那么快给我答复的,我不介意等哟,无论是一天还是两天,甚至一个月也可以;我就在这里,无论是何时来都会迎接你的!」
他从头顶那片温暖挣脱,对Bonnie露出一个灿烂的笑,一转身就向他那被孩子们团团围住的两位伙伴奔去。Bonnie看着跟孩子打成一片的弟弟,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本该遗忘的幼时记忆。




……
………哥
哥哥。
比他矮了一个头的弟弟正坐在他身边,头靠在他的肩上。
小一号的双手环住他的手臂,握着他的右手。
他的双眼半眯着,看起来似乎快要睡着了,说出的话也像是呢喃梦呓,声音轻轻的,消散在空气中。
Toy Bonnie想跟你一直一直在一起,然后,就这么一直一直握着你的手。如果是冬天,我可以帮你暖手,如果是夏天,你可以帮我降温…嘿嘿,还真是巧呢。
但他就算是再怎么努力去想也想不起那天他的回答到底是什么。

嗯。
一直在一起不太可能吧。
虽然不确定但我会尽可能的陪着你。
不要。

还是什么?
想不起来。



那么这次他该如何作答?
回答「好」还是「不好」也不算是困难的事情吧。明明只是简简单单的短句,却难以启齿。
走出店门,没有人跟他说再见,也没有欢迎再来。
考虑的时间很充足,若是如此一定能想出一个不错的答案吧,但愿如此。

他现在的工作,要他说喜欢也算不上,但也不会觉得厌烦。若是跟Toy Bonnie一样混迹于各个性格各异的孩子身边,会更快乐吗?待在Toy Bonnie身边,会快乐吗?或许他仅仅在这两点上考虑也足够了吧,那么答案是……。

当然的。



Toy Bonnie很开心他能这么快地给出答复,但似乎担心对方会拒绝而忐忑不安,前后摇摆着双腿,脸上的笑容似乎有些勉强。
但在确认他没有听错对方给的答复後转变成了发自内心的笑,那种耀眼到让人忍不住去接近,无法直视的光。
他从椅子上一下子弹起来,高举双手在店里不停地跑来跑去,发出欢呼。
嗯,他能这么开心真不错。
Bonnie也难得地让嘴角上扬成温柔的弧度。
啊,稍等一下。
他在那一瞬间忽然想起了后续。
他的回答是为什么,而对方的回答是因为我爱着哥哥啊。
天真烂漫的翠瞳中映着他的脸。
小小的双手环着他的手臂。
薄薄的唇诉说着稚嫩的爱意。
到底是认真的还是仅仅对他的依赖?
嘛,对现在的他来说应该都无所谓吧。
只要是Toy Bonnie或许怎样都无所谓。
因为是弟弟啊。
因为是最疼爱的弟弟啊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