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SP/Keyle】黎明将至

名字是一开始刚写的时候取的,但是后面想的相关桥段似乎并没有很好的写出来(……所以看着怪怪的但是又不知道咋改就不管了bu
大概是两个互相暗恋了对方几年但是都认为对方不会喜欢自己结果拖着拖着过了好久才知道真相的故事
改了很多次…最后还是写不出想要的效果orz
是糖
OOC预警,感谢您的阅读x
可能会有八阿哥,如果您发现了的话请务必告诉我去修改x谢谢您



其实他们以前的关系并不像现在那么疏远,即使算不上挚友,也至少不是跟现在这样,作为前后桌却能沉默一整天。
这大概得从几年前说起,当他们都长的更大,Kenneth与另外三人的互动就逐渐少了,和他的BFF Cartman倒还好,两人还偶尔会互相发个短信闲扯;而另外两人,Stan和Kyle则基本到了有要事才会联系的地步。
说实话,对于这种变化他没有表示多么惊讶,就似乎他早就知道会演变成这样,他只是个跟着剧本走的小演员,剧本早已熟记于心。
先不论Stan,说到Kyle,他就总会想起以前的日子。Kyle也曾经是个经典的南方公园式孩子:残忍、无情、屡教不改,出口成脏,但当他慢慢变得成熟,这点就被扭转了。他变得多愁善感,富有同情心,甚至可以为世界,为那些未曾谋面的人牺牲(虽然他从来都没有成功过)渴望作为一个殉道者被铭记。
他很聪明,即使有时会因病缺席,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他会执着于正确的立场,以慷慨激昂的演讲让人们支持自己的观点,和Cartman抗衡。
Kenneth呢?沉默寡言,不常表明论点,成绩也总是飘忽不定,即便他和Kyle之间的关系比Kyle和另外两人都要更和善,却不是亲密的挚友。
他并不会刻意追求正义或大公无私,说实话,为什么非得在乎这个?在一次又一次反复的死去后,一切都变得没那么重要了。他的死亡从未有人记得,即便他再怎么仔细地描述那个场景,他们也只是笑着说,「Kenny,你只是做了个噩梦。」
无法死去这么荒诞无稽的事件既然也会发生在这里,那别的事情也就不再重要了;连生死都无法掌控的话,所有的一切又能算上什么呢。
不过,真正令他们的聊天页面一划就能翻完所有记录的罪魁祸首还不止如此。

当Kenneth站在学校的后巷里,和他的朋友们抽着烟,置身于白雾中时,他看见远处碰巧经过的Kyle,他还带着那顶绿色的保暖帽,套着橘红的夹克,活像个放大版的幼年Kyle。
喜欢和小时候几乎一致的服饰实际并无不妥,他也仍穿着桔色的厚卫衣,但这不同,他一直穿这件可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它便宜,并且够保暖。
看着Kyle从帽檐下露出的红卷发,他不经意地回想起去年,令他们彻底连普通好友也算不上的原因。
自从Stan和Cartman接连着搬走后,四人组就只剩下他和Kyle,他们的关系自然变得比以往更为亲密,几乎无话不谈,上了同一所中学后,他们也正巧是同班,为他们的友谊维持增添了不少便利。
——直到发生了那件事为止。
那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寒冷的冬季夜晚,如果没发生什么大事就会在数日后从记忆里淡去,当做普通的垃圾处理。
因为Kyle的妈妈不在,所以他们便约好要在他家打一晚上的游戏,正巧隔天是周六,也不必担心早起的问题。
打了好几个小时的游戏后,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起了电视,可能是因为怀旧,即使电视里播的是他们都不怎么想看的Terrance & Phillip,他们也一起看了好几集。然后,大约是凌晨一点半的时候,Kyle突然说了些很难以,又或许很容易让人想象是出自他口的话。
「嘿Kenny,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你。」
「不是朋友之间的喜欢,而是爱人间的喜欢。」
「你觉得呢?」
自从Kenneth偶尔会听见某些女孩讨论他们关系的时候,他就预感迟早会听见对方说出这样的话句。
他基本目睹了Kyle每场如蜉蝣般朝生暮死的恋情,兴许是那认为每件事可以从逻辑上解释的习惯才让他变成这样,他喜欢一个人并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应该」喜欢罢了。
本来Kenneth还以为他会在长达数年的空窗期中弄清楚爱的含义,结果他还是被那些毫无根据的流言风语弄昏了头脑,喜欢上一个他本不该喜欢的人。
Kenneth摇了摇头,没有再多做停留,直接顶着深夜冰冷的风回到家,马上就睡了。
想到这里,他把几乎燃尽的烟蒂丢在地上,碾灭后拐出小巷,他需要做些什么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而不是继续去想以前的破事。

