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犯僕全員/多CP】平靜的公寓生活(?)

食用前提示√
哦哦洗是肯定有的註意防雷xxx
土屋白雪並沒有死的設定x
CP大概是 黃黑 井西井 鳥雪 青金青 綠紫 桃土 水川
以及桃土水川是GB(加大加粗的重點x)請注意x
如果沒問題的話請往下看吧x

——從今天開始,就該跟大家一起開始住在公寓裡了。
也不是刻意尋找足以讓我們所有人入住的公寓,只不過正巧碰上個沒什麼人願意住之前唯一的住戶又正巧搬走,加上我們也都是大人了,搬出來住也不會有人擔心的。
攝影部七人,再加上之前的六人和我,總計十四人。
大致的房間分配也做好了,似乎也有幾個傢伙提前一兩天搬進去,總之這些也無關緊要。
接下來打電話問問黃田現在到了沒就好。

房間分配√
一樓 監控室 桃井&土屋 空房間
二樓 黃田&黑田 赤井&赤西 水野&綠川
三樓 青樹&金澤 小綠&紫羅蘭 白鳥&白雪

1.0
「等等,為什麼這個房間會漏水啊?」
房東作為跟某次的溫泉店員一樣不靠譜的存在這次倒是乾脆消失,留下空蕩蕩的監控室。見狀青樹只好問隔壁正整理東西的小綠借了桶接水,接著接著突然想起今天是晴天的事,爬上天台才發現是前幾天的水積在天台的排水口,而排水口被東西堵住正巧房頂沒建好漏水。
「真的沒問題嗎這種地方……。」
他揉著太陽穴又拍拍額下樓回房間,撞上剛回來的金澤。
然後金澤一把抓走了水桶還給隔壁。
「???????」
「小綠要用啊稍微體諒一下,反正樹澆澆水是有益無害的!……等等,你要幹嘛,別過來?」
過了一會兒來給水桶的小綠只看見部長讓金澤坐在了本是放了水桶的地方。

1.1
倒不是說桃井不收拾屋子是什麼奇事,但為什麼土屋也跟著不收拾啊,提前兩天搬進來就這麼亂。
……為什麼桃井會喜歡那種傢伙,找藉口不收拾還是揍一頓比較好。
果然還是沒辦法放心。
把內褲隨便丟在陽台肯定不太好。
但是桃井不讓我打,哪天約出去吧,趁著桃井和綠川都不在的時候。

1.2
「有CD錄製。」
「知道了,什麼時候回來。」
「九點。」
「嗯,我先整理一下東西,待會還有課。」
「現在要走了。」
「路上平安。」
兩人交換了綿長的到別吻。

1.3
整理完大部分東西後短暫休息時間的談話。
「黃田以後打算做什麼。」
「不知道…黑田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吧。」
「我打算畢業之後再想。」
「嗯——也想做專業的足球運動員啦。」
「那就去做啊。」
「畢業之後再說,但也想跟黑田一起。」
「你好麻煩啊。」
「還有兩個箱子沒開……我去整理東西,黑田很累了吧,坐在這裡就好。」
「是是——。」

1.4
幫忙整理的時候看見了不得了的東西,應該是白鳥的沒錯。
Boy's Love…?似乎還是十八禁。
總之記下來吧♪畢竟看起來不是想讓別人知道的東西。

1.5
「小綠也會有化妝品嗎?」
「稍微一點的話……還是有的。」
被放置幾天未開封的小紙箱今日才被打開,裡面除了毛巾還有幾隻口紅,倒不是說她化妝有什麼錯,只不過平日總是素顏的她帶著化妝品有些違和。
畢竟她是個老實到甚至有些土氣的女生,衣服也是不起眼普通的款式,突然在私人行李中出現昂貴的妝品實在有些格格不入。
難以想象清純可愛的她塗上妖艷的紅,至少紫羅蘭是如此認為。
『可畢竟是要同居的戀人,發現不為人知的一面也是遲早的事吧。』
她想著笑了笑,幫對方將物品分類好裝入各個收容箱。

2.0
在同居後頭次同床共枕青樹才發現金澤有睡覺磨牙的壞習慣,略加思考後很乾脆地把手帕塞進對方嘴裡翻身繼續睡。
第二天金澤起來是什麼反應就是後話了。

2.1
土屋的筆記本裡多了很多東西。
比如說水野看著自己時奇怪的眼神、赤西溫文爾雅的戀人、白雪也喜歡記錄情報,以及金澤總會咬著毛巾睡覺。
還有僅記錄一句加大加粗字體的最後一頁。
「桃井真的很懶。」

2.2
「拜託這樣很疼啊黑田,慢一點慢一點…!」
「你不能稍微忍耐一下嗎?馬上就好了,再忍耐一分鐘,之後就會舒服下來的。」
「嗚……。」
目睹黃田搬東西下樓梯摔了一跤兼看見黑田幫他消毒的赤西因房子隔音效果差而抓起遙控器就把電視音量調到最大。

