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阴阳师/追月神X猫掌柜】神明或是妖怪

无论如何还是觉得她两很配啊xxx所以就写了x
很多自我理解的剧情请注意…!官方并没有解释是我自己的脑补!
1.酒里映出追月的原因是因为追月不是真正的神没办法做到占卜
2.追月神不是凶手
大概这两点x
能有同好的话就好啦…!希望你们喜欢x
OOC预警x感觉OOC得特别厉害……希望是错觉吧xxx

不论是酷暑或是寒冬,这间酒馆温暖的灯光都同样明亮,只要你踏进店里,就能嗅见醇厚的气味——是自酿上好的酒香。
白发的神明在柜台旁坐下,有着猫耳的掌柜端着麦酒,无言地靠近那高雅的女子。
「要喝酒吗。」
她问。
「…好啊,就要平时那个吧。」
女子的声音温柔沉稳,她没有对上猫又的眼神,而是有意地错开它,望着一尘不染的桌子。
猫又踩着轻巧的步伐端上清酒,又在那张凳子坐下,帮神倒上半杯,不多不少。神略带迟疑的眼眸映在波澜不惊水面,她看见她们的相遇,她看见猫又虔诚的双眼,她看见自己骄傲自满地认为自己早已拥有与神相等的力量而不自量力地帮猫又占卜凶手,她看见毫无变化的酒水只是显示她的倒影,她看见猫又越加严肃的审视,发觉自己的渺小,发觉自己的无能。
「怎么了?」
猫又的发问将她拉回现实,她愣了愣,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别在意。」
对方并无多加追问,又帮她倒了一杯酒。
这样的动作重复了数次,酒瓶见了底,酒馆的客人也早已全部离去,空荡荡的店里只剩下她和猫又,她看见对方又端来一瓶酒,没有拒绝,而是再次举起酒杯示意对方倒酒。
一来二去,第二瓶酒也空了,不胜酒力的神萌生睡意,她看见对方拿来第三瓶,但不是给她的。猫又自斟自饮,眼眸低垂,清澈见底,同时又那么的深,宛如大海。
她有一双很美的眼睛,神明不经意地如此评价。

「我一开始觉得你们神明全都是偏心又避重就轻,只挑能获得尊敬获得信仰的愿望实现,直到我从客人嘴里听见了妳的名字,本来四处奔波却一无所获的我都快放弃去拜托神明了,我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去到妳的神社参拜。」
「妳是唯一倾听了我的愿望的神啊,在妳出现的那刻,希望填满我的身体,我向妳请求,让我知道杀死她的凶手到底是谁。」
追月神在猫又的低声嘟囔里醒来,她面颊绯红,低着头,与她同色的鬓发从耳后滑下,遮住她漂亮的眼睛,也让神明看不清她的表情。
「妳没有实现我的愿望,因为妳不是神,妳只是个……和我一样弱小的妖怪罢了。但是妳与我不同,妳为了人们尽心竭力,我却只是怨恨不知名的凶手,除此之外一事无成。妳在他们的眼里,已经是一位伟大的神明大人了吧。」
透明的泪滴滑下,她的呢喃戛然而止。
她喝醉了,神明想。
猫又趴上桌面,没一会就睡着了。
「——虽然没办法帮妳找到凶手,但是至少我会帮妳守护好这间店的。」
神明大人抱起熟睡的猫又,轻声说道。这便是,一个「神明」作为道歉的方式吗?无法实现一个愿望,就以另一个愿望补偿?或许,也不是件坏事吧。
她将猫又放进温暖的被窝里,将凌乱的碎发抚去两边,低下头,在额头落下一吻。
「晚安。」
她望着清楚她的底细,却仍愿意将她视为神的猫又,心底感触万分。
「请追月神大人赐予我们食物吧。」
「请追月神大人赐予我们水源吧。」
「请追月神大人让世界上所有的妖怪消失吧。」
要是信徒们知道了他们所信奉的神明实际上是个妖怪,他们还会像以前那样,信仰她吗?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于是摇了摇头,帮猫又掖好被角,再关上灯,走出卧室拉上门,将恬静与美好留给她心爱的少女。
无论是神明还是妖怪,大家终究都是活在这世界的生灵啊,除去身份地位外貌性格,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少女会是一朵花,少年会是一艘船,猫又会是酒馆的掌柜,妖怪会是被信仰的神明,世间一切都充满变数,为孩子带来诸多欢乐的皮筋可以成为杀人凶器……或是别的什么,那一切都不重要了。
她独自沐浴在月光下,回味那两瓶清酒,还有猫又的话句。
「妳明明也顶着无法承受的悲伤继续经营酒馆,为人们尽心竭力这点,我们或许是一样的吧?」
神明轻声道,语气比蝴蝶轻扇的翅膀、小溪缓缓的水流还要更加温柔。

评论
热度(3)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嗨嗨x
这儿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蹲啥了orz
我总有一天会把我最喜欢的句子成功引用到我的文里边去的(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