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HTF/英偷】星

骰輸的產物xx
@洛尘 
來簽收吧xxxxx
然後我也不知道這是啥x總之是BE嗯x
OOC屬於我x



某天晚上我忽然地冒出想去觀星的想法,向來我都是個有想法便會儘快付出行動的人,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輕裝上行,我連鑰匙也留在門口處的鞋櫃上。就像在等誰回來,或是等誰拾起它般。
在等誰?我不知道。

呼——午夜時的氣溫略低,雖說作為超人我從不懼怕炎熱寒冷,但仍能感受溫差變化。
一輪明月孤零零地掛在天空,不同於以往被數不清的明燈圍繞,今夜它似是在獨自思考,或是獨自漠視眾生悲歡離合。不和諧音忽地響起,我回頭,是一位帶著老式禮帽的訪客。
他披著一襲純黑斗篷,沉暗的色彩與他深邃的雙瞳十分般配。不合時宜的風也忽地吹來,掀起他的衣襬,將本隱藏在幕後的手臂展露于冷空氣中。
他斜眼望我,說實話我並不喜歡被人用這角度看著,看起來像被瞧不起一般。所以我別過頭,又仰起首繼續看著唯一存在的發光體,眨眼後卻又看見了滿天繁星。
是否有哪裡出了錯?我可不認為我的視網膜出了問題或是自動過濾掉那些星星,英雄的雙眼跟他一樣無堅不摧,但也不會過濾掉英雄想看見的東西。
轉眼間他已在我身旁坐下,直直地望著前方,不知道到底是在看著地平線還是更遠的地方,或許是人類尚未知曉的地方也說不定。我也坐了下來,就在與他距離大約五釐米的地方。

Shifty. 一個我無法忘懷的名字,它徘徊在我內心最深處的暗溝中,似青草般搖曳,似野貓般抓撓。
並不是刻意遺忘,而是單純在一段時間內淡出我的視線罷了。
要說為何無法忘懷,到還是蠻長的枯燥故事,也是庸俗且每日都在不同地點上演的爛俗劇場。這類故事大多大同小異,若我與他都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類,這也沒什麼好說的。但我跟他都無不例外地都生存與不正常的小鎮中,也讓本是普通的我們變成不普通的兩人,經歷相遇邂逅結合,最終離去的鬧劇。



第一次約會的時候,我笨拙地拉住他的手,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該去哪裡,細心考慮好的行程全在這刻被畫上巨大的叉。只好唯唯諾諾地跟著他到處跑,最後才提出想一起去看星星的建議。他倒是蠻無所謂,似乎是蠻驚訝我總算開口提意見,跟我互相拉扯著上了偏僻的山坡。
繁星正燦,像是被倒撒的芝麻,點綴黑藍的天空。
我們一言不發,衹是牽著手,仰望星空,像是兩個青澀的毛頭小子;什麼也不做,單純地靠在一起也能滿足。

後來我們倒是再沒有一起來過,說不上是為什麼,就算偶然想到觀星也立馬從心中抹去。
是不想玷污無瑕的星,還是認為那裡的我們不像自己,抑或單純的厭倦了,畢竟星空大多數一成不變;今天是這樣,明天也是這樣,就算是一年後、十年後,還是一百年後,說不定還是同樣的風景。

說實話,到底是如何成為戀人的呢?我對此的記憶是全數清空,還是被什麼蓋住,無法一眼望見?
貌似就是自然而然地,靠近了吧。
若是度過了熱戀期,也就到睏倦期的開端了。換句話說就是新鮮感沒了,只會覺得無趣的意思。
我也開始覺得厭煩,不太想跟以前一樣跟他笑著到早晚安,草草翻過通話記錄,第一二頁居然完全沒有他的影子。打開短信,跟他上次發信相隔至今已有一月之久,明明從前一星期就仿佛如隔三秋,現在倒是認為那時的自己就像是被戀愛沖昏腦袋的姑娘般,單純、愚蠢且易滿足。
根本就是個十足十的白癡。

那麼要分手嗎?畢竟他應該也開始對我厭煩了吧,和平分手估計是最好的結局。深吸一口氣,撥出熟悉到倒背如流的號碼。
我似乎變得跟他一樣吝嗇,惜字如金般簡短地吐露出毫無波動的句子。
「出來見個面吧。」
「好。」
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仿佛早已窺視到我的一切。
見面時他穿著件皺巴巴的白襯衫,外面套了個跟帽子差不多舊的黑外套,下身是碼數大了一號的普通黑長褲,鞋頭掉了漆的皮鞋;看起來像沒睡醒匆匆忙忙就跑出來見面。
我們很平淡地談論了分手事項,兩人的話都很少。
沒過十分鐘就談完了,也不知是否是因為我們都實在不想在看對方那看厭的臉。
但若有人問我還喜歡他嗎,說不定過了幾個月後我會回答有一點兒吧,現在我實在不想再見到他,也不想想起那張臉。

回到家只覺得解脫,別的什麼也沒有了。

後來我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看見他,連消息也是幾乎沒有,聽說是跟弟弟搬了家。
但是這跟我有關係嗎?說不定有一點蛛絲馬跡似的關係吧。



所以我還是想說句好久不見的。
衹是一句好久不見,別的就算了吧。
但還沒有等我開口,他就消失了。
——跟天上那些忽然出現的繁星一起。
剩下我與明月,不知所措地注視對方。

或許我是太累了吧。
揉了揉太陽穴,朝回家的道路走去。

「再見。」
鬼知道這句脫口而出的句子是説給誰聼啊。

评论(10)
热度(6)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想磕更多的K2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