2.3
經過空房間門口去後門丟東西的綠川突然發現了什麼奇怪的味道,當時沒在意卻在數天後再次經過而發現異味貌似更強烈了,想想便把鼻子湊到門縫處嗅。
隱隱約約能感到裡面有可怕的東西,並不承認自己慫和打不開門的綠川喊來了水野,僵持數分後總算弄開了門鎖生鏽的門,裡面——全是亂七八糟的東西,散發著詭異的臭味。
略加思考後水野退出房間將門關好並跟綠川說了自己的發現。
最終的結果是桃井嫌麻煩懶得丟垃圾所以才順手扔到隔壁。

2.4
吃了很多天外賣的金澤一時興起地叫上所有人討論廚房的問題,畢竟只有一個廚房但從沒被除了黃田外的人用過。
幾番討論後猶豫不決的小綠先開了口「做飯的話…就交給我吧,畢竟我正好是夜班……。」
尾音未消便被仿佛迫不及待的紫金黑三人打斷,用「女孩子的話太辛苦了!」「對啊讓黃田做吧,反正他也起的很早。」「小綠還是多休息休息比較好,半工半讀很辛苦的。」之類搪塞最終妥協,似乎有誰總算安心了的呼聲。
經過一番討論大家找出幾個較為合適的人選——青樹,黃田和黑田,順便把三人偏好的口味問出來確認今後料理大概的味道走向。
青樹算是全員中料理最好的,但要說時間倒沒那麼多空閒,對麵類食物較為拿手,甜黨。
黃田是屬於料理中規中矩的普通人,喜歡壽司及生魚片,鹹黨,捏出來的飯糰很結實。
黑田也是中規中矩的傢伙,並沒有特別鐘愛製作的食物而有食材就會換換料理。
然後開始了投票,讓較受歡迎的人作為主廚。

最終因三人票數差不多而讓他們自己挑時間負責三餐。

2.5
大家選擇了空房間作為飯堂,而在此之前負責整理的當然是直接導致房間那麼糟糕的元兇桃井。
可惜桃井無論如何也不會做所以勞工最終還是變成了不情不願的土屋。

2.6
但實際上土屋還是想把鍋甩給了那天正巧有假的赤井,以他跟桃井都有事的理由。
最後被揭穿只好認命。

3.0
其實金澤有嘗試過要隔壁在隔壁房白鳥的電話,畢竟長髮飄飄再加上高挑而完美的身材對他來說吸引力實在是太大,輕咳幾聲後擺出自認為帥氣的姿勢朝人一笑。
「能告訴我妳的聯繫方式嗎?」
然後被印有白鳥的雜誌很簡單地打發走了。

3.1
化了妝的小綠看起來不像小綠,但很漂亮。
她沒有塗指甲油,纖白素手與面有挺大的對比卻不顯突兀,但果然還是平時的她更好。
提早下班回家目睹全程的紫羅蘭這麼想了想。

3.2
其實桃井的房間是水野整理的。

3.3
「噢土屋君啊,你家的桃井桑怎樣了。」
「還是照樣不願意洗澡。」
「抱歉Me想先稍微退後點,Perfume(香水)太濃了。」
「隨便,你家的怎麼樣了。」
「水野桑一如既往的很Cute,她真是可愛的女性啊……無論是Dressing style(穿衣搭配)還是別的,虎牙也很棒。」
「前兩天她坐在沙發上邊吃薯片邊看電視,我坐在她身邊她突然示意我彎下腰,照做後她空著的手突然就捏著我下巴把我臉掰過去,稍微抬抬頭就給了我一個薯片味的吻。」
「桃井桑真Stress(強勢)呢,話說回來水野桑的力氣也很可怕,我拿不動的東西她居然一下子就拿起來了,真是厲害。」
「這麼一搞我們反而比較像受方了。」
「不不不土屋君在說什麼啊!?作為男人我肯定會比較Stress!!」
「人生真是失敗啊……無論是綠川你還是我。」

3.4
某天去找赤西的黃田並沒有找到赤西而是找到了正在聽歌的赤井,本不在意卻看見了CD盤正是自己想要的,見赤西不在便是拍了拍人肩膀。
剛想問能不能借他卻像被那人看穿般,在他說出口前就將食指豎起置至唇前,做了禁聲的手勢後他才緩緩開口。
「我想獨自享受他的聲音,能等會再來嗎?或者下午我把它借給你。」

3.5
公寓裡最像戀人的是水野和桃井。
而最不像戀人的則是赤西和赤井。

3.6
「其實青樹,很久以前我就想問一件事了。」
「什麼?」
「為什麼你的箱子裡有女裝。」
「……………………………………是幫紫羅蘭買的。」
「但我上個星期就看見了,它現在還是在那裡。」
「那是你眼花而已,我現在去送。」
當然實際上過了兩天金澤還是從衣櫃裡找出了這條可愛的裙子。

3.7
「對不起,紫羅蘭醬。」
「怎麼了?」
「每次工作前我都會聽見隔壁在唱歌,不是雲南山歌就是很難聽的聲音,可以投訴他們騷擾鄰居嗎。」
「如果能找到管理員我也想說說隔音問題,有時候晚上睡覺都睡不好。…但是管理員真的能找到嗎。」
「不然還是報警吧。」

3.8
住在202的赤西其實也想揍人很久了。

评论(16)
热度(35)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想磕更多的K2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