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圖源推特太太 (*°▽°)ノ如果不能使用請聯繫我刪除
大概衹是個普通的冷CP推x
也是個普通的點贊狂魔x
話說其實我名字那邊的提米是60s的提米hhhhhx因為打Timmy太長了但是又覺得蒂米沒有提米好聽所以打了提米x
雖然UT的提米也超級可愛…x悄悄咪咪

【今監/柚茜】冬→春

別管奇異的標題了我真的起名廢xxxx
大概…是冬春換季的東西xxx
哦哦洗預警
……不知道說啥好了xx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喜歡!

「茜醬,喜歡我嗎?」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她的笑顏綻放於寒冬。

客廳被放上了被爐,以對抗冷空氣而做出的抉擇。
通常在這裡會看見三葉,電視正播放她喜愛的偶像組合相關節目,她邊剝下橘略帶清香的外皮,邊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節目看完了,一個橘子也吃完了。
藤也算是常客,要麼在興致勃勃地編寫文字,要麼筆抵著臉苦思冥想,看電視的次數倒是少。
藍川不常來,但一來就是一整天,大概是因為習慣了被爐的溫度,就難以忍受別處溫差甚大的冰冷空氣吧。
白田作為它的主人,卻是最少光顧的那位,也就偶爾突發奇想來看什麼節目,除此之外他大致都留在自己房間,或外出採購,或衹坐在沙發上。
茜不太喜歡暖爐,興許跟她說的一樣,在裡邊坐太久就出不來了般。
柚?柚也是暖爐難得的顧客,畢竟創作類的工作還是待在安靜的地方更能聚精會神,也更容易出現新穎的想法。
寒冷的冬天,出租屋仍靜悄悄地運行著。

雖然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但還能看見藤葉兩人玩雪的身影。打雪仗、堆雪人,甚至是用手接住幾片雪花,他們都能將其當做消磨時間的方法。
等到回家,手心臉蛋都紅彤彤的,哈氣似乎也無法驅散刺骨的冷。
藤會先把手套除下,隨意丟在一邊後三兩下脫掉鞋子小跑著躲回自己的房間,拆個暖包捏在手心,縮進棉被溫暖身子。
三葉會將外套掛在玄關的衣帽架上,再把鞋子放進鞋櫃,最後躲進被爐裏哼著歌,找些感興趣的節目看。
從客廳的窗戶往外看,會看見六個排成一排大小不一的雪人。
最左邊的是最小的雪人,被折成小段的樹枝被當做夾子,它拿著掃把,圓圓的臉上有紅豆擺成的弧形。
最右邊的是最大的雪人,它有枯草編成的辮子,胸前掛(或許該用貼?)著不知道誰報廢的墨鏡。
這些全都像是他們的模樣,倚靠在一起,仿佛牽著手,唱著歌,一同觀賞漫天雪花般。
有些動物會以對方的體溫取暖,人們也會效仿這樣做嗎?

風吹響玻璃窗,能聽見邦邦聲響,仿佛在呼喚誰般,輕重交替地敲著阻礙。
那是狼先生蠱惑的咒語。
「不能聽噢。」
一雙小巧的手忽地從後方捂住她耳,倒確實減輕了噪音的分貝。
她沒回頭,沒注視被燈光拉長的灰影,也沒來得及分辨那聲線,大腦早已搶先告訴她答案。
「柚。」
無言正是她的回答,確實是那溫柔的柚,仿佛保護她般替她捂耳。
「我並不害怕雷聲,也不會像某人覺得太吵而打開窗。」
當茜說完這句話那雙手才緩緩放下,一時耳畔略覺清涼。
她轉過身,對上那女子。

「三葉醬她啊,明明是要吃蘋果的,最後卻拿了桌上熟透的柑橘。」
「藤君的新笑話還是完全聽不懂呢。」
「白田君完全不會修水管,但還是靠著教學書修好了,真厲害啊。」
「藍川君居然在玄關那邊靠著牆睡著了,到底為什麼要站在那裡呢?」
「我心血來潮去車站附近的新點心店買來了蛋糕。」
「——那麼,茜醬呢?做了什麼?」
她望著她赤色精緻的雙瞳,最終擺出淺淡的一抹笑容。
「我啊。」
那雙橘黃的眸著實很吸引人,明亮、帶有幾許溫柔,似冬日的太陽,照亮大地給予溫暖。
「跟往常一樣,在練習劇本呢。」
她像柚般,微微翹起兩旁嘴角。

翌日清晨,早起的白田經過客廳時,忽地發現兩個難得一見身影都坐在暖爐旁,依偎著竊竊私語。
他下意識地想去聽,又搖搖頭,去洗手間洗了把臉就回去自己的房間裡,什麼也沒做。
柚推開窗,看外新冒的初芽,輕輕地,仿佛怕吵醒誰般開口道。
「已經是春天了呢。」
雪融冰解,遷徙的鳥兒回歸家鄉,站在熟悉的枝椏上歡鳴悅舞。
柚拉著茜的手,換上鞋子出了門,獨留那沒來得及吃的一瓣橘守候。
厚重的冬裝被褪下,她穿著自己喜愛的裙裝站在青草交織的舞臺中央,哼著什麼老舊的歌曲,看著什麼不知名的野花。
「明年的春天也會陪在我身邊吧?」
「嗯。」
一片櫻從遠處飄來,落在她們的腳邊。

评论(11)
热度(17)