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子子★

【犯僕/黃黑】紀念日

最後一篇點梗啦xxx
話說艾特之類的……我還是不學了x小床不是更方便嘛x
「在交往的兩人 遲遲不出手的黃田和開始焦躁的黑田」這樣的x
哦哦洗預警x
感謝你們的喜歡…!

那之後我跟他便順理成章地開始交往了。
到今天正巧是三十天的一月紀念日,我帶著一套睡衣打算在他家留宿。

15:31
我到達的時間比預計要早,本來好像是約了四點吧?
因為想早些見面,步伐才快上了不止一點。
但我認為他在家,所以伸手敲敲門,朝裏喊了聲他的名字。
「……來了啊。」
他打開門,退後讓出足夠我通過的空隙。
「你果然會早到。」
「啊,黑田真瞭解我。」
「不瞭解才奇怪吧。」
談話間我將背囊放在沙發旁,稍微審視起這房間。
跟上次一樣,這裡的物品放置井井有條,看起來乾淨整潔,實際上也確實如此。
餐桌中央是小小的玻璃花瓶,裡面有半瓶水,插了幾朵不知名的花,白色的,貌似雛菊。
陽光透過落地窗變為數個方形照在地上,曬著暖洋洋的。
沒有可以收拾的東西。
本想著幫他打掃的我衹能直接坐下,看著電視上正播放的日用品廣告,心數飄過的特價品有幾個。
「怎麼了。」
他在我身旁坐下。
「不把聲音調大點嗎?」
我手忙腳亂地拿起遙控器,這才發現電視是靜音。
尷尬地撓了撓後腦勺,我把靜音模式關閉後裝作專心地看新聞,實際上在悄悄望著身旁人百看不膩的清秀臉龐。
想照下來擺進相架,即使是數百張我也會想辦法處置,塞入相冊放去櫥櫃,怎樣都好,我想讓他陪在我身邊。
歡笑的模樣哭泣的模樣,恐懼的模樣害羞的模樣,真想全部珍藏眼底。
不自覺地拿出手機,對著他的側臉拍下一張。
……Nice photo.
在心底豎出大拇指後我將這張照片備份複製了幾次,順便把其中一張加密保存。
黑田果然是最棒的,無論是性格還是樣貌都一樣。

17:19
「話說回來,黃田你肚子餓嗎。」
「唔?你這麼一說倒是有點餓……怎麼說也五點多啦。」
「…已經到吃晚餐的時間了。」
「我去準備吧,你等我半個小時,很快就好。」
輕車熟路地拐進廚房,打開冰箱翻找食材。
拿起黑柄刀具與木紋砧板,我把洗淨的胡蘿蔔擺在中央,右手數次上下揮動將食材切成小塊,全部倒進在煮的咖喱中。
在正式交往前,我也在這做過咖喱,配料也一如既往的是土豆洋蔥和胡蘿蔔。
黑田他喜歡這味道,此事被我牢記在心。
瞅著點估摸大概是好了便用湯匙舀一勺,辣味略重的咖喱汁湧入口腔,細細品嘗後確認沒問題再倒至盤中米飯旁。
因為是自己準備食材的料理,所以看起來比餐廳裡的豐盛不少。

17:49
……不過實際上材料的種類不多就是了。
從櫥櫃裡拿出兩把勺子,踏出廚房前順便拿出手提電話確認時間,在正好到達三十分後的五點四十九分才端著盤走到餐桌邊左右各放一盤。
「黑田,來吃飯吧?」
「好,我關一下電視。」
他用擺在茶几上的遙控器關了電視,把遙控器放回原處後走到我對面的位置坐下。
「咖喱啊……。」
他似乎有些吃驚,微微的睜大了眼。
「看到還有咖喱塊就拿來用了,不想吃嗎…?」
「不是不想吃,算稍微有點感到驚奇吧?」
「那就嘗嘗吧!我覺得這次的味道應該很不錯?」
「嗯,好。」
他將咖喱與半勺米飯舀入凹槽,稍稍吹涼後送進口裡,認真咀嚼嘴中食物,吞咽下腹才捏著下巴給我評價。
「……好吃。」
他點了點頭,像在稱讚我一般。
或許不衹是像?

