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犯僕/黃黑】未來

我是全圈最不會起標題的傢伙吧x
沒什麼好說的……因為想不到x
慣例OOC預警x以及是糖果所以請安心食用xxx
給所有喜歡我作品的孩子們心心!以及決定百粉點文了畢竟等我百文不知道還要多久orz總之我可能今晚想想咋整x

有時他會擺出很沮喪的表情。
像是丟了糖的孩子,朝父母撒嬌想再要顆般。
而清楚他正撒嬌的人,對此自然是不予理會。

黃田平時總愛穿那件寸衫,袖長小臂半,帶有黃白兩色,是很普通的款式。然後下面是條較為寬鬆的長褲,再配上皮鞋和奇怪的外套,最後拎起雙肩包出門。
他放假時愛去公園,或者附近的足球場,跟十幾歲的少年們踢足球。雖說比起少年,喜歡冰淇淋、遊樂場,又粘人的他會更像小孩。
幼稚而孩子氣,自私而又任性,或許是被家長寵壞了吧,要讓他成熟仿佛無法實現的奢望。
倒不是說黑田無法忍受,不過是覺得有些好笑。一個身長一米八體格健壯的大男人做些可以用「撒嬌」來形容的動作,未免讓人忍俊不禁。
初識,被告白,繼而交往,甚至是現在,他也仍然是容易滿足的傢伙。
接受他的告白,到底是賺了還是虧了呢。
黑田坐在電車最後排,手臂置於窗沿,仰頭望向一望無邊的藍天。
但多了個愛自己的人,也不錯吧。

馬上就要到站了,車廂搖晃著,哐當哐當的碰撞聲不絕於耳。這時車上沒有幾個人,算上黑田也就七個。
老人正握著拐杖抬頭費勁地看著車間電視播放的新聞,中年人正靠在僵硬的椅背上張大嘴發出呼呼聲,睡得很死。
兩個看來年紀差不多的少女坐在角落竊竊私語,偶爾像聊到什麼開心的地方誰會笑笑,頓會兒再繼續說。
小孩子坐在不合尺寸的座位四處張望,另一個七八歲的男生站在門邊正帶著耳機用手提電話看些什麼節目,除了流行音樂被車廂掩蓋著的間斷歌聲外,他再聽不見別的聲響。
窗外的高樓行車正逐漸流動消失,更多相似的場景繼續播放於局限在無法換台的四十多寸電視中,屏幕沾上從這邊無法消除的灰塵,邊角用於貼合的甚麼掉了點,捲曲著薄弱的身軀,偶爾晃動破爛的四肢表達自己僅能苟延殘喘。
他一愣,拿起差點漏下的手機,站起身連忙逃出即將封閉的地方。

人行天橋、斑馬線、路邊栽種的樹,地磚縫隙中倔强生存的小草,他走在車水馬龍的街上,時不時地四處張望著。
他低頭看了數次手機確認時間,像是忌諱什麼而避免遲到,這模樣像是不小心關了鬧鐘睡過頭只能三步並作兩步,急匆匆趕著上班的中年人。奔跑數百米他才在轉角剎車,氣喘吁吁地伸出手朝剛到的另一人擺擺。
他们先是噓寒問暖几番,接著便開始考慮晚餐。
「拉麵吧。」
「比起拉麵壽司更好。」
「雖然吃什麼都可以但有必要執著於壽司嗎。」
「生魚片很棒的啊!?」
「拉麵也很好吃。」
諸如此類的討論在前幾次似乎也是相同的場景,最終也同樣是黑田妥協,畢竟他確實是吃什麼都無所謂的類型。
結果還是跟上次一模一樣的地方。
還不如逼著他去吃拉麵,可惜這想法在數十秒後就消散不見就是,誰讓他那戀人的笑容是如此燦爛且吸引人的呢?即使轉瞬即逝,他也能捕捉到短暫的那刻。
也有,因為黃田像個小孩的緣故吧。
他不喜歡用筷子,也不太愛洗手,不知道染了多少細菌的指頭直接抓起師傅剛捏出來的壽司就往嘴裡送,但也鍛煉出鐵打的腸胃,這壞習慣確實沒給他本人帶來多大影響。
光說這點的話,桃井到跟黃田很像。可黃田會洗筷子,暫時不洗也不會直接放回擺筷子的櫃裡,他也沒有那麼討厭洗澡,同樣的,也不是特別喜歡閃閃發光的東西。
雖然他說過「黑田的眼睛炯炯有神,像在發光一樣——我很喜歡喔。」
不過比起說他喜歡光這點,還不如說他只是單純的喜歡自己。
黑田這麼想著,用筷子夾起淋上醬油的甜蛋壽司一口咬下,思緒突然又不知道飄去了哪兒。