等他缓过神,手里就已经捏着几乎要成为历史文物的,边角泛黄的信纸,潦草的字迹和笨拙的语句,它们几乎,差一点就要被他遗忘了。
他现在也还喜欢着Kyle,大概,他自己也无法确定。年幼时冲动写下的情信并未寄出,在他冷静下来并认为不可能被接受的同时就被塞进衣柜的最下层,再也没有拿出来过。除了没寄出去的信,他也刻意地避免自己去想那份不成熟的爱意,把这份感情冰封雪藏,塞进脑海最隐蔽的角落,除了自己,谁也无法窥探。
Kyle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一个同性呢,更不用说只是作为好友的他,他们之间没有刻苦铭心的回忆,也没有美好的足以使人萌生爱意的瞬间,对,他也说不出爱上对方的理由,正因为如此,他才拔出了初生的嫩芽,将它扼杀。
也是因此,他才会在听见Kyle的告白后直接回家,而不是和他勾肩搭背,说些俏皮话,再进入下一个话题。
喜欢的人也喜欢上了自己,却是源于如此草率的理由,又怎么能让他欣然接受。
真是个糟糕透顶的巧合。
他从抽屉里翻出一根烟,任由呛人的烟雾布满卧室,他几乎没有在房间里抽过烟,但今天他是真的需要冷静一下。现在想想,上次似乎也是因为这件事,他甚至没有把烟蒂丢去窗外,而是直接丢在地上碾灭,灰黑的痕迹仍然清晰。
人生总是那么操蛋,他该早些发现这点的。

