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皮站太太的作品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犯僕/綠雪】彼女。

突然開了腦洞所以就肝了篇出來xxx
我會將就解析放在最後的x
白雪並沒有跟青樹交往前提衍生出的故事x
一貫的哦哦洗預警x
話說真的mao人吃百合嗎明明女孩子們怎麼搭都超可愛的……💦

早上好啊。
她笑著,臉龐卻不顯歡悅。

我們相識在骯髒的夜。
身前女人這麼說著,從蒸騰中能勉強看見她精緻的臉,淡薄淺妝在此刻變成扭曲面頰的元兇,紅色的胭脂,長翹的睫毛,不知是帶著美瞳還是天生如此的深灰虹膜,這些全都變得模糊不清。
那杯卡布奇諾在你來前便被放在那兒了,把手內側有少許污漬沒洗乾淨,你還沒猜出那到底是奶茶還是咖啡留下的痕跡,她白皙的手就搶先一步握住了它。
可她沒端起杯子,握了會兒就鬆開手,朝裡面加了幾塊方糖,用小勺攪拌幾圈後才喝掉一口。
那晚我本來想找個看的順眼的聊聊天,喝杯酒,最多跳支舞就算了。
欸呀,那柔順的髮絲真吸引人呢。
她將微微握住的手貼著下唇,衹露出另一邊高高翹起的嘴角。
我當然認出了她是誰。
那個,同一個社團的其中一位女孩。
沒想到老實淳樸的小綠居然會在夜店工作,還正好給我碰上…真是個驚喜。
她畫了妝,不濃,面龐看起來卻似巧奪天工。
後來我們就坐在吧台最角落的兩個位置,聊了很久。
你不經意間看了眼她的杯,不知何時咖啡已經少了半,而她仍然在慢吞吞地繼續懷舊。
我對她很感興趣,所以用了點手段……現在我們正在交往。
她確實是個好孩子,無論是衣著品味還是廚藝甚至樣貌,她都處於平穩的上等階級。
除了家境外,她是個無可挑剔的戀人。
正好讓我補上了呢。
…黑田君。
我想幫她買條可愛的裙子作為生日禮物,你覺得呢?
她的杯子空了,又瞄了眼的你這麼想道。

她不知道那些「我喜歡你」的真實與否,她也無法分辨是真是假。
白雪跟她一樣會演戲,給謊言套上虛情假意的擔心,給醜惡換上光鮮亮麗的外衣。
但說不定白雪比她更上一籌,她偶然會認為白雪說不定真的喜歡她且深愛他,但下一秒她便會搖頭,這怎麼可能呢。
所以她也在心底説我不喜歡白雪,即使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沒利用價值的自己她也要拿去做棋子。
興許是為了不時之需吧,或單純覺得有趣做出的欺詐行為。
契約已經定下了,那就履行到她厭倦的那刻吧。
她擺出個空有其表的微笑。

愛情是兩個人維持的東西,而想結束一段愛情卻只需要一個人的堅持。
她從雜誌上讀來了這句話。
所以,她便跟所有沉溺在熱戀中的年輕女孩一樣,不厭其煩的對戀人明知故問地道出疑惑。
小綠,妳會厭倦這段戀情嗎。
被提問的人一愣,堆出難辨真假的笑。
…當然不會呀,白雪醬是個那麼好的女孩子,妳願意選擇我,我一直都像身處夢境般……欣喜若狂。
她也在得到滿意的答覆後笑了,靠到對方身旁,親昵地挽住她手臂,湊去她耳邊以足夠蠱惑人心,仿佛塗滿蜜糖的刃般,輕柔緩慢地吐出信子。
如果小綠跟我分手的話,我會殺掉你吧?不過妳不會的,是嗎?
被呼喊的人聞言笑容略顯勉強,抿抿唇握住她的手,指腹輕輕摩擦溫軟手心。
當然不會,就算永生永世也沒關係,會永遠陪在妳身邊的。
永遠分明是個飄渺迷茫、幾近不可能的詞彙呀。

她們過著平淡的日子。
這樣的生活持續下去也可以嗎?
她無言。

可在到達「永遠」的一半前,白雪就先行離去了。
她死在旅館後的空地,看起來是因為高空墜落。
血流了一地,大多滲入泥土留下曖昧痕跡。她的卷髮散開鋪在身邊,四肢僵硬心口冰冷,看起來已經在這躺了很久。
她看著死去的她,櫻唇微顫最終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她應該感到開心才對呀?
不知的什麼奇異的感情在心中驅使,她現在只想用小巧的身體去使她能感到些許溫暖。
但是她什麼也沒有做,什麼也不能做。
那之後她就已經把剩下的冰塊倒掉了。

真的是,好久不見了…話說回來,威脅別人這種事…白雪醬下輩子千萬別再做了噢?用毒酒害人的黑田君……說不定還會在很久以後遇到呢。
她低垂的眸中盛滿奇異不知名的感情,豆大淚水爭先恐後脫眶而出,濡濕純白的衣裳。
她在哭,可臉龐不顯悲傷。
最終她將一支腐朽的玫瑰放在墓前,頭也不回地走了。
——————————
其實還是個挺狗血的故事……x
白雪並沒有在演戲
而綠在演戲,且認為對方也在演戲
她最終騙過了自己,她當做自己真的沒有喜歡上那人
一支玫瑰的意味是「你是我的唯一」
花腐朽了,這段戀情結束了
綠大概會踏上嶄新的人生吧?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