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陰陽師/兔螢】棉花糖

頭一次的陰陽師同人文就丟給兔螢啦!也不知道為什麼第一眼就喜歡上了這對邪教xxx
OOC注意x
希望能找到同好……x



「呼呀,今天的空氣也很清新呢。」
她坐在溪邊的圓石上,雙腳浸在水中晃動雙腿撲騰著濺起數不清的水珠,它們被強制從溪水中分離變成獨立的個體,接著融入岸上的泥土,化作初初冒芽的嫩草成長必須的養分。在她身旁有一隻身形巨大的魔蛙,正趴在她身旁啜飲溪水。她伸手隨意地從魔蛙頭頂上一直都盛開正豔的花叢中摘下一朵,揪起花瓣做了個最近流行的花瓣占卜,被揪下來的花瓣放在她腿上,等結果出來後直接一大把全撒入溪中,笑嘻嘻地看著它們乘上溪水列車,幻想著它們接下來將會展開的奇幻旅途。
她又深吸一口氣,讓清新的、混合著青草,晨露與微乎其微的花香的空氣湧入胸腔將小小的身體填滿,神清氣爽後輕輕地拍了拍蛙先生的腦袋,靈活地跳到她的專屬座位上坐好,讓蛙先生帶她散步去了。

「哎蛙先生,怎麼最近都往那個山坡上跑呀?」
「反正妳也是想去那裡吧。」
「因為你帶我去所以我才在那裡玩而已。」
「成成成,既然妳這麼說那就是那樣吧。」

雖然否定著蛙先生的話語,但實際上明明就差兩步就能到達的地方,她還是迫不及待地從魔蛙背上跳下去,站穩腳跟後就直接啪嗒啪嗒的跑了過去,撲倒在花叢中歡歌著打滾;毫不在意可愛的和服沾上泥土,也毫不在意被劇烈動作弄亂的柔順短髮。
蛙先生歎了口氣,趴在附近的草叢裏眯起他大大的眼睛,打算小憩片刻。
「山兔?今天也過來玩嗎?」
「啊,瑩草你來啦?」
之見剛還趴在地上的小傢夥立馬一骨碌爬起來轉了個身,抱住了刚坐下来的螢草,臉頰蹭著她的頸窩撒嬌。
螢草對她的撒嬌一向沒轍,用手撫著她亂糟糟的銀白色短髮,耐心地整理翹起來的髮絲,一下又一下,總算是讓它們聽了話。
「呐呐,今天也把棉花糖借給我玩好不好?」
「可以呀,但它其實叫螢草喔。」
「唔……但是這樣的話不是跟妳的名字一模一樣的嗎?分不清怎麼辦?總之,就叫棉花糖啦,畢竟看著也很像呀。」
「好好——那這就當做山兔的專屬稱呼啦。」
「嘿嘿嘿,螢草姐姐最好啦。」
她放開一直抱著的螢草,接過那朵「棉花糖」與螢草面對面的坐下,一會兒捏捏「棉花糖」一會兒跟螢草搭話聊些日常瑣事,一個上午悠閒著過得不亦樂乎。

興許是肚子有些餓了,她將「棉花糖」還給螢草,拉著對方的衣袖把她帶上山蛙的背,挪了挪給她空出一個位子坐,她喊了聲出發,山蛙便開始向兩人昨天討論好的目的地出發。
那裡並不算遠,沒一會兒,就到了。
是個隱蔽的小地方,數棵枝葉茂盛的大樹將池塘圍住,幾朵紅花,幾株嫩芽,襯得此處頗有孤島淨土風味。
待螢草也從山蛙背上安全落地後,她拍拍山蛙圓潤的額頭,讓牠到別處休息去了。
山兔跟螢草比起來過於嬌小的身形讓她衹能繼續跟個孩子一樣拉著螢草垂落的寬袖下角,代領她踏進她的秘密基地,踩著交錯樹葉中艱難找到空隙透入的光束,指引她在樹蔭遮擋處坐下。
作為導遊的她倒是忙個不停,先是拿出手帕擦了擦要讓螢草坐的位置,説怕露水沾濕了她漂亮的衣服;又跪坐在池塘邊,伸手進池裏摸索著拿出兩個外皮鮮紅水靈靈的蘋果,粗略地甩了甩水將比較大的一個遞給螢草,説自己吃不掉那麼大的。看起來總是蹦蹦跳跳的活潑兔子也總算是忙完了,靠在螢草身邊坐下,咬了口熟透的紅蘋果,咀嚼著甜滋滋的果肉很開心地笑了起來。

兩人依偎在大樹下,手牽著手共同享受偶爾吹來的一陣微風,清新的空氣,還有對方手心恰好合適的溫度。
被池水滋潤的氧,似乎發生了莫名其妙的化學反應呢。



——不過好像,在不知不覺間因為太舒適而睡著了。
先醒來的是山兔,她睡眼朦朧晃晃悠悠地站起身,伸了個懶腰才總算是讓大腦清醒。
看著身邊睡顔恬靜的螢草,她總覺得心跳莫名其妙地劇烈起來,有那麼一瞬間,她也想親吻她花瓣般嬌豔粉嫩的唇。
那兩片花瓣,應該是軟綿綿的吧。
山兔忽然想起以前,螢草曾經送給她的果汁軟糖。她還記得那味道。淡淡的,入口即化,一恍惚下嘴裡就只剩下裡面的乾花瓣,還有難以形容的美味甘甜。不是砂糖,不是蜂蜜,不像是普通的糖果。自從那次吃過以後,她有時就總愛纏著螢草讓她再給幾顆,偶爾要到卻不捨得吃,全部收在小小的花布包裏珍藏,再打開時糖早就全化掉了,獨留櫻花在袋裡等待山兔歸來。
現在,螢草是不是就像那瓣櫻花,等待她的吻?
確認了無人窺視後給她的思緒添了幾分決意,螢草也沒有醒來,如果衹是悄悄的一下應該沒問題吧?

『沒問題的……!』

她小心翼翼地湊近對方毫無防備的唇,生怕一點風吹草動就會吵醒身前的人兒。
還差一點點…。
總算是碰到了。
雖然衹是那麼一瞬,但她清楚地感覺到了柔軟的觸感,像是棉花糖,卻不會因熱度融化。鼻尖繚繞著螢草身上像是晨露與無名花朵混合出的清香,它們攜手在腔內合奏著音階和諧的舞曲。
偷偷取走了禮物的幼兔,臉頰紅通通的,跟她們吃掉的紅蘋果一樣。她眨了眨眼,又閉上,靠在螢草肩上緩緩進入甜蜜的夢鄉。



山兔後來是被螢草喊醒的。
再次醒來太陽已經下沉大半,溫柔的橘色暖光籠罩大地,將世間一切全擁在他寬厚的懷中。
山蛙也早已在外等候,他坐在地上,仰頭似在細數天空漂浮的雲彩。
兩人坐上山蛙的背,準備回歸出發地。



「那個,螢草……我有點話想説。」
「嗯?」
「我以後會喊它螢草的。」
「哎?雖然喊螢草還是棉花糖都可以…但是為什麼呢?」
「因為妳更像棉花糖呀。」
「咦……?」

再後來,山兔悄悄的牽上了螢草的手。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