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阴阳师/虫蝶虫】彗星蜜月

还是写了xxx
总感觉好像写了很多但是其实只有1200+x
OOC预警x我流蝴蝶精虫师注意
大概可以看作那篇拉娘的后续x
嗯……算是刀子x
…希望你们喜欢xxx十分感谢

虫蝶虫 彗星ハネムーン

「直到尽头 来约会吧」
「没错唯有现在是 两个人」
「呐 听我说 我的恋人」
「即使是单程票也可以吧」
「天亮了该去哪里」
「永远见不到妳」
「和妳迅游星际」
「目标是梦的出发点」

——————————
虽然深爱着她,坚信她的存在并一同度过了许许多多的幸福日子,但是啊,久了还是会有些不真实感吧。
因为这是梦境呢,是醒来就又会再次失去一切变为「丑陋的蠕虫」的地方。
痛苦、空虚,与恐惧被混合,压抑的黑色足以令我清空胃袋,蝴蝶精…是真的存在于这世界上的吗?还是说,是我过于寂寞过于害怕孤独而想象出的产物?如果她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又为何无法在现实里相见?因为她是「梦境的引路人」所以只能待在梦境中之类的?我完全找不到答案,只是感到头痛欲裂。
可是果然无法抛弃,无法斩断疑虑,她的温柔与美好便是我的希望,森林里嘲笑的虫声鸟语早已使我处在崩溃的边境,伤口的刺痛反复扎入我的脑海,紧绷的神经线因为她才能在梦中寻求片刻安宁。
我是真的,真正地深爱着她,我需要她,若是失去她我的灵魂便不再完整,心赃就会隐隐作痛。
幻影也好,妄想也罢,捏造出的存在又如何?我已经完全无法放下她了。
现实如此灰暗凄惨,稍稍沉醉在梦境里也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但是为什么,我在哭呢?

今夜我漂浮在泪水里沉沉睡去,睁眼后看见熟悉的光芒在远方闪烁,触碰到的那刻身体就不再刺痛,面前便是她柔软的脸庞。
「晚上好!哎?…怎么了?妳没事吧?」
她惊讶的语气让我不禁差异,直至我注意到她柔软的指腹在帮我擦拭泪滴,我才发现我到现在也没有止住哭泣,怀中的躯体分明就是真实存在的啊,再怎么拒之身外再怎么试图抛弃,她也还在这里。
「今天……来约会吧,好吗?」
即便在现实中见了面又如何呢,那么可爱又那么温柔的她和我根本就不处于一个世界,只有梦里,只有可以将一切都治愈,将一切都合理的梦境才能让我触碰这份温暖。
至少在醒来为止,想要呆在她的身边。
没错,因为只有现在可以独处,只剩下我和她在这里。
「……好喔。」
她说,用晶莹剔透的双眼看着我,勾起柔软的笑容。

我们行走在花丛中,经过铺满水果糖的小径,果冻组成的河溪,最终停在光怪陆离的圆球内。今夜一直紧握的两只手还是松开了,注视的目光还是岔开了,该说再见了。
她向我摆了摆手,这几秒钟便能做完的动作在我眼中被延长至无限,我想伸出手将她挽留,指尖却停在空中,直到她消失在视线外,我也还是没说出那句「明天见」。
呐,我的爱人。
只是单行线也没关系,我想和妳永远在一起,如果有能永远留在梦境里的方法…稍微想试一试呢。
身边一切逐渐变得模糊,我知道,我快要醒来了。
我是如此恐惧清晨的到来,当太阳如常升起,我能做的就只有祈祷夜晚能尽快回归,装作听不见耳旁的嘲笑,装作感受不到创口发炎的刺痛,我卑微地乞求着,乞求时针能走的快一些。
我该去哪里呢,除了梦境我再找不到第二个归宿。
透明的茧包裹我的世界,我根本就没有勇气逃出这里。
与妳在梦中迅游星际,目标就定在梦境的出发点。
这样就可以再一次,感受甜蜜的一切吧。

评论(3)
热度(6)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嗨嗨x
这儿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蹲啥了orz
我总有一天会把我最喜欢的句子成功引用到我的文里边去的(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