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推特太太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犯僕/黃黑】晚安

我估計這個發完我要掉粉x
頭一篇BE
食用前提示↓
黃→黑的單箭頭
裡面是很禿廢的黃田君x
OOC
好啦大概就這樣……挺短的x

你抬頭,正對上滴答滴答響個不停的時鐘。
聽久了難免讓人心生煩躁,於是你便撫著發疼的額瞇著一邊眼,站起身走到墻邊用另一隻手取下,拆掉電池狠狠扔進垃圾桶,以此來發洩不爽的心情。
把鐘丟到地上前順便就著月光看看時間,凌晨三點整。
接著便是塑膠碎裂的聲音,你懶得搭理,抓抓捲翹未梳理而打結的髮,用刷牙的杯子接水龍頭未淨化完成的水灌入乾咳的胃。
找到安眠藥旋開蓋倒出合適的劑量吞入腹中,強行忍耐腹的哀嚎倒回凌亂的床。

你一如既往地做了噩夢。
夢裡的你被刀刺穿,鮮艷耀眼且奪目的色彩透過鐵片滴落地面,染紅小塊黯淡瓷磚。
早餐什麼也不想吃,冰箱裡的蔬菜腐爛了,傳出陣陣難聞的臭味。
不記得上次是什麼時候使用的鍋上有食物焦黑的痕跡,水槽中堆滿了盤子,骯髒的油漬與殘渣描繪出難以言喻的圖案。
你以前,是如此生存於世的嗎?
你坐在沙發上,仰頭對著漆層脫落的天花板與風便能使其搖晃的燈泡,大腦一片空白。
記憶區感情區仿佛同時過載,淚腺無法制止地崩潰,積聚眼眶最終淌落。
你沒有出聲,又倒了杯水。

下午你穿好衣服出了門,色彩斑斕的世界在你眼中全是灰。
買了快餐後,你踉蹌著回家。
沒有未接來電。
他的電話打不通。
你癱在沙發裡,那裡本是放著前兩天換下的衣服。
手臂如灌滿鉛般無法動彈,冰冷且僵硬地趴在一旁。
你微張著嘴,眼神木納。
呆愣數分才動動小指,眨了眨眼緩解眼球的乾澀,打開因熱氣而潮濕皺巴的紙袋,抓起遙控器開啟電視,嘈雜的音節瞬間傳出逐環繞屋內。你心生煩躁便將其關閉,乾枯的手指抓住油膩的食品送入嘴中,強忍反胃感對抗拒絕攝入食油而想吐的喉。
數十分鐘後才總算吃完冷干的食物,鬆口氣後卻還是忍不住去了廁所。
僅幾分鐘就從胃裡逃脫,骯髒的便器被一陣水流沖過便全數回復寂靜。
你洗乾淨嘴角與手心,漱了口後你打開手機,仍然是沒有消息提示。
他不在乎什麼。
你想著,有氣無力地再次打開藥瓶吞下苦澀的藥物。

這個月的日子大同小異。
每日靠著安眠藥入睡。
沒有未接來電。
沒有未讀短信。
沒有任何通知。
他仿佛從未出現過。
你沉默著。
你嘟囔沒有被舉報就該知足了,還在奢求什麼呢?被討厭是應該的,想被喜歡本身就是天方夜譚,而奇跡存在麼。
「還能做朋友吧?」「一定會去看你。」之類的,除了被討厭外還會有別的結局嗎。
啊啊,思考這些真麻煩啊。
你又磕上眼,似乎想不到還能再說些什麼。
好糟糕啊,你這麼說。

足球漏氣了,跟你一起。
你才發现它似乎因為什麼縫隙而漸漸塌陷,最終絲毫無法感出往日漲滿的硬朗,軟塌塌的。
像是活潑的你變成現在的模樣,它仿佛你的寫真。
你疑惑著,最終笑了。

你今早難得好好吃了早餐,清淡的白粥與麥片確實沒讓胃再抗議什麼。
將鍋和盤子全洗乾淨,家中的垃圾也丟掉,一切都回復井井有條的以往。
好好洗了把熱水澡,容貌衣著全都煥然一新。
你甚至去慢跑,走到碼頭邊看了會海。
你回到家,給某人發了短信。
接著煮好晚餐,擺盤端桌,拿出數量相符的餐具。
在白紙上寫下表白的話語,塞在沙發墊中打算讓他自己發现。
时鐘滴答滴答的聲音逐漸被放大,你覺得等待的時間是那麼漫長。
你感到胃又開始胡鬧,但想等他一起來便吃了幾顆糖。或許是因為保質期過了,味道有些奇怪。

終於門口響起卡達聲,你也打起精神招待好不容易約來的客人。
吃完飯你們又看了會電視,你覺得有些睏便睡下了。
不知道他當时是乾脆走掉還是給你蓋了個被子,甚至滯留數分才走。
但是好像一切都無所謂了。

最後你收到了自己設定的定時短訊,上面寫著再見。
以及同時,他收到的「請回一趟。」

——————————
是不是看完了覺得很迷呀x我也覺得xxxx
大概就是真結局過後,認為(或許是誤會?)黑田討厭自己,可什麼也做不出來而變為特別的禿廢,不想吃不想動的狀態。
最終自暴自棄地想著「沒辦法讓他喜歡我就討厭到底吧,記住就夠了。」
加上不希望肉體上傷害對方而選擇了自殺。
情書上寫的是為了製造出「他殺」的假像栽贓於黑田(認為這樣會被憎惡實際上那個筆跡很容易就發现咋回事了吧x),以及歪歪斜斜的「我喜歡你」
十分我流的黃田君呢x
糖果指的是「安眠藥」
順便鐘聲是幻覺啦……雖然應該很明顯x因為百度了説吃太多安眠藥會有來著
大概就是這樣…感謝你們的食用!
下次見啦x

评论(2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