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犯僕/青西】還是上次的按歌詞寫東西√

隨機歌單用較為適合亦盡量不哦哦洗的歌詞來創作x
雖然我還是覺得怎麼寫都ooc(……)
希望你們不嫌棄啦x
大概是死掉了變成幽靈的青樹(因為出了這個歌啊話說挑詞好辛苦x完全不知道該挑什麼)一直在找赤西的故事(。)
還是很短orz
總覺得要改但是不知道怎麼改(……)有八阿哥請告訴我……x

青西 ゴーストルール

「愛上那個不完美的我吧」
「那自負任性養育了我」
「你能看見我嗎」
「孤獨的小丑」

——————————
「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嗯。」
並沒有人通知,新來的經紀人卻正站在門口,面無表情僅是微微點頭,赤西倒也不介意,或說比起上次那粘人喧嚷的更合他心意。
只希望不單是表面功夫。

經紀人不太愛說話,沉默著幫他打理事務。
他的手並不算特別好看,但打理得很乾淨,指甲上是精心塗抹色澤飽滿的赤色甲油,他挺喜歡這色彩,但認為一個大男人裝扮這略顯突兀。
可他並不討厭,這讓他挺是吃驚。

他過了很久才問起稱呼,對方沉默數秒後緩緩開口。
「喊青樹就好。」
並不是多動聽的組合,也不是多獨特的詞彙,僅能留下少許映象。

「青樹。」

「是,我在。」

青樹到也有些地方奇怪,從他也不記得在哪兒聽到的傳言中不但有他偏袒女生這點,甚至還有人説他有數個女朋友。
到不算奇怪與難以想像,英俊的樣貌加上理想的身高,聰明又認真的他,被傾慕也是應有的。
赤西並不做聲,反正也與他無關,衹要不影響工作不就好了麼。

他們通常會在一起吃飯,那時兩人都會沉默。他不知道為什麼青樹早就摸清了他的偏好,每次都會點下他喜歡的食物飲料,再替他端來。
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延續一貫的沉悶空氣。

大概是因為I崎還是誰都好,他回歸演藝圈的時間並沒有那麼久,黑田也說著「活不下去誰還唱歌啊」這般回歸從前嚮往的日子。
最終身邊誰也不在了,除了那跟他僅相識半年零幾天的經紀人,
「跟著我走也不會有飯吃的。」
「我知道。」
他微微一笑,仿佛早已知曉所有。
「啊對了,有件事想問問。」
「問吧。」
「赤西你喜歡我嗎。」
「……不可能的。」
「欸——?」
青樹擺出了一副吃驚的表情。
「我還以為你會意思意思説不討厭,太直接會被女孩子們討厭的。」
「自負也會被討厭。」
「不懂風情。」

那之後過了很久很久。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時間仍然在流動。
他能感受到衰老、力不從心,甚至對煩躁思緒的放棄。懶得管那麼多,他似乎一直都是這般嫌麻煩,從小到大從始至末,甚至是上輩子下輩子的他大概也會是差不多的性格。
赤西是這般,青樹呢?
對方好似毫無變化,無論是身體還是臉龐,甚至性格,都是初初相遇的模樣。自負帶點兒任性,擁有領導能力,也很聰明。
總歸來説,不令人難以接受。

像是發现了什麼,某個陽光明媚的下午,他叫來赤西。
「什麼也沒發現?」
「能發現什麼。」
「嗯——但你能發現我也算是進步啦。」
他對青樹莫名其妙的話語表示疑惑。
「果然是不記得了……沒辦法嗎。」
「我可是幽靈啊?傳言全是我自己傳播的,就是很久以前你的不知道前幾輩子聽過的,我用暗示的方法來做,每晚都得湊你耳邊嘟囔,實際上根本就沒有我這個人,你知道嗎?」
「畢竟赤西你呀,太獨來獨往了。」
「最初就是這麼開始交往的…這個也是你送給我的。」
他從櫃子裡翻找出一瓶還剩下少許的化妝品擺在赤西眼前。
「漂亮嗎?你認為適合我的紅色。」
「有條裙子也是你認為適合我送的,你能接受我這種習慣也真的辛苦你了。」
「……很久很久以前,你幫我拍的。」
他從手機中翻找出赤西毫無映像的照片,甚至合影也有,動作合拍幾乎使人無法懷疑真假。
「在那時候,我跟你是通過黑田認識的,在Line上我們聊了很久。」
「頭一次認真的談戀愛所以我不想放過你啊,即使是出了事故成為幽靈,時間不斷輪迴,我四處奔波尋找每次都在不同地點出現的你,有時甚至找到了你也看不見我,又有時候你今天能看見我,明天又看不見我。等了幾百年幾千月,現在你終於能一直看見我啦,孤獨的赤西先生。」
「這回就愛上殘缺不全的我吧,作為我不斷找尋等待的交換。」
他能感受到幾乎沒有溫度的吻,也是頭一次沒有拒絕同性過於接近的動作。

「作為慶祝,你也塗上這個指甲油吧。」
玻璃製的小瓶正站立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评论(1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