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SP/Kynny】About death

总觉得好像用英文标题比较好就用了(?
头一次投稿SP相关x以后也请多指教
第一个是我名朋的首戏x不过虽然说是戏当成凯子视角的段子也可以吧xxx
大概算是在同一条世界线的三个段子
剧情奇怪以及OOC预警
如果您能喜欢的话x那就真的太好啦

我做了个奇怪的梦。
我目睹了你的死亡…无数次。我看见你溺死在游泳池里,但在第二天仿佛什么都没发生那样,你仍然出现在学校,和往常一样的神情,和往常一样的声音。
那大概只是错觉而已,我这么安慰自己,却又一次注视你被货车撞击碾死在车底,可隔天我还是看见了你,就像莫比乌斯般,循环播放,再怎么行走也没有结局。
最后,我从鲜红的梦境中醒来,没有刺耳的尖叫也没有你的尸体,我才发现那只是个不切实际、真实过了头的梦境而已。
不,我倒是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的,我是说,这不是个很棒的能力吗?这样就不必担心死亡,也不必担心沉眠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了。
……但是,或许也算不上多好,似乎谁都不知道你在昨天死去,包括我,无论多少次也一如既往,而你也是,仿佛习以为常。
我当然明白这只是无稽之谈,一个偶然的梦罢了。
我却不知道这时候我到底应该对你说些什么,我的同学,我的好友,我的爱人……Kenny,如果你真的曾坠入地狱无数次,我该如何拯救你呢?

「Kenny,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起过的那个梦吗?」
「那个你不断死去的梦。」
「不,我知道那只是个梦,但昨晚我又梦起了它,让我忍不住去在意。
你倒在我的怀里,温暖的赤色顺着水泥地逐渐蔓延,紧扣的十指松开,因为你已经没有力气去握着我的手了。
我看见我在流泪,哭喊着什么,我却怎么也听不见,像是有人在那时正巧捂住我的耳朵,隔绝外界所有的声音,包括你的话语。…我觉得我关于这个场景的记忆已经越来越模糊了,刚起床的时候我还记得你当时的表情是怎样的,现在却想不起来了,你是在笑吗?还是在哭?我已经完全忘记了。」
「你穿着的寸衫是橘色的还是蓝色的?我们当时在哪?我们是要去做什么?刚刚我又在说什么?Kenny?」
「你说,今晚我们要一起去看电影。」
「……对,你想看新出的那部恐怖片吗?」
「如果你想看的话。」
「在那之前要不要先去吃晚餐?」
「好。」
「我总觉得我好像忘了什么,似乎是很重要的事…但是我想不起来了。」
「你刚刚告诉我了。」
「我刚刚告诉了你什么?」
「你说你昨晚做了个很好的梦。
在梦里,我们结婚了。」

「拜托,Kenny,告诉我,告诉我这只是另一场梦而已…对吗?」
在Kyle怀中卷缩着的确实是他的爱人,双眼紧闭,皱起的眉与颤抖的手臂,无论哪里都在昭示他的苦痛。在十分钟前他们还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聊些像Cartman昨天又讲了什么混账话的琐事,只不过没关好的窗户吹进了一阵冷风,Kenny只是走去那边关一下窗户,就被不知道哪儿来的子弹击穿了腹部,倒在地上,等待即将到来的死亡。
但他除了抱着爱人逐渐冰凉的躯体,感受即将失去挚爱的绝望外一无所措,温热的嫣红染湿他的衣物,像正代替它的主人给他最后的拥抱。
「没事的……不用担心我,Kyle。」
他听见爱人虚弱无力的话句,短短的句子仿佛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所以声音很轻,轻得几乎听不清。
「这只是一场噩梦,等明天一早我就会来找你,现在忘掉它,去休息吧。」
「…我怎么可能忘得掉现在的场景。」
「你会忘的,在这件事上你总是这么健忘。」
「这可能是我们能见的最后」
「不。」
Kenny突然打断了他的接下来想说的话句。
「重逢的人会再重逢。」
他一时无言,只是咬紧了下唇,过了很久…又或者只是十几秒后,他才终于开口,提了个小小的请求。
「……你可以给我一个吻吗?」
Kenny再一次,轻轻地闭上了双眼。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不是他头一次亲吻爱人如此苍白的唇。

没啥用的注解就放在最后吧x
第一个大概是想到虽然会不记得不过潜意识里说不定会有记忆然后可能x会做这样的梦就写了
然后后面就是延伸这个设定继续写的段子了x
(其实好像没啥好写的buni)
以及x真的十分感谢您的阅读x下次再见

评论(4)
热度(14)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最近在磕60P x
还有HSL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