初遇時的場景是……怎麼樣的啊,那麼久以前的事也忘得差不多了。
好像是,在報名後的頭次活動,跟所有人打了個招呼。
黃田顏色略深的髮被打上夕陽橘光,抱著足球,發現他的視線便咧開嘴笑了笑,說你好啊我是黃田,今後請多指教之類的話句。
啊啊、那時還以為只會是社友的。
但說到底,他是主動的而自己是被動的。
做朋友,交換電話號碼,提出約會,接著告白的,不都是他麼。
甚至是約出來就見面,也是他打電話自己接。
像紙和筆,墨若是不打在上則紙永遠是一成不變的模樣。
完全變了樣的生活,也不差啊。
幼時想做個警察,少年時想做教師,剛收到大學錄取書時想做醫生,現在只想要跟他同在一片天空下共同編織夢境與正面對視充滿變數的未來。
或許他就是希望。
將自己在殺人案中留下的陰影趕盡殺絕,低沉不悅的心情僅為漚浮泡影。
不只是像光看見放晴的天空,魚兒嬉戲的小溪,雨後彩虹或沾有晨露的幼苗,偶然想起他的笑臉心情就不自覺地跟著闊然開朗。
大概,被他感染得更有活力了。

「……黑田,黑田?」
剛回過神他便對上戀人放大數倍的臉,緊皺的眉頭在他應聲後逐漸舒展,又變回平日的弧度。
「嚇死我了…喊你那麼多次你都沒反應,睡著了嗎?」
「沒什麼…抱歉,你吃飽了?那就走吧。」
「但是黑田沒事吧?」
「啊,我很好。」
「這麼說是我白擔心了?」
「嗯。」
「…………作為報酬下次還要來這裡。」
「好好。」
結賬後他替黑田推開了門。
之後兩人一起去了公園,談論自己對於未來的期盼。
職業也好住居也好,甚至是家人夥伴也詳談的程度。
中途黃田去自動販賣機買了飲料,熱咖啡的罐子稍微有些燙手,打開後放在身旁,能看見裊裊白霧氤氳蒸騰,漂浮消散。
即使是要穿超過兩件才能安穩出門的天氣,他還是選擇了冷飲,手心凍得通紅,卻還是扯開拉環,仰頭灌下一口。二氧化碳的氣泡從舌尖開始爆發,像是以前流行的甚麼糖,只要含著就能享用似喝碳酸飲料的感受。
直至黃昏兩人才分別,這場景並不陌生,就仿佛兩人初識那刻,但離別時腦海中所思考的,多了不少啊。
無論是幼稚的、自私的、鬧騰的、甚至是無理取鬧的什麼,作為交換幸福與溫暖充實未來的鑰匙,實際一點也不虧。
這是他頭一次真正而又確切地感受到這點。

评论(23)
热度(28)
  1. Lyzne勺子子子★ 转载了此文字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嗨嗨x
这儿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蹲啥了orz
我总有一天会把我最喜欢的句子成功引用到我的文里边去的(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