19:16
吃完飯整理完餐具後我們一起看了會球賽,現在他正在洗澡。
明明電視還開著,花灑聲卻仿佛被放大數倍或是直接響於耳畔。
有點熱啊。
我把空調的溫度又調低了點,也總算是舒服了些。
「……好冷!黃田你做什麼啊?」
被頭髮濕透穿著短袖睡衣的黑田訓了會兒。

21:02
我切了兩個蘋果,翻找出竹籤跟他一起坐在沙發上吃。
他的手裡拿著什麼書,看那花花綠綠的封面感覺像漫畫小說之類,會是現代文學嗎?
黑田不像會看青年漫畫的人,也不像會看深奧、晦澀難懂的哲理散文,更別說充滿童真的圖畫書了。
他注意到我的目光,便望向我,正好對上我的視線。
「……。」
「?」
「…別看了。」
「衹是很好奇黑田在看什麼。」
「好奇的話直接問不就好了。」
「會不好意思啊…!!」
「都是戀人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那,你在看什麼?」
「小說。」
「什麼題材的?」
「犯罪心理分析。」
「噢…書名是什麼?」
「Black Apple.」
那為什麼封面那麼花…??不是Black嗎?
我吃著小塊的紅蘋果,對奇異的書封滿是不解。
不過黑田喜歡的話,肯定是足以令人膽戰心驚的真實感吧。

22:33
他總算是看完了那本小說,將書合上呼了口氣,抽出書籤順手擺進茶几的小竹籃中。
他打了個哈欠,又擦乾被擠出來的生理淚水,拍拍我的肩示意自己要先去休息。
我慌慌張張地將手機鎖屏塞進口袋,站起身跟在他後面走進臥室。
他房裡放著雙人床,上面祇有一個枕頭。接著他便打開櫥櫃從裡面翻找出純白的一套枕被,看起來跟他平日蓋的那件款式相同,除了看起來更新外別無異樣。
我將枕頭放在另個旁邊,裹著被子直接倒在床上。
「……你是小孩子嗎。」
他像是稍微愣了愣才無可奈何嘆氣的哥哥,看著調皮搗蛋的弟弟搞怪卻因拿他沒辦法而頭痛。
嗒的開關聲響起後,燈就被熄滅了,四周頓時被黑暗籠罩傳來下意識一絲恐懼。
附近的床墊被重物壓下,緊接著是被掀起,然後下蓋的被子。
那麼…睡吧。

22:56
睡不著。
深愛的戀人正躺在身旁,胸口平穩地上下起伏,雙眼輕閉睫毛微顫,腦海中不知是否在播放什麼夢。
我裝作不經意地翻了身,面對他平靜的睡顏,此刻深感幸福。
我們已經開始交往,已經是互相喜歡彼此相愛,完全可以將對方的名字刻在名為人生的筆記本中,全新空白一頁的中央;也可以在朋友的面前大言不慚地炫耀優秀的戀人,因一個眼神相視而笑。
交往著雖然偶爾會覺得平淡無奇或沉悶,但總會有覺得特別值的地方出現。
比如現在。

23:08
還是睡不著。
而我身旁的黑田看起來睡的很熟,動靜不太大的話做些小動作應該也沒問題。
不過回家之後得自己補眠啦,誰讓我在該睡的時候突然就睡不著了。
那麼現在,正是個滿足願望的大好時機!衹要很小心很小心地去做,肯定不會被發現的。
不過不經過允許又被抓包怎麼辦?
我忽地猶豫起來。

23:11
我最終什麼也沒做,輕輕躺回去閉上眼睛,準備迫使大腦進入休眠。
接吻之類的還是留在明天早上吧,裝作沒睡醒迷糊之類的…。

23:15
本來靠數羊稍微有了點兒睡意來著,可溫熱柔軟的觸感不得不使我睜開眼,對上他的視線。
僅是寸長的接觸罷,他沒選擇深入,在我的唇上留下他體溫的那刻他便結束了這個吻。
這次變成我愣住了。
「為什麼我想這麼一個容易實現的願望還得自己出手?」
「明明是戀人卻什麼像樣的事都沒做過,我怎麼不知道你是個這麼被動的傢夥。」
「……黑田想要接吻?」
「…不行嗎,又不是初中生了。」
「那—再來一次?就當做晚安吻吧。」
「嗯。行啊。」
黑夜再次回歸平靜。

评论(3)
热度(40)
©勺子子子★ | Powered by LOFTER

嗨嗨x
这儿大概只是个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个普通的点赞狂魔x因为你们都真的有这————么棒的喔x
换成了只有我这边看是繁体的字体x以前真的不好意思惹x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蹲啥了orz
我总有一天会把我最喜欢的句子成功引用到我的文里边去的(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