在八点整,他从他房间的窗户看见他的父亲居然难得回来了一次,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只要他回家,十有八九都会和他的妻子吵起来,然后演变成上一出家庭暴力剧的续集。
刺耳的谩骂和窗外轰隆的雷声混在一起,着实是让人烦躁。
他得去另一个地方,一个至少听不见吵骂声的地方。
现在他就站在Kyle家门前,浑身湿透,活像刚从海里被打捞出的垃圾。他知道自己不该来这里,可叫做命运还是潜意识之类的的东西让他来到这里,他发誓,要不是他真的因为这场雨快冻死在路边,他绝对不会按下门铃。
「……Kenny?我的天,你怎么湿透了?」
「等下再说这个,嘿,我可以先进去吗?外面真的很冷。」
像是为了证明他有多冷一样,他刻意抖了抖身子,还皱起了眉头。
「啊,当然。去洗个澡吧,我会帮你找套干净的衣服的。」
等他洗完澡,再穿上Kyle的睡衣,擦干了头发后,时间已经过了一小时,外面还下着大雨,甚至还吹起了风。正当他暗自庆幸着自己没有因为尴尬而去找另一个地方过夜,然后真的被冻死在街上的时候,厕所的锁门声打断了他的沉思,紧接着就是Kyle的声音,「我可能得洗久一会,你可以去看看电视,今天我家里除了我没别人,或者先去睡也行,不用等我。」
比起无聊的电视节目,还是温暖的床铺对他更有吸引力,于是他便轻车熟路地走进红发青年的卧室,坐在床边,再次审视起曾观察过无数遍的房间。
当然,这里还是那么整洁,所有东西都呆在该在的地方,衣柜也…不,稍等,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拉门下似乎压着什么。那是一张纯白的信纸,上面的笔墨因年代久远而退了色,字行间充满被涂改的痕迹,它似乎曾经被书信者揉成团数次又再铺平,这让它变得脆弱易散,仿佛轻轻撕扯就会支离破碎。通常他绝不会过于在意朋友房里的东西,但这绝对会是个例外,它和那封情书是如此相像,甚至它们都是被塞进了衣柜里,最重要的是,他看见那张纸的最上方写着这么一行字。
「Dear Kenny McCormick」
这让他有一种非常迫切想知道纸上到底写了什么内容的欲望,或许Kyle在听见那些流言之前,在被自己一贯的思维方式误导前,他就已经靠着内心真正的念想产生了这份感情?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并不是毫无可能性吧?
他确实还喜欢着Kyle Broflovsk,不然他又怎么会在发现只是可能的情况下感到焦急呢。
最终他还是拿起了那张纸。
「Dear Kenny McCormick,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实际上,我觉得,我必须得很确切的告诉你,我发现」
「Kenny,我洗好了,你还没睡」
寄件人的出现吓了他一条,两人就这么僵持在卧室的门口和床边。
「吗?」
要是用Stan来形容Kyle现在的样子,那大概就是「紧张的快吐出来了」,但他并不是Stan,所以他只是将视线在Kenny和那封信件之间流转,最后紧紧的闭上双眼。
「你…看了这封信?」
「……嗯。」
这可真是最糟糕的情况了,下次他该锁好门的,Kenny想。
「抱歉,我应该收好这个的。」
Kyle伸出手,示意他将信纸物归原主,当然,他没有照做,Kyle因此难得露出了疑惑不解的表情。
「Kenny?」
「我只想知道,你是在什么时候写了这封信。」
「这种的事怎样都无所谓吧?」
「是在听见那些流言之前吗?」
「什么流言?」
「关于那些女生说的…你不知道?」
「拜托,老兄,那些女生跟我又不熟,我为什么非得知道她们在说什么?」
「……真的?」
「需要我和你拉个勾保证吗?」
「不,不必了,我只是——」
他伸出手,将本就应该在这个位置的人紧紧抱进怀里。
「我只是太高兴了,仅此而已。」

等他一五一十的说完前因后果,窗外的雨几乎已经停了,这并不算是件多么复杂的事,可他就是用了很久,就好像不说那么久就没办法说清楚似的。但即使讲述的清晰又漫长无比,Kyle还是处于懵懂的状态,像是听了晦涩难懂的故事,或是什么用陌生外语演唱的童谣,他低着头沉思了很久,最终抬起头,不可置信地挤出一句话来。
「所以…我们只是互相都误会了对方的想法?」
「对,就是这样而已。」
「老兄,这可真是,太蠢了。」
「比我们为了Xbox和PS4争的不可开交还蠢?」
「比我们为了Xbox和PS4争的不可开交还蠢。」
「但Kyle,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上我,我们之间也没什么特殊过往,对吧?」
「你是真的不知道你作为Mysterion去保护Karen的时候有多酷吗?」
「那我想你也不知道你的眼睛是有多好看吧,尤其是专注于什么的时候?」
「得了吧,我们都不知道。…不过现在不一样,现在我们都知道自己该知道的了。」
「那么……一切也该有个结束了。你愿意和我交往吗?Mr.Kyle Broflovsk?」
「当然。」

等窗外的暴雨停下,天边蒙蒙亮的时候,Kyle拍了拍身边翻了又翻的肩膀。
「你还没睡?」
「你也没睡?」
「大概是因为总算解决了这件麻烦事,才会睡不着吧,搞的像两个小学生一样。」
「我是真没想到已经快天亮了。」
「幸亏明天是周六,希望我们起床的时候床边不会是一张我妈生气的脸。」
「那可真是太可怕了,话说回来,这是我们的第一天吧。」
「嗯,值得纪念的第一天呢。」
「要接个吻作为留念吗?」
「如果你想的话。」
Kenny吻上恋人柔软的唇,为崭新的,解决了一切麻烦的清晨揭开序幕。

评论(2)
热度(21)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早安x
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最近在磕60P x
还有HSL x
近期的愿望是可以不那么OOC…💦
请多指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